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56章 颜姐:我好像怀了双胞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孕八周,胎相始终平稳。


        

傅景枭提前约好今天要去医院给她建档,于是她一大清早便被从床上捞起。


        

“唔……”阮清颜迷迷糊糊不想起。


        

她软绵绵地窝在男人怀里,像是棉花糖一样,甜软可口,藕臂软趴趴地搭在他肩上,腻在男人的身上不肯起来。


        

“乖。”傅景枭轻轻揉了下她的脑袋。


        

他低眸轻吻了下女孩的眉心,“等会儿上车再睡,昨晚产检也可以回来睡,嗯?”


        

“嗯……”阮清颜半梦半醒地应声。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那我起床,我想吃虾饺、粉果……还有菠萝包!”


        

“好。”傅景枭宠溺地低笑了一声。


        

他眸底缱绻着无奈的神色,“产检完了就带你去,医院附近刚好有家新开的早茶店,现在是不是可以乖乖起床了?”


        

闻言,阮清颜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她本也不是什么吃货,但自从怀孕后就总是容易嘴馋,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的宝宝是未来的小吃货的缘故……


        

“起床。”阮清颜瞬间便精神不少。


        

她利落地掀开被子下床,然后便跑进了洗漱间里梳洗,难得想起来自己医生的身份,于是便闲着没事给自己摸了个脉搏。


        

傅景枭正站在落地镜前系着领带。


        

男人身形颀长,他微微仰起下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领带间慢条斯理而又优雅矜贵地系着结。


        

却倏然听见一道尖叫声,“啊——”


        

闻声,傅景枭的手蓦地顿了下,他旋即转眸向尖叫声来源的方向望去。


        

意识到是小孕妻在洗漱间里发出尖叫。


        

也不顾自己的领结是否打好,他毫不犹豫地箭步流星冲了进去,“颜颜!”


        

男人的心脏在那个瞬间被攥了起来。


        

他直接闯入洗漱间,那焦急的架势恨不得把门撞破般,“颜颜……颜颜!”


        

傅景枭眉宇间的焦急几乎快要溢出来。


        

生怕她自己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哪怕只是从距离两步的不远处赶来,他却也像千里迢迢般,额头上沁出了冷汗……


        

然而当事人木讷地坐在马桶上。


        

阮清颜盖着马桶盖坐在上面,纤细地手指轻搭着自己的手腕,那恍惚的神情就像是灵魂飘到了外太空一般。


        

“怎么了?”傅景枭并未放松警惕。


        

他箭步走到女孩面前,干脆直接在她跟前蹲下了身来,握住她的手腕带到身前,将她的小手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掌心里。


        

阮清颜缓缓地抬起眼眸看着男人。


        

那双精致的眼眸,仍旧能看出几分呆滞,愣愣的,复杂的神情说不上来究竟是种什么情绪,唇瓣轻启,“傅景枭……”


        

“我在。”傅景枭愈发握紧了她的手。


        

阮清颜的睫毛轻轻地颤了下,她小嘴微微张了下,“我刚刚给自己摸了个脉搏……”


        

“嗯。”傅景枭回应着她。


        

宝宝怎么样不要紧,他只在意他的颜颜有没有事,闯进来后看到阮清颜安然无恙,其实他悬起来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阮清颜怔愣着道,“我好像……摸到了两个胎心,我、我可能怀了双胞胎。”


        

闻言,傅景枭微微怔了一下。


        

他完全没料到尖叫带来的会是这个意外,得知消息后也明显在状况之外。


        

“双胞胎?”傅景枭向她确认道。


        

阮清颜茫然地点了下头,她将手从傅景枭的掌心里抽了出来,又搭在自己手腕上重新摸着脉搏,反复地试探着、确认着。


        

如果她的医术没有退步的话……


        

她确认,她摸到的脉象是双胞胎。


        

“我们去医院。”傅景枭旋即起身,然后将坐在马桶上的女孩拉了起来。


        

刚好他们预约了今天的体检,如果确认是宫内孕并且胎相稳定的话,就可以顺便建档,刚好也可以查查是不是双胎。


        

阮清颜又怔愣地点了下头,“好。”


        

她乖乖地被傅景枭给拉了起来,明明进洗漱间前后并无变化,但她现在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面重了不少……


        

双胞胎让她感觉到了更沉重的责任感。


        

阮清颜连忙挽住傅景枭的手腕,突然感觉有一点小慌,“你扶着我。”


        

傅景枭转眸望着她,然后抬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挽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我现在感觉,我肚子里装了一个世界,它有点重,我怕走路走不稳。”


        

阮清颜挽紧他的胳膊,就像找到了一根可以依靠的柱子般,恨不得挂在他身上,将他当做了自己安全感的来源。


        

傅景枭的眸底溢满了无奈,他伸手轻抚了下小孕妻的小腹,“那不生了?”


        

“那怎么行?”阮清颜旋即转了下身。


        

她连忙扯掉傅景枭的手,将自己的双手护在小腹上,像是捧着自己的宝贝一样,“不是揣在你肚子里的你不心疼。”


        

她可心疼着呢,这可是她的肉。


        

傅景枭无奈地低笑了声,“好了,去医院吧,还不一定是双胞胎。”


        

虽然怀了双胞胎确实会让他感到惊喜。


        

但他却并不希望阮清颜怀双胎,毕竟女人怀一个孩子就足够辛苦,如果怀了两个的话,就会承受双倍的辛苦。


        

他想想就觉得舍不得让她受这份苦。


        

“肯定是!”阮清颜神情凝肃,“就算一孕傻三年,我也不至于怀个孕就医术变差了,我摸过脉搏了里面肯定是两个!”


        

但是她也绝对不相信什么一孕傻三年。


        

这都是别人家孕妇的事,她聪明着呢,就算稍微傻一点也比别人聪明着呢!


        

……


        

凤都中心医院。


        

自从傅老爷子那天来看过阮清颜后,她怀孕的消息便传遍了傅家,知道儿媳妇今天要来做产检,温歆说什么都不肯错过,拉着傅鸣烨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医院。


        

傅氏家族的儿媳妇怀孕是天大的事。


        

今天上午的妇产科,几乎整个都是为阮清颜一人准备的,除了有急诊需求之外,不再接待其他常规检查的病人。


        

做产检理论上不允许家属陪同。


        

但傅景枭无论如何都要跟着进去,医生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允许,温歆和傅鸣烨不凑这个热闹,则在外面等着。


        

医生给阮清颜仔仔细细地做了产检。


        

所有该筛查的项目都查了个遍,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出了结果,“孕妇和孩子的情况一切正常,另外要恭喜傅先生、傅太太,傅太太腹中怀的宝宝是双胞胎。”


        

闻言,阮清颜的眼眸倏然亮了下。


        

她转眸看向男人,“我就说我没诊错!我的医术根本不可能会退步的。”


        

“是,你最厉害了。”傅景枭无奈道。


        

医生笑道,“原来傅太太还懂医术,那么傅先生应该会放心不少了。”


        

阮清颜轻笑着点头,“我早晨在家里给自己诊过脉,摸出来有两个胎心。”


        

医生不由得向她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傅景枭随即追问道,“什么时候才能查出来是男孩还是女孩?”


        

如果是臭小子的话能减个胎吗?


        

当然,后半句话他绝对不可能说出口,只能在自己心里默默想想,他发誓他绝不是讨厌儿子,只是不想让老婆太辛苦。


        

“这恐怕还早,要三四个月的时候。”


        

医生看向傅景枭如实道,“现在医院一般不会安排查胎儿性别,就算查了也不会允许打胎减胎,但如果傅先生需要的话……”


        

“别听他的。”阮清颜立刻道,“我们不查这个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她还是想生出来的时候当盲盒开。


        

医生笑了下,她还脑补着豪门狗血剧情,以为家里有家产需要继承,豪门少奶奶被逼着一定要生个儿子什么的……


        

而傅景枭也似乎看出了医生的意思。


        

他拧了拧眉纠正道,“我喜欢女儿,儿子臭烘烘的,女儿香香软软比较好。”


        

这下倒是换医生投去诧异的目光。


        

这跟她脑补的豪门剧情明显不一样,而且阮清颜竟然还瞪了傅总一眼,“你说谁臭烘烘的?你儿子随你,他要是臭烘烘,那你肯定也是臭烘烘的,这个叫遗传!”


        

“我不臭烘烘。”傅景枭眉梢轻蹙。


        

他还不悦地往女孩身边贴了贴,“我臭不臭你不清楚吗?我香着呢。”


        

再度被震惊到的医生:“……”


        

院领导安排她今天来负责傅太太的产检时,她本来以为会有什么豪门狗血剧情,还提前用了很久去做心理建设。


        

结果没想到傅总竟然是这个画风。


        

“行了行了你别往我这凑。”阮清颜嫌弃地推开他,“你挤到我的宝宝了。”


        

她将双手都叠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医生再次无奈地笑,“傅太太,我们这里是妇产科,可不接受孕妇投递的狗粮。”


        

阮清颜有些抱歉,然后揪着傅景枭就慌忙离开了诊室,男人怀里抱着一堆资料,回到大厅的时候略显出几分狼狈。


        

“怎么样?”温歆立刻小跑过去。


        

一边说着一边抢过傅景枭刚整理好的那些资料,听他们说的同时还想翻看。


        

傅景枭嗓音沉澈,“颜颜和宝宝都很好,医生说她怀的是一对双胞胎。”


        

阮清颜:“……”


        

什么叫医生说的,明明是她自己说的。


        

“双胞胎?”温歆的眼睛倏然间亮了起来,但她兴奋过后又蹙了蹙眉,“双胎好啊,就是颜颜宝贝辛苦了点……”


        

“没关系。”阮清颜轻轻地弯了下唇瓣。


        

她敛眸望着自己的小腹,眸底氤氲起一片温柔,似是被母爱的光辉笼罩了一般,让她整个人的感觉都变得明若灿阳。


        

这是她的宝宝呀。


        

为了她的宝宝,她甘之如饴。


        

……


        

结果阮清颜就更被当成了一头猪喂养。


        

本来苏家和傅家的人就在轮番投食,现在得知她肚子里揣了两个娃后,就总觉得好像多了一个人吃饭,开始投三人份的餐!


        

“颜妹你再尝尝这个,我托人弄来的最好的杨梅,我听说孕妇都喜欢吃这个。”


        

苏西辞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好几箱杨梅,几乎把冰箱都给占满了,时不时就要洗两盘去骚扰她,酸酸甜甜确实味道很好。


        

“颜颜不吃酸的。”傅景枭眉梢轻蹙。


        

他嫌弃地把那盘杨梅给端走,“颜颜你今晚想吃辣吗?我让人给你准备。”


        

都说酸儿辣女……就算颜颜不喜欢吃辣,也绝对不能让她吃太多酸的!


        

“宝贝,鸡汤喝不喝呀?”


        

黎落倏然从厨房里探出一颗头,她端着碗鸡汤正先替她品尝着,“你爸刚熬好的,我鉴定过了,味道还不错的。”


        

“我回来了!”苏南野倏然推开门。


        

他刚走进客厅就闻到了浓郁的鸡汤味,不悦地紧蹙双眉,“怎么又是鸡汤,颜颜再喝这种油腻的东西到时候又要孕吐。”


        

孕吐多难受啊,他看着都难受。


        

苏南野箭步流星地走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大蛋糕,“颜颜!我给你买了个大蛋糕,你昨天不是说想吃红丝绒乳酪蛋糕吗?”


        

“砰——”一个瓶子倏然朝他砸过去。


        

苏南野一声卧槽抬手接住,随后抬眸望向楼上,“哥!你真是我亲哥!你谋杀?”


        

“小妹怀双胞胎需要控制体重,你别总给她买这些东西,还是吃点维生素吧。”


        

苏北墨面色微沉,他将维生素片丢到苏南野手上后,随即也稳健阔步下楼。


        

阮清颜:“……”好无语。


        

她看着面前摆满了一堆美食,这些人似投食又似乎不是投食,投得她都不知道到底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就无语。


        

“你看看你们!”苏绍谦气得跳脚。


        

他不满地扯着小胡子哼哼道,“颜丫头爱吃哪个吃哪个!关你们屁事?”


        

管这管那的……他看着都挺好,只要颜丫头爱吃的东西就是好东西。


        

阮清颜偷偷伸手拿了一颗杨梅。


        

她正想塞到嘴里,转眸却对上傅景枭的目光,让她警惕地瞬间挺直了腰杆。


        

但只愣了一下就立马把杨梅塞了进去!


        

这狗男人为了要个女儿就不让她吃酸,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但只要她吃得快,这个狗男人就阻止不了她的步伐!


        

“嗡——”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


        

阮清颜一边嚼着杨梅,一边拿了张餐巾纸擦干净手,随后接通了这个电话。


        

“老大!”顾宴安的声音从对面传出,可以明显听出焦急,“不好了,沈衾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