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57章 颜姐勾搭了西斯国皇室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随即便蹙起了双眉。


        

她立刻站起身来,将家人们给她投递的食物推到一边,边往楼上走边通着电话,声线倒是冷静,“出什么事情了?”


        

苏南野正准备将维生素递给她。


        

但见妹妹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于是便抬眼茫然地望过去,又看了眼苏西辞。


        

苏西辞表示并不太懂地耸了下肩。


        

傅景枭旋即站起身来,跟着阮清颜上楼,而小姑娘还在跟顾宴安通着电话。


        

“衾哥去西斯国找上次诓他那娘们,应该是被察觉了,被明邪的人当成间谍给抓了!”


        

阮清颜眉眼间的神情凝重些许。


        

虽然这本就是沈衾自己惹出来的事,但他毕竟是流光集团的人,而且这次也是为她办事而去的,她不能彻底放手不管。


        

“哪里来的消息?”她仍旧冷静道。


        

顾宴安立刻将手里掌握的消息,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是明邪,他命人向流光传递的消息,而且还附了衾哥的一段视频,御哥识别过了这确实是衾哥不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视频在哪儿?”阮清颜走进卧室,她打开电脑登录流光的系统。


        

顾宴安支吾了一下,“有点血腥……你要看吗?要看的话我就发给你。”


        

“发过来。”阮清颜毫不犹豫。


        

血腥的场面她又不是没见过,自己屠出来的都有不少,向来不会忌讳这些事情。


        

于是顾宴安便将那段视频发了出去。


        

沈衾的确被明邪的人给抓了,囚禁在一处阴暗湿冷的地牢里,他四肢都被栓了铁链,高悬在空中,浑身都是鞭痕……


        

视频里的他已经是不省人事的状态。


        

身上的衣服被血浸湿,鲜血还顺着他的腿缓缓滑下,滴落在湿冷的地面上。


        

阮清颜不由得攥紧了双拳,她紧紧地盯着屏幕,只看过一遍视频便不忍再看下去,然后旋即合上电脑屏幕,“啪——”


        

傅景枭刚跟过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他将目光落在电脑上,见阮清颜的情绪不对,便未多问,只是拿过电脑来打开,看了一遍顾宴安发过来的那段视频。


        

“明邪做的?”傅景枭立刻便猜到了。


        

阮清颜低嗯了一声,她闭了闭眼睛,抬手撑着额头,“除了他也不会有别人。”


        

明邪知道沈衾是她流光集团的人。


        

所以当初才会找美人计针对他,如今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想拿他刺激她。


        

明邪向来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报复不到正主的身上,就会百般折磨她身边的人,恨不得她因此生出愧疚之情,从而刺激她的神经逼她发疯。


        

亦称……光明正大的引蛇出洞。


        

“他还说什么了?”阮清颜将电脑拿回。


        

顾宴安这次倒是没有秒回,他迟疑了许久,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她,界面上反复出现“正在输入中”……


        

但是又迟迟没有将消息发过来。


        

但即便顾宴安不肯说,阮清颜却也能猜到大概,“他点名要我去救人?”


        

电脑前的顾宴安倏然支棱一下:!


        

他反复查看了下对话框……好家伙,他明明没发出去啊,老大怎么知道的!难道她又透视眼能看到自己的电脑?


        

顾宴安的沉默让阮清颜更是笃定。


        

她勾唇冷笑了一声,“我就知道,明邪也就只会这点手段。”


        

否则又怎么能称之为是引蛇出洞呢。


        

傅景枭的眸色极深,“你不能去,他在故意引你,我不能让你以身犯险。”


        

“我知道。”阮清颜轻轻地抿了下唇。


        

她也不至于这么傻,明知前方是火坑还非要往前跳,就算迫不得已必须要跳,也绝对不是就这样毫无准备地跳。


        

阮清颜站起身来,“我去一趟流光总部。”


        

“我送你。”傅景枭没再阻拦,稳健阔步地跟着她一同离开了苏家别墅。


        

……


        

流光的人已经在集团凤都总部聚集。


        

傅景枭不便进去,将车开到集团大楼的正门口,目送阮清颜走进门厅之后,才掉头将车开到了停车场去等她。


        

姜姒也得知了沈衾出事的消息。


        

第一时间,所有在凤都且有时间的流光成员,全部都集合在了集团总部,准备一起商议关于沈衾这件事的解决办法。


        

“我不可能允许重明自己去西斯国。”


        

姜姒眉眼微冷,在这件事情上不肯做出任何退让,“明邪就是在故意诈她!他对沈衾根本就不感兴趣,他要的是重明的命!”


        

当明邪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流光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出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更别提已经知道明邪差点就在西斯国杀了重明的顾宴安及苏御两人。


        

“是!那人是想要重明的命,但现在命悬一线的人却是衾哥,就因为重明是老大,流光的其他人就该为他陪葬吗?”


        

在场除了姜姒、顾宴安和苏御外,其他人并未见过重明的真容,更不知道她的真实年龄以及其实是女孩子的身份……


        

因此,站在这个立场上说这种话,只觉得应当,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衾哥为流光集团付出了那么多,这次也是为老大才去的西斯!而老大呢?我来流光这么多年了,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有成员为沈衾愤愤不平,“如今遇到了这种事需要出面,他倒好……继续扔下烂摊子不管,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吗?”


        

“宋逸!”苏御不由得低喝一声。


        

他面色阴沉不算好看,“注意点你讲话的分寸,另外,沈衾这次会去西斯国,是他自己责任范围内的事情,不怨重明。”


        

毕竟,之前差点害死重明的也是沈衾,他这次去西斯国只是为了将功赎罪。


        

“御哥!”宋逸也很焦急。


        

他平时跟沈衾关系最好,这次本来想跟他一起去,但却被拒绝,大概是沈衾去之前便已经料到此行容易遇到危险。


        

宋逸愤懑道,“老大在道上摸爬滚打的时间比我们在座的谁都要久,况且,就算我没见过他也知道,他能混到这一步肯定不是简单的人,去救衾哥也未必就有危险,我就不明白,他又不是个娘们……到底矫情些什么?”


        

“是没什么好矫情的。”


        

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所有人旋即顺着声音转眸,便见阮清颜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会议室,身后还匆忙跟着一群保镖,明显追了一路没抓住。


        

直到闯入会议室,保镖在停住脚步鞠了个躬,向姜姒投去了为难的目光,“抱歉姜总,我没能拦住,这个女人她……”


        

“没事。”姜姒没想到阮清颜会来。


        

但她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便旋即回过神来跟保镖道,“这个人以后再来公司不用拦,你先出去吧。”


        

“是。”保镖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顾宴安见到她面色一喜,“老大!”


        

“小丫头?”苏御也转眸看向她,自从得知重明只是个十九岁小姑娘后,他再看她从此就失去了威严感,和身为老大那层厚重的滤镜,只感觉像是自己一个牛逼的妹妹。


        

他眉梢轻蹙了下,“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阮清颜微抬俏颜,一双精致的桃花眸间潋滟着些许波光。


        

她先是淡淡地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各位,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宋逸的身上。


        

而宋逸,他明显如雷劈般愣在那里。


        

在刚见到有漂亮妹妹闯入时,他先是愤怒有陌生人擅闯,然后被她的容貌所惊艳,再紧接着就听到顾宴安管她喊了声……


        

老大?老大???!!!


        

他们流光集团应该没有第二个老大。


        

“宋逸。”阮清颜打量着他,笃定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启唇。


        

虽然她从未见过流光集团的这些人,但却对他们的资料表烂熟于心,很快便将这张脸和资料表上的照片对上了号。


        

宋逸还处于呆着的状态,“啊……”


        

“啊什么啊!”顾宴安没好气地狠狠拍了他一下,“老大在跟你说话呢!”


        

胳膊被这家伙拍得火辣辣的疼。


        

宋逸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僵硬地扭头看向他,确认道,“老……老大?”


        

“是。”姜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她抬了抬下巴尖,向阮清颜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这位就是你口中所说,在道上混的时间比我们谁都久,去救个人也不会有危险,该为沈衾跑一趟的重明。”


        

“咔嚓——”


        

一道雷似乎劈到了宋逸的头上。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位长得像小仙女的年轻小妹妹,“重……重明?”


        

顾宴安和苏御在旁边郑重地点了头。


        

宋逸是知道,他们前段时间在百花深处见过重明的,在场也有其他几个人见过,不过大部分的人都跟他一样,当初并不在凤都甚至不在国内,没能得见一面他真容……


        

后来也有人向他们八卦起重明过。


        

问他们重明究竟多大年龄,是什么样的身高长相,性格又是如何?


        

但大家当初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虽然并未透露什么细节,但从那复杂的神情中,大家的判断都是——害,老大估计长得太丑了吧大家都不好意思说。


        

结果没想到竟然特么是个年轻妹妹?


        

“草啊!”宋逸当场就直接跳了出来,舌头像是不会用了一般,“她她她……她重明?我们老大?流光是她创建的?”


        

特么的那时候这妹妹才几岁啊!


        

“不用怀疑了。”姜姒给阮清颜倒了一杯热茶,“难不成我们逗你玩儿吗?”


        

阮清颜很自然地接过了她那杯茶。


        

小姐妹向来知道她喜欢喝什么,捧着茶杯敛眸漫不经心地吹着茶面。


        

“我……”宋逸突然就感觉手足无措起来。


        

刚刚还义愤填膺要求老大以身犯险去救大男人的他,不由得为自己的话感到羞愧。


        

宋逸不禁低咒了一声,“妈的。”


        

然后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


        

他是怎么敢的,怎么能说出让一个年轻小妹妹不怕死地去救个大老爷们的,但凡他提前点知道重明是个年轻小姑娘……


        

宋逸都绝对说不出这样的混账话来。


        

“有最新的消息吗?”然而阮清颜并未打算与宋逸计较,她抬眸看向姜姒。


        

姜姒有些不情愿地蹙起双眉,“这件事情你别管,我们会处理好的。”


        

她都没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阮清颜!


        

毕竟她肚子里不仅揣了球,而且一揣还揣两颗,这怎么可能让她带着孩子冒险……


        

结果顾宴安这杀千刀的居然跑去找她!


        

想到这里,姜姒没好气地瞪了顾宴安一眼,伸手就去揪他的耳朵,“谁让你私下去把这件事告诉重明的!”


        

“嗷嗷嗷。”顾宴安被揪得耳朵痛。


        

为了让耳朵别那么痛,姜姒将他往上揪他就跟着起身,跟钓鱼似的顺着她动作的方向走,“痛痛!姒姐!痛!”


        

“不怪他。”阮清颜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


        

她斜眸睨了姜姒一眼,笑道,“怎么?我们家姒是不打算把我放在眼里了?集团的事都打算越过我自己处理了?”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姜姒撇唇。


        

她那不是担心自己的干儿子、干闺女嘛,但阮清颜对于怀孕的事还处在保密阶段,她又不能明着跟这帮老爷们说……


        

姜姒睨她,“你该不会真的打算去?”


        

“不打算。”阮清颜放下手里的茶杯,她弯唇挑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但是可以想点办法让明邪来云国。”


        

西斯国不是她的地盘,没有保障,但如果能来云国事情将会变得很不一样。


        

“你有办法?”姜姒的眼睛忽而一亮。


        

阮清颜轻弯了下唇瓣,她走到姜姒身边,伸手揽过她的肩膀,然后妩媚转眸,“你猜明邪有没有入境西斯国的合法身份凭证?”


        

闻言,姜姒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想……应该是没有的,否则明邪为何会将他的势力全部组织在边境那里?


        

荒无人烟,毫无资源。


        

但却是一个可进可退的灰色地带。


        

阮清颜唇角的笑容继续加深,然后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那你再猜,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西斯国最得宠的公主又会怎样?”


        

姜姒:!好家伙!


        

你居然背着我勾搭别的女孩子!


        

还随便一个勾搭就是西斯国的皇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