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65章 明邪的下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邪几乎瞬间就变了脸色。


        

他旋即环顾四周,便发现自己的人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起来……


        

除了傅景枭带来的傅家的人之外,还有流光集团、星宿集团和苏家的人!


        

除此之外,身穿黑色警服的一众人马也立刻赶到,陆霆煜穿梭过人群中,站定在阮清颜的面前微微地躬了下身。


        

“大小姐。”他毕恭毕敬地道。


        

冷翊也纵身从树上跃下,站定在阮清颜的身边,拔出了他的刀随时与人对抗。


        

“阮清颜你!”明邪气急。


        

他紧紧地攥起双拳,想不明白原本该是他的优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明明该是他成功策反了沈衾……


        

沈衾之前还跟他演了一出戏,骗阮清颜过来,该是她被背叛沦为丧家之犬!


        

“你骗我!”明邪怒极地盯着沈衾。


        

沈衾已不是之前佯装屈服于他的作态,他眉眼间皆是坚定,“骗你如何?”


        

想要策反他背叛流光背叛重明!


        

除非他死……否则绝无这种可能性!


        

明邪恼恨地抵着后槽牙,“不可能……不可能!沈衾你凭什么不愿背叛她!她明明不肯救你明明要你死!但我不一样啊,我能给你权力地位,我能给你无尽的利益……只要你背叛她,来我这里要什么有什么!你为什么还要选择站在她的那边?!”


        

他用利益引诱沈衾叛变……


        

因为他觉得这世界上没人不在乎利益。


        

沈衾原本忠诚于流光,是因为流光给了他庇护,而明邪觉得只要他给得更多,沈衾就该抛弃流光选择他才是啊!


        

但是沈衾没有……他没有!


        

“且不论那是老大计划中的一环,就是真不救又如何?流光的人,从不会踩着别人的尸体活,也不会不救!”


        

沈衾早就从苏御那里收到了消息。


        

苏御说,老大会救他,只要老大说了会救他,那他便会无条件的相信……


        

所以当明邪将那张字条拿过来时。


        

即便他辨认出了,那就是重明的真迹,也的确是流光的公章而非明邪仿造!


        

第一反应也不是重明反悔不救……


        

而是在考量,这是否老大计划中的一环。


        

直到他再次收到苏御的消息,他第二次跟他强调,老大一定回来救他,那时候他便清楚了这一定只是重明的计划!


        

她想借这张纸条让他假装背叛……


        

因为明邪是个会从策反中得到快感,并且由此轻而易举放松警惕的人。


        

果然……老大足够了解明邪。


        

自从他以为他真的被策反了之后,就逐渐放松警惕,甚至根本不曾怀疑过会不会有什么反转,于是自己就变成了落网之鱼!


        

“明邪。”阮清颜微微仰起脸蛋。


        

一双干净的眼眸里,目光坚定,“这个世界不是人性本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趋利,进监狱后洗洗你的眼睛和心吧。”


        

明邪愤恨而又不甘心地看着阮清颜。


        

连任何打斗的机会都没有,以流光、星宿、苏家、傅家作为后盾,陆霆煜的警方立刻便将明邪给包围了起来!


        

“带走。”陆霆煜冷声令下。


        

明邪当即便被警官缉拿,而他身边的手下也纷纷被戴上了银色的手铐!


        

他愤懑地挣扎了一下,警长攥着他的手腕将他的肩往下一摁,“老实点。”


        

陆霆煜淡漠地扫视了一圈被羁押的人。


        

他最后转身面向阮清颜,“大小姐,您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明邪抬起眼眸怒盯着这个女人……


        

以她的性格,她定然会将他碎尸万段,在此之前更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折磨他!


        

“按照云国的律法处置即可。”


        

但阮清颜眸中未掀起任何波澜,她只是眉眼平静地看着明邪,“为了景枭、也为了腹中的宝宝……我不想再沾一滴血。”


        

她说着,伸手轻轻摸上了小腹。


        

明邪见状眼瞳陡然一缩,他没想到阮清颜竟然怀孕了!早知道她就该……


        

但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按照云国律法,单是伤了枭爷那一条就足够判他无期,再加上以前的种种,判他死刑并不为过。”陆霆煜冷声掷地。


        

虽然阮清颜不想再亲自沾什么血腥。


        

但并不意味着,她情愿放过明邪一命,就算明邪伤傅景枭判不了死刑……


        

她也会将他以前做过的种种,害过的每一条命都扒出来,把死刑给他送过去!


        

“那就让他清醒一点死。”


        

阮清颜声线冰冷,“清醒地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残忍程度才足够配得上他。”


        

“明白。”陆霆煜微微地颔了下首。


        

死刑犯在被执死刑前,都不允许昏迷或不清醒状态,哪怕被吓晕了都要打个镇定剂,让他醒过来后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枪决。


        

他不介意再在明邪的面前摆面镜子。


        

让他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己是怎么死的!


        

阮清颜随即转过身,“带走吧。”


        

“是。”陆霆煜又应了声,然后看了明邪一眼,抬手示意道,“带走!”


        

他的警队立刻将这些人押上警车。


        

顾宴安等人立刻赶到阮清颜的身边,苏御问沈衾道,“你没事吧?”


        

“还好。”沈衾紧紧地抿着唇瓣。


        

他抬手捂住伤得比较重的胳膊,能感觉到血液在往外渗透,尤其是他刚刚持刀时用了些力气,“假装背叛的时候,明邪暂时把我当成自己人命人上了点药。”


        

“我让江渡求过来再给你处理一遍。”


        

阮清颜蹙眉看了眼他身上的伤,然后轻抿了下唇瓣,“抱歉,来晚了。”


        

这次反倒是沈衾肆意地勾唇笑了。


        

他丝毫没有重伤的模样,似乎也并不觉得为她当了这么久的人质而感到委屈。


        

“将功赎罪,荣幸之至。”


        

沈衾的笑容张扬肆意,随后握拳捶了下顾宴安的肩,“你那什么委屈的小表情?”


        

顾宴安自看到沈衾后便心疼不已。


        

从怀疑他背叛,到在他口中听到背叛,到后来发现虚惊一场……


        

他的情绪可谓过山车般变了又变。


        

顾宴安咬牙切齿,“沈衾!幸亏你没有背叛老大,否则我把你撕了喂这儿的野狼!”


        

“这儿还有野狼?”沈衾瞬间跳起来。


        

他立刻惊得躲到了苏御的身后,佯装一副好怕的模样,倒吸一口凉气。


        

“行了。”阮清颜红唇轻启,“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回流光,我让江渡求过来。”


        

闻言,傅景枭轻轻地蹙了下眉。


        

他稍有不悦地提出抗议,抬起手指着腕上的表,“凌晨三点了,你该睡觉。”


        

阮清颜:“……”


        

沈衾立刻点头附和道,“就是,老大你先回去吧,有江医生和小安御哥他们在就行,况且你肚子里还有孩……?”


        

他本是顺着阮清颜刚才那句“为了腹中的宝宝”说的,但却恍然过来。


        

“卧槽老大你什么时候被人搞大肚子了?”


        

沈衾蓦然睁大了眼睛,然后缓缓将目光移到傅景枭身上,这才反应过来站在老大身边的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星宿集团的那位!


        

“你们……”他眼睛瞪得像金鱼。


        

顾宴安和苏御已经提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沈衾晚了一步,他随后看向周围,跟流光一起来的还真特么不少星宿的人!


        

“什么情况?”他差点惊得跳起来。


        

傅景枭波澜不惊地搂住阮清颜的腰,轻轻地将她代入自己怀里,“她,我的。”


        

沈衾:“……”


        

他长大了嘴巴,下巴差点脱臼。


        

苏御抵着他的下巴尖把他的嘴闭上,“这件事回去慢慢说,回去的路上你可以慢慢消化,毕竟接受起来确实要点时间。”


        

沈衾还沉浸在难以置信的震惊里。


        

然后便被苏御推着离开树林,顾宴安也随即跟了上去,傅景枭未动。


        

姜姒打量了两人几眼,“颜颜宝贝,你跟枭爷回去睡觉,流光有我们就好。”


        

“也行。”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


        

反正她也说不过这群人,“我让江渡求直接去流光找你们,那你记得跟沈衾说让他好好休息,我明天早晨再过来。”


        

姜姒比了个OK,然后转身跟了上去。


        

傅景枭随即侧眸望向女孩,“回家?”


        

“那不然呢?”阮清颜眼眸里流露出无奈之色,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确实困了。”


        

然后仰脸,巧笑嫣然地望着男人,“那就勉为其难地回家睡觉好了。”


        

……


        

最大的心头之患终于被解决。


        

阮清颜这一晚睡得格外踏实,她舒舒服服地睡到自然醒,伸了个懒腰翻身摸过手机,便看到江渡求发来的消息。


        

虽然沈衾的伤势被明邪的人简单处理。


        

但毕竟明邪也没把他当然,只是极其敷衍地消了毒,随便缠了绷带。


        

伤势到底有些重,江渡求还是把沈衾安排到了医院,有监护仪器和护士随时守着他,不仅安全也会恢复得快一些。


        

阮清颜吃过早餐后便决定去一趟医院。


        

傅景枭今天没去公司,“我送你。”


        

“嗯。”阮清颜轻应了一声,她弯唇看向男人,“估计沈衾见到你还要被吓一跳。”


        

一个晚上应该不足以他接受现实。


        

傅景枭不在意地轻挑眉尾,“早晚都要接受。”


        

“也是。”阮清颜巧笑嫣然。


        

两人并肩离开栖颜阁,在去车库提车的路上,阮清颜倏然停住脚步腕上男人的肩膀。


        

傅景枭偏眸望着她,“嗯?”


        

“枭枭宝贝。”阮清颜眼眸清润,她轻眨眼睛望着男人,“你说……我们把流光和星宿合并如何?流光并入星宿。”


        

闻言,傅景枭微微地怔了下。


        

他其实也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由于最近忙着要处理的事较多,再加上阮清颜怀了孕分不出心,他便准备晚些再筹划。


        

却没想到是他家颜颜先提了出来。


        

“好。”傅景枭也勾了下唇,“但不是流光并入星宿,是星宿并入流光,送做聘礼之一,流星集团……如何?”


        

……


        

凤都中心医院。


        

在得知两人准备合并流光和星宿后,姜姒直接一口粥呛了出来,“噗——”


        

“你们俩要干什么?”她震惊抬眸。


        

阮清颜笑容肆意,“合并流光和星宿啊,你不是早该猜到会这样了吗?”


        

“不是……我……”姜姒一时无言。


        

她似想到了什么般,眸光微闪了下。


        

之前她跟叶夭说……流光和星宿是什么关系,他们就会是什么关系。


        

现在特么的两家公司合并了!那她……


        

姜姒抿了下唇瓣,干脆头疼地向后一仰,佯装死亡,“你可真是我的小霉星。”


        

接下来她要怎么跟叶夭说?


        

沈衾的唇角也抽了两下,“老大,我特么还没接受你跟星宿联姻的事情你就要让我接受公司合并,我心梗。”


        

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心脏监护仪上的心跳监测,还真配合着它跳快了两下,但很快恢复如常。


        

“我们不是联姻,是真心相爱。”阮清颜神情认真地纠正他。


        

沈衾又觉得自己被狗粮噎了一下。


        

他们为什么就不能照顾照顾他这个病号,这里完全没有人在意她的感受!


        

“大小姐。”就在这时,江渡求走了进来。


        

阮清颜循声回眸,“沈衾伤势如何?”


        

江渡求直接将所有的片子,以及病历递给阮清颜,“多为皮外伤,没动骨头和筋,但有几处伤得比较深,要养一段时间。”


        

“还好。”阮清颜轻轻点了下头。


        

她也将这些资料翻看了一遍,只要没伤到骨头和筋,就都是能恢复的。


        

江渡求瞥了眼她的小腹,“你怎么样?”


        

“挺好的。”阮清颜绽出一抹笑容,她抚上小腹,俏皮地眨了眨眼,“双胞胎。”


        

“行。”江渡求轻轻挑了下眉尾。


        

这祖宗反正是不能安分,双胞胎若是能让她安分些也好,所幸明邪已经被关押起来,陆霆煜说下周就可以执他的死刑。


        

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头的大事。


        

阮清颜将病历递还,“之前我让枭枭宝贝联系你,帮我找可以开瓢的病人。”


        

“找到了吗?”她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现在已经彻底没什么事做了,除了设计婚纱之外就只能呆在家养胎……


        

总可以让她开两个瓢玩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