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70章 能不能把纪院长介绍给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和傅景枭抵达苏家的时候。


        

表舅一家正在客厅里跟苏绍谦聊天,小老头耐不住寂寞,小嘴嘚吧嘚的,跟什么人都聊得来,又被小丫头片子哄得乐呵。


        

“你这女儿,聪明!”苏绍谦夸赞道。


        

表舅白宇淞听到女儿被夸赞,连忙用眼神示意道她,“听没听到苏爷爷刚夸你呢?快点给苏爷爷剥一颗葡萄。”


        

“好。”白落凝乖巧地弯唇笑了笑。


        

她立刻捏起一颗葡萄,做了美甲的精致指甲剥着葡萄皮,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生怕将自己刚做的美甲给弄坏了……


        

眸底隐隐地闪过一抹不耐烦之色。


        

但当然没有表现出来,还笑得甜美地看向老人,“苏爷爷,您吃葡萄啊。”


        

“好好好。”苏绍谦连连点着头。


        

白落凝将他哄得开心,苏绍谦一兴奋连问她喜欢吃什么菜,让厨房帮忙准备着。


        

但又将厨师招呼到自己面前,偷偷跟他说悄悄话道,“但我宝贝孙女爱吃的那几个菜,还是一样都不准少听到没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是绝不可能偏宠别人忘了孙女的。


        

厨师点头应道,“好的,苏老。”


        

然后便转身进厨房准备今天的午餐。


        

……


        

白落凝几乎成了苏家今天关注的焦点。


        

她的家境远不如苏家,是沾了黎落表亲的关系,父亲开的公司才勉强有模有样,在他的城市里算得上优渥,可来凤都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小家庭根本什么都不是。


        

尤其是走进苏家的大别墅后……


        

她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这里的一间客厅,快赶上她家整个小别墅的占地面积,更别说其他的物质。


        

白落凝也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待遇。


        

长辈亲近,佣人在旁伺候,几乎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大小姐。”玄关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白落凝闻声抬起眼,便见佣人们都积极地围了过去,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更是热情地接过来人手里的东西,忙帮他们将拖鞋从鞋柜里取出,“姑爷也过来啦!”


        

“嗯。”傅景枭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扶着在旁换鞋的阮清颜,“小心点。”


        

“换个鞋有什么好紧张的?”阮清颜感到莫名,她斜眸睨了傅景枭一眼。


        

换个鞋的功夫还能把自己绊倒不成。


        

白落凝见状便明白,应该是苏家那位前段时间刚认亲的小公主回来了……


        

她抿了抿唇,握紧手里的茶杯。


        

“爷爷。”一道清亮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阮清颜换好了拖鞋,便抬步走进客厅里,抬眸便见坐在苏绍谦旁边的几人。


        

“诶诶。”苏绍谦立刻笑成一朵菊花。


        

他连忙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阮清颜的身上,原本落在白落凝那里的目光,几乎瞬间全部都被收了回来。


        

刚开始享受被所有人关注的白落凝……


        

心瞬间便感觉空了,她抬起眼眸看向走进来的女孩,“颜颜妹妹。”


        

阮清颜便也循声向她望了过去。


        

白落凝穿着蕾丝边的粉色名媛连衣裙,一字肩的设计露出姣好的肌肤,精致闪耀的项链挂在脖颈,是大家闺秀的模样。


        

她坐姿端庄,双腿微微朝旁一斜,叠放着坐,是很标准的名媛坐姿,就是这个姿势看起来就非常地累……


        

“颜颜快坐。”苏绍谦连忙招呼着。


        

表舅白宇淞在旁边疯狂使眼色,于是白落凝便立刻站起身来,让出苏绍谦身旁的那个位置,很拘谨地站到了一旁……


        

“颜颜妹妹你坐。”她换到旁边的位置。


        

阮清颜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地挑了挑眉尾,“谢了。”


        

音落,她便大方地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然后捏过一颗葡萄,没剥皮就直接丢进了嘴里,还翘起了潇洒的二郎腿。


        

白落凝:“……”


        

她坐在旁边直接看呆。


        

毕竟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要她注意仪态,因此哪怕在家里面对最亲近的父母时,也都用最标准却拘谨的姿势坐着。


        

本以为是拥有的更多就需要付出更多。


        

如今却没想到,比她生活得更加优渥的苏清颜,竟然过得这么恣意!


        

而且苏爷爷似乎也没打算说她……


        

“颜颜,这是你表舅,还有你表舅家的女儿白落凝。”苏绍谦笑呵呵地介绍道,“你们同岁,她比你大两个月。”


        

阮清颜抬眸看向白落凝,将葡萄咽下后轻轻弯了下唇,“你好。”


        

“你好。”白落凝轻轻抿了下唇瓣。


        

看到苏清颜过得这么潇洒,她突然感觉心里有些不太平衡,目光不经意间始终落在她翘起的二郎腿上……


        

阮清颜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


        

不过她并未在意,依旧怎么舒服怎么坐,苏家也从未在意过这些虚礼。


        

“颜颜啊,你们两姐妹是同龄,最近又刚好都要参加那个什么星月神院的考试……”


        

白宇淞主动挑起话题道,“应该很有话可以聊,凝凝,你多跟表妹学习学习,人家可比你厉害多了呢。”


        

白落凝也当然清楚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她随即将目光投向阮清颜,“颜颜妹妹,我刚好确实有相关问题想跟你讨教,不如我们就别打扰长辈了,出去聊?”


        

阮清颜有些不太情愿地轻蹙了下眉。


        

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她刚见到白落凝的第一眼,便不怎么喜欢这个所谓的表姐……


        

她抬眸看了爷爷两眼,刚被哄得开心的小老头根本察觉不出白落凝有什么讨人厌的地方,还满心觉得两人是同龄,肯定能跟他的宝贝孙女玩到一起去!


        

“去呀。”苏绍谦天真地眨着小眼睛。


        

他满心得意的,寻思终于给他这个孤独的外孙女,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小伙伴。


        

毕竟平时都没见她跟同龄人玩的。


        

但若是苏绍谦知道了阮清颜身边的朋友们都是什么角色,估计会为自己今天的想法感到羞耻,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阮清颜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轻轻耸了下肩,然后起身,“那就走吧。”


        

白落凝立刻便兴奋地站起身来。


        

但阮清颜并未直接离开,她偏眸寻了一下人,便见傅景枭被苏天麟喊走正在下棋,只能认命地勉强跟“表姐”相处一会儿。


        

“想去哪儿?”她抬眼看向白落凝。


        

白落凝有些内敛地抿了抿唇,“我对苏家不是很熟,不如颜颜妹妹带我随便逛吧?”


        

“那行。”阮清颜爽快地点了下头。


        

她偏头看向白落凝,“不过,我这个人平时比较懒,不太爱动弹也不太爱闲逛,随便找个地方坐你应该不介意吧?”


        

白落凝是很想在苏家别墅里逛逛的……


        

毕竟这里这么大,不管哪间房间都肯定很好看,而且她听说像这样的大别墅,应该都有单独的区域作为休闲娱乐,可以看电影、玩桌游之类的,甚至可能有高尔夫球场。


        

或者哪怕在花园里逛逛也好,有那么多的奇花异草她都想长长见识……


        

本来是想借此机会让苏清颜领着自己逛。


        

结果没想到她来了这么一句,白落凝是客不是主,而且这位苏家小公主气场如此强大,身上莫名有一种难驯的野性……


        

她根本就不敢反驳,“那好吧。”


        

阮清颜怀了孕之后就不太喜欢吹风,便也没去花园,只是去了玻璃花厅,让佣人沏了一壶她喜欢喝的白茶,准备了块蛋糕。


        

然后抬眸看向白落凝,“你喝什么?”


        

“和、和你一样就好。”白落凝没敢说别的什么,“蛋糕就不要了。”


        

她平时控制体重不敢吃这些。


        

阮清颜寻思,她本来也没打算给白落凝准备蛋糕,主要是苏家平时没人吃甜食,只有她怀孕之后偶尔想吃一小块。


        

所以苏家也不怎么会准备这个东西,只有在她来了,苏绍谦才会让佣人记得准备一块甜点,以免她嘴馋没得吃。


        

白茶和甜点很快就被送了过来。


        

白落凝羡慕地看着她,“颜颜妹妹,你平时都不需要减肥的吗?”


        

闻言,阮清颜轻轻挑了下眉梢。


        

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对方,“我身材很差?”


        

“不是!”白落凝立刻慌张地否认,她不明白这人怎么能听出这种意思。


        

阮清颜漫不经心地用勺子吃着蛋糕,“那为什么需要减肥?”


        

她的家人都巴不得让她再胖一点。


        

白落凝瞬间觉得有些尴尬,她突然感觉豪门生活跟自己想得也完全不一样……


        

于是,两人之间的气氛陷入了沉静。


        

阮清颜本来就不太想跟她聊,于是便认真地品着茶、吃着蛋糕,白落凝一杯茶水早就见了底,偏偏女佣被阮清颜给支开了,她在家从来没有自己倒过茶,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这样等着,还是自己给自己倒一杯……


        

但她是客人,哪有客人给自己斟茶的?


        

“你特意叫我出来,应该不会只是想喝一杯茶吧?”阮清颜率先开了口。


        

她向来在礼节方面没有什么顾忌,支开佣人也纯粹是因为不需要别人伺候,很自然地给自己将茶杯倒满。


        

然后睨了白落凝的空茶杯一眼……


        

算了,谁让这是家里的客人呢,于是便也漫不经心地给她倒了一杯茶。


        

“嗯……”白落凝没有否认。


        

她指腹轻轻摸着茶杯,神情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似乎是在想着要从何说起。


        

阮清颜低眸小抿了一口茶,她直接了当,嗓音清脆,“我喜欢直说的。”


        

于是白落凝便深吸了一口气。


        

她抬起眼眸看向阮清颜,逐渐鼓起了勇气道,“颜颜妹妹,我在网上听说……你也想考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


        

“也?”阮清颜饶有兴致地抬起眼眸。


        

自她从傅景枭的口中,得知这位亲戚是来凤都参加考试后,便几乎猜到了,她被特意叫回苏家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白落凝轻轻地嗯了一声,“我也想考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这次来凤都就是参加专业考核的,我的考试时间定在半个月后。”


        

阮清颜的红唇轻轻地撇了下。


        

半个月后……现在就跑过来候考了,那是来得有点早,小算盘打得不错啊。


        

“嗯。”她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


        

阮清颜没再继续追问,让气氛一度又尴尬了下来,白落凝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地开口道……


        

“我还听说,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的纪院长在微博上给你发声,说给你准备了院长级别的考核卷,你跟纪院长很熟啊?”


        

白落凝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听到她提及纪砚如的时候,阮清颜的指尖轻轻敲了下茶杯——这就是正题了。


        

“不熟。”她并不想跟白落凝说实话。


        

因为她已经猜到了,白落凝来找她聊这个话题究竟有什么目的。


        

“不熟?”白落凝明显是不相信的。


        

她轻轻地笑了笑,“但我看纪院长在微博上跟你互动时,你们好像特别亲近,是苏家的关系介绍给你们认识的吗?”


        

毕竟想象不到这两人有什么接触途径。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教授,一个是从兰蒂学院辍学的学生,如果没有人介绍的话,他们正常应该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白落凝在看到微博时就觉得,应该是苏家的人脉势力,帮阮清颜请来了这个公关救兵,或者是之前就介绍了他们认识,提前给阮清颜铺好了星月神院考核的后路。


        

“是吗?”阮清颜轻轻地笑了下。


        

她抬起眼眸,唇角含笑,“所以落凝姐姐是也想要认识一下纪院长吗?”


        

“可以吗?”白落凝的眼睛倏然亮起。


        

她乍一听感觉有点激动,但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收敛了很多。


        

白落凝抿了抿唇支吾道,“我是说……如果有机会的话,颜颜妹妹有没有可能也把纪院长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阮清颜品着茶,没说话。


        

白落凝继续为自己争取道,“毕竟,我表姑嫁到了苏家,我也可以算半个苏家人吧,纪院长本来也是苏家给你介绍的资源,自家姐妹分享一下资源应该没什么吧?”


        

“如果我也能提前认识他的话,后续的专业考核会方便不少,考得好也算是为苏家争了光,所以……颜颜妹妹你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