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73章 受大小姐之命来办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落凝的脸因惊吓而变得惨白。


        

再加之她的妆容已经被哭花,眼线和睫毛膏晕染开来,此刻她像女鬼一样跌坐在地上,惶恐地看着身着制服的数人。


        

“不……”她在地板上蠕动了几下。


        

试图躲到自己父亲的身后去寻求庇护。


        

但陆霆煜并未给她任何机会,只是冷凛地睨了她一眼,然后抬手一挥。


        

身后的下属立刻便看懂了他的意思。


        

收到指令,身着制服的警官们箭步上前,直接利落地将白落凝擒拿了起来。


        

“咔——”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金属声,那两只刚刚拉过阮清颜的手,被戴上了手铐!


        

白宇淞见到这场面也有些慌,“不至于,表妹,这点小事不至于!怎么能好意思麻烦刑侦大队的人……”


        

他还想再替自己的女儿求求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警队,而是凤都刑侦大队,经他们之手的案子,更非一般案件,而是能上升至刑事的重大案件!


        

他女儿只不过是跟姐妹开了个玩笑而已。


        

“爸……救我……”白落凝哭得哽咽。


        

但苏家的所有人都面若冰霜,根本没有丝毫动容的意味,“麻烦警长。”


        

陆霆煜当即明白了苏家的意思。


        

他甚至都没看白落凝一眼,这种小伎俩于他而言并无效果,别说钢铁直男根本不会怜香惜玉,就是哪天懂了,也只会连阮清颜这个香,惜大小姐这个玉。


        

“带走。”他随即冷声命令道。


        

身侧的长官身姿笔挺,抬手向陆霆煜敬了个极为正规的军礼,“是!”


        

“带走!”他手一挥看向另外的警官。


        

擒拿白落凝的警官,随即蓦地用力压下她的肩膀,然后直接将她押解了出去。


        

“不要!不要!”白落凝还在鬼哭狼嚎。


        

她拼命地转头看向白宇淞,“爸爸,你救救我!我不想去警局!我不想坐牢!我还要考试呜呜呜……我的考试!!”


        

杀千刀的苏清颜,她凭什么!


        

她明明就是自己没站稳才摔出了血,凭什么要把这件事赖在她的身上!


        

然而不管白落凝如何鬼哭狼嚎,都根本没有人理她,直到外面的警车传来一道重重的关门声,她彻底无处可逃。


        

“辛苦警长。”苏天麟抬眸看向他。


        

陆霆煜微微地颔了下首,“受大小姐之命来办案,应该的,我的意思……苏小姐是我朋友,举手之劳。”


        

他下意识管阮清颜喊了大小姐。


        

但转念却又觉得不对劲,毕竟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阮清颜是苏家的大小姐,他并非苏家人如此称呼有些奇怪。


        

苏天麟自然也发现其中的奇怪,“方便问问陆警长是如何认识我女儿的吗?为何你会称她为大小姐?”


        

他并非想偷窥自己女儿的生活。


        

只是,即便女儿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也仍旧觉得颜颜是一团迷雾,在她身上似乎还有很多谜题,而这些谜题……


        

来源于她从苏家失踪后的数年。


        

即便是亲生父女,他却也至今都没有将女儿了解彻底,只是想多了解一些。


        

但陆霆煜却只是礼貌地轻笑了下,“苏先生最好还是问她比较合适。”


        

事关快穿世界,实在很难解释。


        

“我理解。”苏天麟点了点头,便没再多追问,“那白家的事就多劳陆警长费心了。”


        

“苏先生放心。”陆霆煜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转身离开了苏家,带着自己的刑侦大队,押解着白落凝回了警局。


        

白宇淞自然也被苏家直接逐了出去!


        

苏天麟脸色仍旧很冷,“以后,苏家不会再管白家的业务,之前借给他们的资金和管理层人才全部撤回,跟白家有合作的公司,也一律不再接触!”


        

这几乎,跟让白家破产无异。


        

但苏天麟做完决定后,还是眼神飘飘地看了老婆两眼,毕竟这是老婆的娘家人。


        

结果黎落信誓旦旦道,“太便宜他们了!你有没有点霸总的样子!”


        

苏天麟:……?


        

“你就应该跟其他霸总一样,什么天凉了白家要破产了!把他们公司股票全买过来什么的,直接逼白家宣布破产!”


        

黎落捏起小拳头,想得非常美好。


        

苏天麟的眼角狠狠地抽了下,真是不知道老婆上哪里看了这些霸总言情小说……


        

“大少爷。”


        

“墨爷。”


        

就在这时,玄关处传来窸窣的声音。


        

傅景枭将阮清颜送回栖颜阁后,苏北墨便赶回了苏家,他首先立刻在玄关处把之前那只没来得及换下来的拖鞋换掉。


        

然后才稳健阔步地走进客厅内。


        

客厅已经恢复安静,白宇淞显然已经被驱逐,白落凝应该也被刑侦大队带走了。


        

“阿墨!”黎落眼睛立刻亮了下。


        

她匆匆赶到大儿子面前,“颜颜宝贝怎么样?她是真的没事吧?不是为了安慰我们、让我们放心隐瞒了什么吧?”


        

苏北墨第一时间就跟他们汇报了情况。


        

但由于刚才在处理白落凝,他们也不方便露出破绽,于是就没有回到案发现场查看,这会儿刚腾出空苏北墨就回来了。


        

“没事。”苏北墨声线沉稳。


        

他目光定定地看向众人,“颜颜已经暂时被送回栖颜阁了,阿枭不放心她,亲自守着,也请了医生过来给她做个检查。”


        

毕竟阮清颜确实还是撞到了后腰的。


        

一只手挡在腰和锋利的桌角间,只是减缓了冲击力,并不代表万无一失。


        

“那……”苏绍谦听后急得不行。


        

医生还没检查过,那就是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没事,他几乎要跳脚。


        

“颜颜的状态挺好的,还知道气我。”


        

苏北墨抬眸看了老人一眼,黑如点漆的眼瞳似乎要滴墨,“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那就行那就行。”小老头连连点头。


        

苏西辞拧着的双眉到现在都没松开,“妈的,吓死老子了,我直接炸了剧组跑回来,鹤给我打了八百个电话我都没接。”


        

八百个,当然是夸张手法而已。


        

秋晚晚嗓音软糯道,“只要颜颜没事就好了,不过用番茄酱也太不靠谱了……辞哥你下次从剧组回来,记得给她拿点你们用的那种逼真血包,比较方便下次作……”案。


        

然而她的音量逐渐减小,小到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出来,都被她吞了回去。


        

因为她发现苏家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小姑娘这才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立刻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揪住苏南野的衣角,缩到了她的身后去藏起娇小的自己。


        

啊……这里是苏家……


        

这是她第一次,在并未被邀请来参加商业聚会,且没有跟着爸妈一起的情况下,跑到苏家来见到了这些哥哥和长辈。


        

秋晚晚迈着小碎步一点点往后躲。


        

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扯住,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焦在秋晚晚身上……


        

苏南野旋即勾唇,他伸手将秋晚晚揽到自己身边,“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唔。”


        

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秋晚晚就倏然跳起来,捂住了他的嘴巴疯狂眨眼示意,瓷白的小脸上隐约飘着粉。


        

苏南野唔唔唔地被捂住嘴说不出话。


        

“嗷——”然后脚上传来一阵痛意。


        

秋晚晚干脆抬脚,一脚踩在苏南野的脚背上警告道,“你……你不许乱说!”


        

她怕苏南野跟长辈们乱介绍自己。


        

她都……她都还没答应他呢!


        

“唔未有灌锅(我没有乱说)。”苏南野挣扎着解释,但是被捂住嘴口齿不清。


        

他只是想介绍一下这是秋晚晚。


        

他发誓,他绝对没想说别的!


        

“哦哦哦懂了懂了。”但黎落却连连点头,随后向秋晚晚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本来不懂,看小姑娘的反应就懂了。


        

她轻挑了下眉尾看向苏南野,“挺有本事的啊,把秋家的小姑娘都给拐来了。”


        

这位可是秋氏家族的掌上明珠。


        

尤其是她外婆,把她捧在手心里都生怕捂化了,简直比她爸妈还要疼她。


        

而且……也不曾听说过秋家这位小姑娘平常有跟其他男孩子接触过,没想到竟然被苏南野这小子给拐跑了?


        

“伯母,我没有!”秋晚晚脸都快红透了。


        

她着急地跺脚解释道,“我们就……就是同学而已,我们没有……那个。”


        

但小姑娘害羞到不行的模样,明显就是越描越黑,本来真的还没有确认关系在一起,却看起来比真正的小情侣还甜蜜。


        

“好啦好啦。”黎落也知道她脸皮薄。


        

她无奈地轻笑了一声,“伯母不管这些,不过秋秋以后如果想来苏家玩的话,就随时过来,想吃什么打电话跟伯母说。”


        

秋晚晚红着脸点头,她掀起眼皮,偷偷地瞄了眼站在旁边的苏南野。


        

她倏然松手,不再扯着少年的衣角,而是揪住了自己的衣服下摆,“那我……那我先回家了,就不打扰伯父伯母了!”


        

“爷爷再见!”她顺便朝苏绍谦挥手。


        

然后不等长辈们说什么,也没等苏南野阻拦,便迈开小短腿一溜烟跑掉了。


        

苏南野没追,他轻撇了下唇瓣。


        

苏西辞随即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傻愣在这儿干嘛?媳妇儿跑了不去追?”


        

“你男人找你你理他了?”苏南野轻撩了下眼皮,直接不客气地回怼道。


        

闻言,苏西辞蓦地瞪大了眼眸。


        

陆鹤宵确实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到现在都没有回,但他并未承认这段关系!


        

他差点想撸起袖子干上去,“你丫……”


        

“大哥!你什么时候才能给你三弟当个表率,先把单给脱了!你看你三弟受你影响,现在连个女孩子都不会追!”


        

但苏西辞话锋一转朝向苏北墨。


        

本来站在旁边的苏北墨,莫名变成了话题中心,他一哽,紧紧地蹙起双眉,“他是钢铁直男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才钢铁直男!”苏南野翻白眼,“你个母胎单身马上29年的钢铁直男!”


        

他才不钢铁,他才不直男呢。


        

他不追是有他的理由的,毕竟他觉得,这种之后女孩子肯定不会希望他追!人家正在害羞呢,要是被人追上去发现脸蛋像猴屁股,那岂不是要更加害羞了!


        

嗯,就是这样的,很对!


        

……


        

医生来栖颜阁给阮清颜做了全套检查。


        

她跟两个宝宝都安然无恙,啥事没有,撞那一下根本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我都说了没事。”阮清颜巧笑嫣然。


        

她微微仰起小脸望着男人,精致的眼眸里闪着光,骄傲的模样,“这种事我有分寸,没那么容易就会被人伤到。”


        

她是怀孕了,又不是残废了。


        

当她在快穿世界练的身手都白练了?


        

“那也不准再有下次。”傅景枭紧紧地蹙起双眉,“再遇到类似情况,这种人就不要单独见了,以后我安排云谏跟在你身边。”


        

这次是白落凝不知道她怀孕,也没耍太多心思,加之身手不如阮清颜,又幸运的是阮清颜反应的速度快了些。


        

无数巧合加在一起才没有出事。


        

傅景枭可不信没有下次,至少,以后让云谏陪在她身边,还有人能护她。


        

“好啦好啦。”阮清颜只能点头答应。


        

这时陆霆煜也打来了电话,“白落凝最多算故意伤人未遂,而且是在不知情你怀孕的情况下,只能拘留她十五日。”


        

不会再有坐牢之类的更高刑法了。


        

阮清颜也早就料到了,她也并未想让白落凝坐牢,事情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


        

“嗯。”她点了下头,“好好教育就行。”


        

以白落凝那种要强的性格,关了她这十五天,白家也一落千丈后,她不会再敢生出什么幺蛾子,以后会知道低调做人。


        

“好。”陆霆煜应了声,“还有件事。”


        

“嗯?”阮清颜眼尾轻挑了下,她顺手摁了免提将手机丢在床上,然后接过了佣人刚刚熬好送上来的玉米鸡汤。


        

陆霆煜低沉的嗓音传来,“明邪,明天会在凤都刑侦大队执行死刑。”


        

闻言,阮清颜端着鸡汤的碗顿了下。


        

傅景枭意识到她的小动作,便将那尚且有点烫的碗从她手里接过来。


        

陆霆煜继续问道,“大小姐,你要来刑侦大队观摩他的死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