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80章 婚纱好了,要试试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时间,苏氏家族小公主的生日宴,迅速屠版热搜霸占了好几个词条!


        

#苏氏千金生日宴#


        

#苏清颜生日快乐#


        

#索菲亚公主#


        

#到底还有什么是苏清颜不会的#


        

#白衣天使#


        

#纪砚如#


        

即便原本没有关注她生日宴的网友,在看到这些词条后也点了进来,从头到尾吃了一遍瓜,然后理清楚了事情脉络。


        

【好家伙!所以她还懂医术?】


        

【何止是懂好吗?以公主殿下的意思,那是在西斯国医生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她站出来直接把人家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草,所以,纪砚如才会让她考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所以她才敢参加专业考试,所以她才配得上院长难度的考题?】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妈的这个女人怕不是神仙下凡。】


        

【她还是鼎鼎有名的设计师雪狐,古典舞还那么厉害,越来越期待她生日过后参加星月神院的考核能有多少分了……】


        

生日宴次日,阮清颜便去参加了考试。


        

即便她许久没接触基础科目,但这些知识对她而言过于简单,每科两小时的考试时间,她几乎科科都是半小时交卷。


        

跟她同天考试的考生,考完所有科目之后便跑到微博上大声哭嚎……


        

【跟苏清颜同考场压力太大了!】


        

【】


        

【呜呜呜她简直变态,两个小时的考题她半小时就交卷,我一看她交卷就慌,老以为时间不够了但我才刚答1/4……】


        

【同感同感,关键是我觉得考题好难,结果她那么快就把卷子给交了!厉害。】


        

【交卷早得未必就是学霸,也许是看了看题目基本都不会做就直接放弃了。】


        

【呵呵呵楼上就酸死你算了。】


        

【不会吧不会吧,这年头还有柠檬精敢酸苏清颜啊?她一个被纪老重视的医学天才,还有人觉得她做这些基础科目有困难?】


        

阮清颜的考试的确非常顺利。


        

考完所有的基础科目,她简单复习了下医学相关知识,便去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参加专业课考核,还恰巧遇见了熟人。


        

白落凝看到阮清颜的时候心肝一颤。


        

她有些迟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哪还像之前见她时那样嚣张,“你、你也来考试。”


        

“嗯。”阮清颜淡漠地扫了她一眼。


        

白落凝在警局被拘留了十天,最近才刚满日子被放出来,然后她就顺势约了今天的专业课考试,却没想到遇见阮清颜。


        

被关进警局的火,她自然还没消。


        

但却也已经见识过了阮清颜的手段。


        

再次对上阮清颜的时候,她根本连屁都不敢再放一个,乖乖地给她让出一条路,看着阮清颜自信地走进了研究院里。


        

纪砚如亲自出来迎接,“哟,来得挺准时啊,我还以为有些人会放我鸽子呢。”


        

“阴阳怪气?”阮清颜斜睨他一眼。


        

纪砚如随后嬉皮笑脸,“哪儿敢啊祖宗,你的考试难度跟其他考生的不一样,给你准备了单独的考场,带你去?”


        

“有实操吗?”阮清颜看他一眼。


        

纪砚如:“……”


        

合着您还没搞清楚都有什么考题,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跑来考试了。


        

纪砚如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甚至连签字笔都没拿一支,更不像其他考生那样带了很多复习资料,简直可以用两手空空形容。


        

“有。”纪砚如咬牙切齿地应道。


        

他没好气地扯了扯胡子,“小江说,你想开瓢,给你准备的开颅手术。”


        

“模拟的。”他片刻后又补充了一句。


        

阮清颜眉梢轻轻蹙了下,纪砚如总觉得隐约从她眼底看出几分嫌弃的意思……


        

模拟的啊,不是真的脑袋瓜子。


        

那也太没意思了点。


        

“行吧。”阮清颜红唇轻撇,“勉强做做。”


        

总比没有瓢开得强,她实在是手太痒了,实在不行哪天去把明邪的尸体剖了,把他脑瓜子摘下来敲开玩一玩也行。


        

此时的纪砚如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走吧,早考完早完事,困。”来自孕妇理直气壮地考试犯困。


        

纪砚如简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于是便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将她带进了考场,先是笔试,然后实操。


        

一如既往麻溜地考完就立刻交卷,连检查的功夫都懒得废,没多久人就从考场里走了出来。


        

纪砚如从学生那里得知她已经考完。


        

他立刻从办公室冲了出来,便见那道纤细的身影坐在客厅的沙发。


        

阮清颜慵懒地掀了下眼皮,“就这?”


        

“什么?”纪砚如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阮清颜单手杵着腮,指尖轻轻地点着自己的脸蛋,“你们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院长难度的考题……就这?”


        

纪砚如一时无语:“……”


        

“滚滚滚。”他恨不得揪起这丫头的耳朵。


        

之前在快穿位面的时候,纪砚如就看出阮清颜是个天才,在医学方面也不知究竟是遗传了谁,根本没有难题拦得住她。


        

纪砚如深吸一口气,“等你进来之后,给其他考生出一份考核题。”


        

“行啊。”阮清颜漫不经心地双手揣兜。


        

她巧笑嫣然地望着老人,有些俏皮地歪了下脑袋,“那您可能招不到学生了。”


        

“走了。”她随后腾出一只手挥了挥。


        

然后便潇洒地转过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


        

傅景枭的迈巴赫嚣张地停在院门口。


        

这若是平常,哪有人敢将车放在研究院的门口,连停车场都不肯去,可无数保镖却没有一人敢将他的车挪走。


        

傅景枭身形散漫地倚着他的车身。


        

他低眸望着手机,看到女孩从研究院里出来,才终于抬了下头轻勾唇瓣,顺势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考完了?”


        

“嗯。”阮清颜贴上他的胸膛,“困。”


        

“云谏说你的婚纱成衣已经做好了,送去了Romantic凤都总店,要去试试吗?”


        

傅景枭纵容地搂着快要挂到自己身上的女孩,他低眸望着她,揉了揉她的脑袋。


        

“嗯?”阮清颜仰了仰脸蛋望着他。


        

有些困倦的眸子明显清醒了不少,她思量片刻后摇了摇头,“不去。”


        

闻言,傅景枭有些诧异地挑了下眉。


        

都说女孩子憧憬的不是婚礼,而是婚纱,况且婚纱还是她亲手设计的,本来她还想亲自坐成衣,但这工程实在太累。


        

傅家和苏家都担心她怀孕吃不消。


        

劝了好久,她才终于同意将设计图交给了Romantic,由艾斯为她亲手做成衣。


        

“婚纱是要试的。”阮清颜弯了下唇。


        

她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但是,我才不要你陪我去试。”


        

毕竟,是要婚礼那天再穿给他看的。


        

如果提前看到了,那多没惊喜。


        

……


        

于是姜姒就成了那个倒霉催的。


        

秋晚晚离开了兰蒂学院,回到凤都自己备考,但是她对自己的考试把握很大,自然也不肯放过这个凑热闹的机会!


        

于是三姐妹便一起去了Romantic。


        

“颜颜的婚纱一定绝美!”秋晚晚的眼睛亮晶晶的,她对于今天充满期待。


        

哪有女孩子会不憧憬婚纱呢。


        

即便自己穿不上,看到姐妹穿上美美的婚纱,也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噢,但姜姒真的对婚纱不感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她结婚的时候能穿条裤子,这繁琐的大裙摆走路看着就麻烦,当然如果再可以的话……


        

她并没想结婚,她想当海王!


        

“雪狐老师。”总店的经理立刻出来迎接。


        

听说婚纱的设计师,也是他们Romantic的总设计师,更是苏氏家族的掌上明珠、被傅氏家族继承人捧在手心里宠的太太。


        

他马不停蹄地亲自来迎,“您的婚纱送到了贵宾室,请您跟我来。”


        

“嗯。”阮清颜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她转眸看向秋晚晚和姜姒,“那我先去试一下婚纱,你们在这等我。”


        

姐妹俩忙不迭地点头,姜姒就随口说了一句,“需要帮忙的话喊我们嗷。”


        

毕竟,这婚纱看着也不像是好穿的样子。


        

经理轻笑了下,“会有工作人员帮雪狐老师试纱的,两位小姐如果有看上的婚纱或者礼服,也都可以试试,免费。”


        

“免费?”秋晚晚的眼睛瞬间亮起。


        

虽然她不怎么缺钱,但这毕竟是鼎鼎有名的Romantic,平时试婚纱礼服,即便不买都是要交试衣费的……


        

阮清颜弯唇轻笑,“嗯,我的两位伴娘不需要给自己挑一件伴娘礼服吗?”


        

“伴娘?”姜姒倏地抬起眼眸看向她。


        

秋晚晚也睁圆杏眸,“我们两个?”


        

她们也配?


        

“当然。”阮清颜眼尾轻撩,“我的婚礼,你们两个不做伴娘谁做伴娘?”


        

“啊啊啊!!!”秋晚晚跳了起来。


        

她激动地朝阮清颜冲了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给你当伴娘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秋晚晚说着便捏了下自己的脸蛋。


        

噢!痛的痛的!


        

她激动地枕到阮清颜的胸上,“呜呜呜我爱死你了颜颜,我要做伴娘我要做伴娘!”


        

阮清颜:“……”


        

“你先起来。”她神情复杂地看着她。


        

突然感觉有点橘里橘气,仔细回忆秋晚晚每次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


        

好家伙,秋妹该不会喜欢女孩子吧?


        

那三哥追妻岂不是更难了。


        

“噢噢噢。”秋晚晚立刻往后跳了一步,“你快去试婚纱,我挑礼服嘿嘿嘿。”


        

阮清颜:“……”


        

她又神情复杂地多看了她两眼。


        

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跟着经理去试纱了,路上还在揣摩着秋晚晚的取向问题。


        

但秋妹已经欢快地挑起了伴娘礼服。


        

“喔喔喔我要给颜颜当伴娘了!”秋晚晚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


        

姜姒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冷静点。”


        

“冷静不了。”秋晚晚双手捧着脸蛋,她的脸蛋已经因为激动变得红扑扑。


        

要知道,颜颜不仅是她的好姐妹,还是她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女神。


        

能给女神当伴娘那该是多大的殊荣。


        

姜姒其实也没想到,她都没太做好这个准备,但她当然不会拒绝给姐妹当伴娘的机会,于是便也起身开始挑选礼服。


        

阮清颜被经理领到了贵宾室。


        

“苏小姐您这边请,婚纱成衣是艾斯先生亲手做的,按照您之前的尺码,您先试试,如果尺码有问题我们再随时调整。”


        

经理将她引到沙发上,“您先坐,吃点水果,我让人去将婚纱取出来。”


        

“好。”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扫了眼茶几上的果盘,倒还真是她平时爱吃的几样,红菩提和杨梅。


        

于是阮清颜便漫不经心地品尝起水果。


        

婚纱被妥善存放着,为避免变形,暂时穿在假模特身上,片刻后便被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给推了出来……


        

即便是自己亲手设计的礼服。


        

在看到它的那个瞬间,阮清颜的眸光也微微亮了下,她定睛望着那件出自自己手,却是第一次见到成衣,并且即将穿在她和傅景枭婚礼上的婚纱……


        

轻轻地弯了下唇瓣,“我去试试。”


        

“这件婚纱您自己穿起来不方便,我找个工作人员来帮您。”经理立刻道。


        

阮清颜虽然不习惯别人帮忙换衣服。


        

但婚纱这种东西,确实自己穿起来有些费劲,况且她还怀有身孕格外需要注意,于是便轻轻地点了下头,“好。”


        

……


        

姜姒和秋晚晚在外面挑着礼服。


        

虽然有挑到几件心仪的,但她们自然不会选择这个时间去试,只是先随便看看,以免跑去试衣服的时候错过什么。


        

毕竟,她们还是更期待看到阮清颜等会儿穿上了婚纱的样子!


        

秋晚晚甚至掏出手机调好设置。


        

已经准备记录下美丽瞬间。


        

许久后,两人也并未等得不耐烦,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紧张了起来。


        

终于,一道清亮的嗓音忽而响起。


        

“看看婚纱怎么样。”阮清颜终于换好婚纱,从贵宾室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在听到声音的那个瞬间,姜姒和秋晚晚立刻停下挑选礼服,齐刷刷地抬眸望去。


        

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