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95章 副CP填坑,洞房花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秋晚晚神情懵然地看着苏南野。


        

小姑娘的眼眸水润,纤长的睫毛似蝴蝶翅膀般扑闪着,那白皙的脸蛋上隐隐有些红晕,脸颊上还有少年唇瓣的余温……


        

秋晚晚有些紧张地咬了下唇瓣。


        

然而难得鼓起勇气提出这件事的少年,明显比她看起来还要紧张,他的小心脏噗通乱跳着,掌心里也沁满了冷汗……


        

“不、不行。”小姑娘瓮声瓮气。


        

苏南野的心几乎瞬间沉到谷底,不过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答案,用几分钟的时间平复了情绪后,佯装坦然地调解起气氛。


        

他不自然地直了直身体,“没事,那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过……”


        

“我是说,勉为其难当你女朋友,不行。”


        

但这时秋晚晚却再度开口,软软的嗓音里像是撒了糖,声线甜美,还带着一点点紧张和娇羞,“我的意思是……”


        

“当女朋友哪里有勉为其难的。”秋晚晚垂下眼眸,小声飞速地嘟囔着。


        

苏南野立刻竖起耳朵,“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种时候他反应可是快得要命,虽然小姑娘声音又小又含糊,但他还是精准捕捉到了。


        

原本沉下去的心又迅速地飞升了起来。


        

他旋即像憨憨一样咧嘴笑,“那不勉为其难!不勉为其难!心甘情愿!”


        

秋晚晚有些懊恼地咬着唇瓣,她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嗯啊。”


        

然后,有点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苏南野的心简直快要飞上太空,他整个人都瞬间明媚了起来,要不是现在场合不合适,他恨不得直接把秋晚晚抱起来转圈!


        

但他完全控制不住狂喜的情绪。


        

于是便凑到秋晚晚身边,挑起她的脸蛋又飞速地啄了下她的唇,“啾~”


        

秋晚晚的小脸瞬间像小苹果一样。


        

她嗔怒地踩了下苏南野的脚,“你别闹!好多人呢……”


        

“嘿嘿嘿嘿嘿嘿嘿。”苏南野傻笑。


        

但秋晚晚心里也觉得甜滋滋的,她歪了下脑袋看向旁边的少年,将自己最喜欢的海参肉末饭分给他一份,“你吃这个。”


        

这是小吃货对爱情最大的尊重。


        

……


        

苏西辞亲眼目睹了自家这个憨弟弟跟隔壁的邻家妹妹的小甜蜜。


        

他不由得轻啧了一声,“年轻是好啊。”


        

闻言,坐在他身旁的陆鹤宵睨了他一眼,随后便慢条斯理地敛回了目光,从服务员那里取过一杯酒,“哪里好?”


        

“爱情自由啊。”苏西辞轻撇唇瓣。


        

他说笑着看向陆鹤宵,“不像我,进娱乐圈之后没资格谈恋爱,成天就被你盯着被你盯得死死的,你看我身边有只母蚊子吗?”


        

陆鹤宵低眸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他沉默了半晌,启唇道,“没有母蚊子,可以考虑公的,如果是跟我谈恋爱,作为经纪人我可以放宽对你恋爱管束的要求。”


        

闻言,苏西辞的眸光闪烁了下。


        

自从之前那件事后,他便知道了陆鹤宵对自己的态度,但是却始终躲避不敢回应。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偷偷地问着自己。


        

到底对陆鹤宵是什么样的感情。


        

他说不清楚,若是朋友,似乎早已在朋友之上,若只是工作关系,他却觉得跟他在感情上已经有了不可分割的羁绊。


        

爱情么……


        

苏西辞敛了下眼眸,没有应声。


        

陆鹤宵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男人,看到他再次保持沉默,似早已习惯了,只是自嘲地轻笑了声,他倏然放下酒杯站起身来。


        

苏西辞立刻揪住他的衣角,“你去哪儿?”


        

“你管?”陆鹤宵淡眸睨了他一眼。


        

然后便不管苏西辞的动作,抬步就准备去外面吹吹风,却没想到苏西辞的手倏然往上,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腕,“陆鹤宵。”


        

陆鹤宵的脚步倏然间顿住了。


        

苏西辞唇瓣轻抿,他指腹轻轻摩挲着男人的腕骨,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跳,“我觉得……我好像是喜欢上你了。”


        

陆鹤宵蓦然扭头望向扯住自己的男人。


        

他的心头陡然间跳了下,似有些诧异地看向苏西辞,“我不需要你勉强。”


        

苏西辞的指尖顺着他的手腕缓缓下滑。


        

修长的手指,滑入陆鹤宵的指间,然后单方面与他十指相握了起来。


        

苏西辞倏然仰脸看向男人,勾唇露出恣意的笑容,“经纪人大人,在我身边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见你家辞爷做事勉强过?”


        

陆鹤宵的心弦因这番话陡然震动了下。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立刻反握住苏西辞的手,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十指相握。


        

“这是你说的。”陆鹤宵眼眸微眯,“答应了,就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苏西辞勾唇笑道,“答应了。”


        

不反悔了。


        

他仰首,他低眸,在婚宴的觥筹交错间,他们彼此对视着,殊不知不远处,一道闪光灯悄然亮了起来,“咔嚓——”


        

……


        

姜姒陪阮清颜换好敬酒服后,便以伴娘的身份来帮新郎新娘挡酒。


        

傅景枭和叶夭两人已经敬过了半轮,阮清颜换上长款敬酒礼服,便站回到男人身边挽住他的手臂,“喝多少啦?”


        

“不多。”傅景枭敛眸轻笑了声。


        

他看了眼娇妻的敬酒服,红色礼服搭配金色流苏,以旗袍为原型进行改良的礼服,衬出女孩姣好的身段和白皙的肌肤。


        

傅景枭低眸吻了下她的眼睛,“很漂亮。”


        

“新郎官!”叶夭这时突然点了他的名字,他立刻捕捉到男主角的小动作,“可别趁偷亲新娘时偷懒啊,过来敬酒了。”


        

闻言,傅景枭冷眸睨了他一眼。


        

阮清颜轻弯了下唇瓣,“别喝太多了,不行的话就让叶夭和云谏给你扛。”


        

“我尽量。”傅景枭眼眸里又染上温柔。


        

对待伴郎和新娘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他又捏了捏阮清颜的耳垂,“你别喝。”


        

她的耳垂上挂着精致的古典金色流苏,在礼堂灯光下熠熠闪烁着,很漂亮。


        

阮清颜忙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她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果汁,便也主动陪在傅景枭身边向宾客们敬起酒。


        

大家都知道新娘怀孕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要求她喝,姜姒便承担起代新娘喝酒的责任,于是不得不站在了叶夭身边。


        

叶夭偏头压在她的耳畔,“少喝点。”


        

姜姒没好气地斜眸睨了他一眼,“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也不知道上次拼酒时是谁先认输的!老娘的酒量可好着呢!”


        

叶夭:“……”


        

上次若不是他刻意让着她,主动服输,这女人估计早就喝飘到找不着北了。


        

他似笑非笑,“那上次,是谁喝醉了往我怀里蹭,扯着我的衣角喊……”


        

“叶夭哥哥,抱抱~”


        

“叶夭哥哥,人家要亿个亲亲~”


        

“要不要再喊声哥哥给我听啊,姒宝?”


        

姜姒被叶夭躁得耳根子都发了红,但想起那天晚上,她便又想起忘记吃避孕药的事情,于是有些不自在地闪了下目光。


        

她气得要命,恨不得把酒泼他脸上。


        

但今天是好姐妹的婚礼,她自然不可能在这种场合扫兴,于是便只能拿起酒杯,将这杯酒往自己的肚子里灌了下去。


        

见状,叶夭无奈地勾唇轻笑了声。


        

他正准备抬手拦住她,却见姜姒先他一步自己拿开酒杯,神情似乎陡然一变。


        

叶夭轻蹙眉梢看向她,“怎么了?”


        

姜姒睁大眼眸看了叶夭一眼,然后立刻放下酒杯,捂住嘴巴就往卫生间冲。


        

叶夭见状立刻就急了,他连忙将酒杯也放在桌子上,连招呼都忘记给傅景枭打,就箭步朝姜姒追了过去,“姒宝!”


        

闻声,傅景枭转眸睨了两人一眼。


        

阮清颜立刻挽住他的手臂,“别管他们,你家兄弟难得有机会跟我们家姒姒相处,不过剩下的酒就要拜托云特助啦。”


        

她转眸看了眼站在旁边的云谏。


        

云谏:“……”


        

他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非常清楚,从头到尾都只不过是工具人罢了。


        

……


        

姜姒跑进卫生间便吐得稀里哗啦。


        

叶夭紧紧地蹙起双眉,“怎么回事?吃坏肚子了?我算着你的酒量呢还没多啊。”


        

姜姒在感觉想吐的时候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之前一直陪在阮清颜身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转身轻贴着瓷砖墙壁,神情恍惚,启唇轻轻呢喃一声,“我完了……”


        

“什么完了?”叶夭跟着她一起紧张起来。


        

姜姒缓缓地转眸看向叶夭,那眼神里除了绝望之外,还恨不得将他给生吞一样。


        

她捏了捏拳头,紧盯着他,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道,“我、怀、孕、了!”


        

叶夭:?


        

他蓦地瞪大眼眸,“谁的?”


        

“谁的?”姜姒抄起身后的水杯,直接朝眼前的狗男人扔了过去,“谁的?你说是谁的?你说他、妈、的、是、谁、的!”


        

叶夭整个人都傻站在了那里。


        

水杯擦着他的耳朵扔了过去,他都没有去躲,他旋即转眸看向姜姒,“我的?”


        

是啊,除了他怎么可能还有别人?


        

叶夭立刻握住她的手腕,“我们走。”


        

“去哪儿?”姜姒冷不丁被他扯进了怀里。


        

叶夭简直迫不及待,干脆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去医院!妇产科!”


        

姜姒睁大一双猫眸,“婚礼还没结束呢!你不回去帮枭爷挡酒了啊?”


        

“挡个屁!”叶夭毫不犹豫,“他能有我儿子重要?在我儿子面前他啥也不是!”


        

姜姒:“……”


        

于是两位酒力担当消失在了婚礼上。


        

云谏虽然平时跟傅景枭应酬时,也没少替他陪酒,但现在毕竟是婚礼,有数十桌客人,他一个人自然是应付不太过来。


        

最后就只剩下了傅景枭一个人。


        

……


        

洞房花烛夜。


        

傅景枭回到婚房时,平素沉稳平静的眉眼间已经流露醉意,狭长的眼眸微微泛红,尤其眼角的那抹红无比的撩人。


        

阮清颜扶着他坐到了婚床上。


        

那婚床还被姜姒和秋晚晚洒了不少糖果和干果,她折腾好半天才腾出一片地方。


        

“你先躺会儿,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阮清颜扶着傅景枭躺下,帮他脱掉鞋后正要盖被子,却倏然被男人搂住了腰,一把便捞入了自己的怀里,“别走。”


        

阮清颜猝不及防跌进了男人的怀里。


        

但即便是喝醉了的傅景枭,也仍记得阮清颜怀孕的事情,没敢用力,并旋即将她反压在身下,护在自己怀中生怕她摔着。


        

下一秒就将脑袋埋在她的颈间,“别走。”


        

傅景枭闭着眼眸,他微微仰起下颌,微凉的唇贴在她颈上,但掺着酒劲儿的呼吸却是灼热的,极磨人地轻轻蹭着她。


        

“好,不走。”阮清颜轻轻抱住他。


        

傅景枭的眉眼瞬间便显得乖巧了很多,他轻轻地吻了下女孩的颈,然后向下,唇瓣落在她的锁骨上,大掌开始游移……


        

阮清颜握住他的手,哄道,“我先去给你煮醒酒茶,然后再睡觉好不好?”


        

但是喝醉了酒的傅景枭没有应她。


        

他慢条斯理地撩拨着她的礼服,指尖轻轻捏住拉链,但是又没有继续的动作。


        

阮清颜实在拿喝醉了酒的老公没办法。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尝试着从他的怀抱里钻出来,担心他喝太多酒没吃东西伤胃,想先帮他把酒给解了再想其他。


        

可就在阮清颜刚刚从他怀里钻出来时。


        

却倏然听到身后那低沉的男声,隐隐约约夹杂着些许颤音,“颜颜……”


        

闻声,阮清颜随即转眸看向傅景枭。


        

只见男人侧躺在床上,手紧紧地抓住她的礼服裙摆,用力地将那衣服给攥紧。


        

他闭着眼眸,眼尾仍是因醉意而泛起的一抹红,只是,此刻却有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缓缓地滑落了下来……


        

傅景枭眉目间的神情似乎有些痛苦。


        

并非是喝醉酒的痛苦,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般,紧紧地揪住了他的心脏,疯狂地撕扯着,似乎要将他给撕裂一般。


        

阮清颜正要回来,却是傅景枭倏然先将她拽了回来,然后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切实地感受着她的存在和体温。


        

他嗓音轻颤,“颜颜,求你……别死……求你,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