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97章 「番外1」宝贝降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清颜腹中的宝宝月份逐渐大了。


        

怀双胞胎通常要比其他孕妇辛苦得多,但幸好她是医生,知道该如何给宝宝足够多的营养的同时,保证自己的体重和宝宝的体重,以免到时发生顺产不顺利的情况。


        

孕妇本人每天倒是悠闲自在得很。


        

自从进入凤都中心医学研究院之后,她闲着没事就能如愿以偿地开个瓢。


        

而她之前救治的小糯也健康出院,不再需要高昂医药费的小家伙,被之前抛弃她的父母重新接回了家,她哥哥高兴得要命。


        

倒是苏家和傅家两边为她紧张得不行。


        

苏绍谦冷哼道,“我不管,这事听我的!颜丫头马上就到预产期了不准再往那什么破研究院跑,就在家好好呆着!”


        

“你们看着安排人轮流照顾颜丫头,绝对不能给她自己一个人呆在家的机会!”


        

阮清颜:“……”


        

黎落和温歆在旁边非常赞同地点头。


        

她们一人拉起她的一只手,像说相声一样苦口婆心地劝说,“要是你在研究院时突然要生了我们都不在身边怎么办?”


        

“就是,那里都是一群臭男人又不懂!”


        

“你呆在家里我们就放心了,我跟你妈妈轮流过来照顾你,家里时时刻刻有人陪着,要生了随时都能陪你去医院。”


        

“就是,那破研究院有啥好去的?咱不用那么努力上班赚钱,你爸能养你!”


        

“你就乖乖听我们的话,这段时间待在家哪儿都别去,生完宝宝随便你玩。”


        

“就是,这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阮清颜:“……”


        

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一左一右两个人,一个逗哏一个捧哏,说得头头是道。


        

两人在她耳边嗡嗡的,吵得她头都开始疼了,只能应道,“知道了知道了。”


        

温歆和黎落立刻默契地击了个掌。


        

阮清颜:“……”


        

她眼角轻轻地跳了两下,转眸看向旁边的傅景枭,哪料男人伸手搂过了她的腰,只沉声附和了一句,“她们说得对。”


        

阮清颜气得拧了一下他的小腰。


        

傅景枭没有躲,他无奈地敛眸低低地笑了声,然后握住她不安分的小手,“别闹。”


        

……


        

逐渐临近阮清颜的预产期。


        

傅景枭连公司都不敢去了,时时刻刻陪在阮清颜的身边,每天都盯着日历仔细算她的预产期,生怕不小心耽误了什么。


        

阮清颜斜睨他一眼,“预产期也不一定是准的,如果要生了我会有感觉的。”


        

“什么感觉?”傅景枭偏眸看向她。


        

阮清颜:“……”


        

她又没生过孩子她哪里知道是什么感觉!


        

最多就是根据她现有的医学知识,知道个大概,但肯定不是盯着日历算出来的!


        

“我还是盯预产期吧。”傅景枭沉声道。


        

阮清颜:“……”


        

她伸手轻轻地摸了下圆滚滚的肚子,感觉也劝不住这个狗男人,便由他去了。


        

傅景枭最近连晚上睡觉时都格外小心。


        

他生怕不小心碰到阮清颜的肚子,于是只敢将手轻轻扶在她腰上,生怕她深更半夜突然要临盆,也不敢睡得太熟。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夜晚。


        

阮清颜照旧很早便熟睡了,傅景枭仔细地帮她盖好被子,然后轻手轻脚地上床,仍是极小心地跟她的肚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凌晨三点。


        

阮清颜感觉子宫传来隐隐地阵痛。


        

她在睡梦中轻蹙了下眉,下意识地拉了下傅景枭的衣角,没敢熟睡的男人极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后苏醒了过来。


        

傅景枭低眸望着女孩,“怎么了?”


        

阮清颜抬手摸在自己的肚子上,轻咬着唇瓣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肚子痛。”


        

闻言,傅景枭的心脏立刻便提了起来。


        

肚子痛对孕晚期的女人来说可是大事,他瞬间警惕,“是宝宝踢你了还是……”


        

阮清颜有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宫缩。


        

她紧紧地蹙着眉,痛感越来越明显,她轻轻地喘气唤着他,“傅景枭。”


        

“我感觉我可能快要生了……”她揪住他的衣角,仰脸望向紧张的男人。


        

傅景枭立即便翻身坐起身来。


        

他打开卧室的灯光,然后便看到床单上有零星的血迹,整个人瞬间感觉大脑充血一般,慌乱地拿出手机就要联系妇产科。


        

“我送你去医院。”傅景枭声线紧绷道。


        

他一边给妇产科那边打着电话,一边扶着阮清颜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


        

小两口卧室的动静扰醒了隔壁的黎落。


        

她揉着惺忪地睡眼过来敲了下门,“颜颜怎么了吗?是不是快要生了。”


        

傅景枭箭步走过去给黎落开了房门。


        

他刚挂断医院电话,然后收拾着衣柜里保暖的外套和毛毯,搭在阮清颜的身上,“先去医院,颜颜说她感觉快要生了。”


        

闻言,黎落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她立刻去把温歆摇醒,得知儿媳妇要生了的温歆,用了一秒钟就从梦境里抽离,立刻翻身下床嘴里还念叨着,“快快快,快把保暖的外套和毛毯都拿……”


        

然而她还没说完,就看到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阮清颜,一时间不由得语塞。


        

“待产包待产包!”她转移了注意力。


        

孕妇生产需要提前准备很多东西,黎落和温歆两人有经验,早就做足了准备。


        

傅景枭小心翼翼地将阮清颜抱了起来。


        

然后几人便立刻向凤都医院赶去。


        

而苏家和傅家的其他人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立刻起床收拾了些东西便向医院赶去。


        

……


        

阮清颜的羊水在路上时就已经破了。


        

被提早联系的妇产科,在接到阮清颜的时候,立刻将她送上病床要推进产房。


        

傅景枭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我要跟她一起进去。”


        

“不行!”阮清颜闻言便清醒了大半。


        

开指开得她已经快痛到受不了,但她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医生,别让他进来。”


        

妇产科医生见得多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她便劝说傅景枭道,“傅总,女人生产确实不适合让丈夫陪同,您在产房外面等着就好,有什么事会及时通知您的。”


        

“我……”傅景枭瞬间委屈巴巴。


        

他有做过很多功课,虽然知道生产的画面会有些血腥,但他怎么可能嫌弃阮清颜,只是想在这种时候陪伴在她身边。


        

温歆直接把他给拎开,“凑啥热闹你凑啥热闹!你这么能你咋不替颜颜怀?”


        

“别理他。”傅景枭直接被亲妈丢开了。


        

温歆看着阮清颜,“没事啊宝贝,你进去后听医生和护士的话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就随时让她们出来喊我跟你妈妈。”


        

“嗯。”阮清颜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并没有很怕生孩子,毕竟自己是医生,只是肚子里揣着两个毕竟还是有些紧张。


        

医生将阮清颜推进了产房里。


        

其他人很快便从家里赶了过来,苏北墨箭步流星地跑来,“小妹呢?”


        

“已经送进产房了。”黎落回答道。


        

苏北墨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他微微颔了下首,紧张地向产房那边看了一眼。


        

苏南野来时将秋晚晚也给拐了过来。


        

大家都紧张地在外面等着,但最紧张地肯定还要属傅景枭,他紧紧地盯着产房的门,恨不得能用眼神盯破这扇门一样。


        

里面只时不时传来阮清颜喊痛的声音。


        

傅景枭的心被紧紧地揪起,心脏跟着娇妻喊痛的声音,一起痛了起来。


        

许久后产房里终于出现了哭声——


        

“呜哇——”大家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一半。


        

护士抱着两个宝宝走出产房,傅景枭箭步就要冲进产房去看老婆,却被护士给无情拦住了,“傅总您放心,苏小姐她没事,但现在还不能进去,您稍晚点可以去病房看她。”


        

傅景枭非常不高兴地紧蹙起双眉。


        

他想见老婆的心明显很迫切,护士抱着两个娃上前,“要不您先看看孩子?”


        

傅景枭的目光仍旧落在产房的位置。


        

但门紧闭着他进不去,于是只能勉为其难地将目光移给那两个襁褓里的婴儿。


        

小家伙出生的时候就长得非常漂亮。


        

虽然皮肤有些皱巴,但也远没有别人家小孩刚出生时那么皱,再加上遗传了傅景枭和阮清颜的白皙肌肤,显得更是水灵。


        

傅景枭撩开襁褓低眸看了眼两个小家伙。


        

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戳了下他们的脸蛋,小家伙们早就不哭了,大概是血缘关系,看到爸爸的时候轻轻地挥了下小手。


        

但他们的手还不会用力,不知道该怎么抓住爸爸的手,傅景枭忍不住勾了下唇。


        

他抬眸看向护士,“是男孩还是女孩?”


        

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是两个小公主吧,他就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不仅暖心而且还看起来赏心悦目的……


        

然而就在傅景枭疯狂脑补的时候。


        

护士笑道,“恭喜傅总!这是一对儿双胞胎儿子!您正摸着的这个是哥哥。”


        

闻言,傅景枭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他眼眸倏然眯了下,“你再说一遍?一对儿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