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傅景枭阮清颜 > 第398章 「番外2」宝贝们的名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景枭最近的心情可谓抑郁至极。


        

阮清颜一个孕妇没得什么产后抑郁症,反倒是这位奶爸心情低落到不行,是那种怀疑要不要送去看看精神科的程度。


        

“你不至于吧?”阮清颜睨他两眼。


        

她怀里抱着正在啃手指的弟弟,好笑地打量着傅景枭,“儿子不是也很漂亮吗?”


        

男人闷闷不乐地瞅了他儿子一眼。


        

然后极不满地冷哼一声,“是很漂亮,穿上女装扎两个小辫儿就更漂亮了。”


        

必然听不懂爸爸在说什么的小家伙,还是轻易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于是有些惊恐地睁了睁眼睛,缓缓将正在啃着的手拿了出来。


        

那双水灵的眼睛又圆又亮。


        

阮清颜护着怀里的小家伙,“不可能,我绝不可能让我的儿子跟我三哥一样惨。”


        

苏南野:“……”


        

他恣意地勾了下唇,“枭爷,儿子也是你老婆生的,你这样嫌弃会被家暴的好吗?”


        

也就是阮清颜刚生产完战斗力下降。


        

否则她分分钟痛扁傅景枭,把婚礼那天还没来得及比的枪法先比上。


        

傅景枭:“……”


        

他并没有不喜欢老婆生的儿子。


        

他只是不喜欢儿子。


        

……


        

阮清颜月子里恢复得很好,两个小家伙也长得越来越漂亮,逐渐长开的小脸愈发精致,一双眼睛像极了妈妈的桃花眸。


        

而且还遗传到了她的精髓,眼尾隐隐约约能看到一颗很小很小的泪痣。


        

每天眨巴着那双清澈水灵的眼睛,嘬着奶水的时候,像两只小狐狸精,让傅景枭在旁边看得醋意翻涌起来,“今晚让月嫂带着这两个臭小子去隔壁儿童房睡!”


        

自从宝宝出生之后,傅景枭就再也没有搂着老婆睡过觉,即便在同一张床上时,两人中间也隔着这对小狐狸精。


        

阮清颜情不自禁地笑出声,“你成熟点有个奶爸的样子好不好?宝贝们还没嫌弃你,你倒敢先嫌弃起他们两个了?”


        

她说着便把哥哥丢到傅景枭怀里。


        

某男人表面上极不情愿,但在接过宝贝的时候,那小心翼翼、呵护备至生怕给他摔了的模样还是暴露了他是亲爹这件事。


        

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况且看在他们长得像老婆的面子上。


        

傅景枭抱着嘬完奶水开始嘬手的弟弟,小家伙朝着他软软地一笑,男人不由得轻勾了下唇,但立刻又把笑容敛了回去。


        

小狐狸精!还勾引他亲爸爸!!!


        

他以为这样他就会心软吗?


        

不可能!


        

“他吃饱了吗?”傅景枭眉梢轻蹙,“我看他在嘬手,是不是刚刚还没喝够?”


        

阮清颜美眸轻睨,“你不是不管他们吗?”


        

傅景枭:“……”


        

突然被老婆怼得噎了一下。


        

他傲娇地敛了敛目光,“毕竟是亲生的,再怎么不喜欢也要勉强养一养。”


        

他傅景枭的儿子能在吃这件事上受委屈?


        

“放心吧。”阮清颜懒得拆穿他,“小孩子都喜欢嘬东西,你管管他,手上容易有细菌。”


        

傅景枭一听立刻就支棱了起来。


        

像这种刚出生的人类幼崽最是脆弱,如果不小心感染了细菌肯定是大事。


        

傅景枭立刻把弟弟的手给拔了出来。


        

结果没想到人类幼崽像是被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样,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


        

震天雷一般的哭声将傅景枭吓了一跳。


        

他的心立刻慌了慌,连忙紧张地看了阮清颜一眼,手忙脚乱地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于是干脆把自己的手指塞进他的嘴里。


        

重新有东西嘬了的幼崽,立刻就乖巧地收起了眼泪,抱着爸爸的手开始嘬。


        

阮清颜这时恰好往这边看了一眼,傅景枭立刻紧张地解释,“我洗过手了。”


        

幼崽眨巴着眼睛看了妈妈一眼。


        

超级迷你的小手抱着爸爸的大手,嘬得比刚刚嘬自己的时候还要快乐。


        

阮清颜:“……”


        

她无奈地放下怀里的哥哥起身,去拿了个干净的奶嘴给弟弟抱着嘬。


        

晚上傅景枭还真狠心把他们丢给了月嫂。


        

阮清颜刚洗完澡,便被如饥似渴的男人丢到床上,“颜颜,今晚我们……”


        

阮清颜有些警惕地看了傅景枭两眼。


        

然而某个狗男人,自然清楚跟小娇妻来硬的没有用,于是睫毛迅速垂落了下来。


        

他低首将脑袋埋在阮清颜的颈窝间,手臂环着她纤细的腰,好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狼狗摇着尾巴般,在她怀里撒着娇。


        

“好久没有抱着老婆睡过觉了……”


        

傅景枭的声音很低,隐隐约约带着一点小奶音,撒娇的意味简直不要更明显。


        

阮清颜:“……”


        

一听到他的奶音,她就瞬间败下阵来。


        

偏偏傅景枭的发丝还轻轻磨蹭着她最怕痒的侧颈,时不时便撩拨一下,痒得她心酥。


        

“好不好嘛?”傅景枭轻轻挠着她的腰窝。


        

他微微抬眸望着女人,“只有今晚,明天就把儿子们接回来睡。”


        

当然,明天的事还是要明天再说。


        

阮清颜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她无奈地望着男人,只能松口道,“那好……唔!”


        

结果她话音还未落下就倏然被封住唇瓣!


        

傅景枭旋即翻身压了下来,炙热的吻随后落在她的锁骨上,缓缓向下……


        

阮清颜最终喊着求饶瘫软在了床上。


        

久逢甘霖的男人也终于餍足,他怜惜地轻吻了下娇妻的眉眼,“洗澡吗?”


        

阮清颜只觉得自己腰酸且双腿都在打颤。


        

她趴在被窝里动都不想动,哪怕连动一下手指都要耗费她仅剩不多的精力似的……


        

好半天才瓮声瓮气地道,“抱我。”


        

傅景枭也知道自己今晚有些狠了,他心疼地敛了敛女人的碎发,先去将浴缸里放好了热水,然后才轻手轻脚地将她抱了进去。


        

阮清颜在浴缸里没泡多久就睡着了。


        

傅景枭在外面敲门没人应,自己推开门进来,便见女人躺在浴缸里睡得正是香甜。


        

她窝在浴缸,水面上漂浮着几片好看的玫瑰花瓣,跟白皙的肌肤形成极强的冲击力,让傅景枭不由得紧紧抿起了薄唇。


        

他喉结轻滚,忍了又忍。


        

克制着将她从浴缸里面抱了出来,裹着浴袍擦干净她身上的水后,又仔仔细细地帮她穿好衣服,这才送到了被窝里。


        

即便已经做完了月子也不能让她着凉。


        

傅景枭帮小娇妻盖好被子,然后便转身走进浴室准备冲个冷水澡。


        

但这时隔壁突然一前一后地响起两道震天雷一般的哭声,“呜哇——”


        

傅景枭要进浴室的脚步倏地顿住。


        

他旋即扭头看向儿童房的方向,在听到婴儿哭声的那个瞬间,像是头顶一个开关被摁开了一样,脑瓜子瞬间就“嗡”了起来。


        

“呜哇——”


        

偏偏小家伙的哭声还越来越大。


        

傅景枭的心跟着慌了起来,然而阮清颜实在被他累得不行,即便是两个儿子凄惨的哭声也没能将她从睡梦里给拽回来。


        

男人箭步走到床边,尝试着贴在她耳边轻轻地唤了一声,“颜颜?”


        

阮清颜有些不情愿地伸手推了推。


        

她睡得迷迷糊糊不愿被人打扰,嗓音软软的,“别吵,我要睡觉……”


        

但她苏醒后便听到了儿子的哭声。


        

于是又伸手推搡了两下,“你快点去隔壁看看,让那两个小家伙把嘴闭上。”


        

反正这会儿是谁都别想打扰她睡觉。


        

傅景枭:“……”


        

这要是放在平时,阮清颜绝对立刻起来哄孩子,能直接把老公抛下的那种。


        

但现在儿子什么的压根就不重要。


        

傅景枭抬手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他当然不敢把熟睡的娇妻叫醒,但是听到隔壁儿子的哭声,实在又有些于心不忍……


        

生怕两个小家伙是饿了或者是怎样。


        

最后还是去隔壁看了他们两眼。


        

结果竟然是弟弟半夜尿床,又一脚把哥哥给踹醒了,于是俩人就开始一起哇哇哭。


        

傅·奶爸·枭:“……”


        

他的额角突突突地感觉头都要炸裂。


        

偏偏月嫂还试探性地问他一句,“枭爷,您要不要学学怎么给孩子换尿布?”


        

傅景枭:?


        

他是那种会给熊孩子换尿布的身份吗?


        

但男人最终还是眸光阴郁地看着月嫂,咬牙切齿地问了一句,“怎么换?”


        

于是月嫂便热心地教着他如何换尿布。


        

毕竟阮清颜的月子已经做完了,过段时间月嫂便要离开,总不能一直依靠阮清颜来换尿布,她又总不放心让佣人做,所以……


        

未来的尿布,他傅景枭不换还有谁能换?


        

他会舍得让老婆给儿子换尿布吗?


        

傅景枭给弟弟换好尿布,先哄睡了总骚扰哥哥的弟弟,又哄睡了哼哼唧唧的哥哥。


        

折腾了一小时后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刚刚想冲冷水澡的念头彻底被打消,但跟两个小家伙大战一场后,他又出了一身的汗,便只能去重新洗了个热水澡。


        

此时的阮清颜还在梦里睡得香甜。


        

傅景枭阖了阖眼眸,疲惫地回到被窝将老婆搂入怀里,阮清颜半梦半醒着,“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啊?哄睡了吗?”


        

“睡了。”傅景枭低声回应着。


        

阮清颜听儿子睡了,便也没什么别的要担心的,便在老公怀里美美地睡了过去。


        

害!反正在肚子里的时候都那么坚强,她相信生出来后也脆弱不到哪儿去。


        

活着就行。


        

……


        

很快就要到两个宝宝的百日宴。


        

但是他们的名字,是让苏家和傅家头疼不已的事,苏绍谦和傅成修两人凑在一起,请了许多大师给宝宝们算五行取名字。


        

可怎么都取不到令他们满意的。


        

于是最终的取名权又落回阮清颜的手里。


        

而两家商议后也给出了意见,希望两个宝宝可以一个姓傅,一个姓苏。


        

这也是傅家给予儿媳妇最大的肯定。


        

大佬们纷纷提供思路,想要给这凤都最尊贵的两位少爷赐名。


        

然而亲妈大手一挥,“抽签算了。”


        

两个宝宝:?


        

他们睁着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眨巴着看向自己的亲(?)生(?)妈(?)妈(?)


        

阮清颜认真思索了许久,“你们把那些大师起的名字都摆出来,让他们两个在百日宴上抓阄,抓到哪个就是哪个。”


        

傅景枭:“……”


        

他又头疼地轻轻揉摁着太阳穴。


        

在儿子出生之后,他原以为自己的地位会直线下滑,脑补了很多老婆只要儿子不要自己的场景,却没想到……


        

这个亲妈是真对儿子不上心啊。


        

于是最开始仿佛黑化的傅景枭,却成了家里最在意儿子的人,额角突突跳。


        

阮清颜无辜地眨着眼睛,“百日宴不是有宝宝抓周的环节吗?别人家的宝宝能抓什么算盘、钱之类的,我们不能抓个名字?”


        

苏家人:“……”


        

傅家人:“……”


        

其他大佬们:“……”


        

“要不然你们两个剪子包袱锤吧。”


        

阮清颜继续提着意见,她很认真地看向苏绍谦和傅成修,“谁赢了就用谁请的那个大师取的名,我看这些名字都挺好。”


        

苏绍谦:“……”


        

傅成修:“……”


        

傅景枭感觉自己的头快要裂开了。


        

他阖了阖眼眸,缓了好半晌,忍了又忍忍无可忍,“算了,还是我来取名字吧。”


        

阮清颜瞬间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她兴奋地狠狠拍了下傅景枭的大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来你来。”


        

这种废脑子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傅景枭:“……”


        

他睁开眼眸撩了下眼皮,斜眸睨向旁边的小娇妻,突然就不是很想磨她再生个女儿了。


        

于是全家人都将目光齐刷刷地投给他。


        

眼睛亮晶晶的,等着傅景枭起名。


        

傅景枭看着那两个窝在沙发上的小家伙,弟弟趴在他腿边捣鼓着他的皮带,哥哥扯着弟弟的腿,酷酷的小脸一本正经。


        

他其实早就对宝宝们的名字有了主意。


        

傅景枭将目光分别落在弟弟和哥哥身上,启唇,“苏予枭,傅慕清。”


        

弟弟叫苏予枭。


        

是她赐予他的双胎意外之喜。


        

哥哥叫傅慕清。


        

足以表达他对她的感情。


        

其实,他原本只为女儿准备了名字……


        

傅慕颜。


        

只可惜却得到了两个臭小子。


        

颜对于男孩子来说太小气了。


        

便取了阮清颜的清字。


        

苏予枭,傅慕清——他们爱情的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