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九十九章 地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后正文卷第九十九章地摇夜色似乎被撕裂了。


        

嘈杂忽远忽近。


        

夜色又似乎凝固,如同无所不在的屏障隔绝了喧嚣嘈杂。


        

三皇子掀起帽子,不可置信的问来人:“你说什么?”


        

来人是三皇子蓄养多年,最冷血的杀手,但此时此刻,面色也发白,似乎受到了惊吓。


        

“太子殿下。”他再次颤声说,“死了。”


        

太子死,是三皇子幻想无数次的事,而且此时此刻,他披着夜色奔袭,就是为了送太子去死。


        

但——


        

“谁动手了?”三皇子急道,“我还没下命令呢!”


        

“不是我们,我们没动手呢。”来人忙道,“好像是,意外。”


        

意外?三皇子再次愣了下。


        

“我们没敢靠近,那边是突然乱起来的,有去调动京营,有往京城来,有太监有护卫,还抓了很多人,也戒严了——”


        

“我们冒险钻进去,抓了一个太监问出来,说太子殿下举鼎被砸死了。”


        

来人讲述,这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的他们猝不及防,不知所错。


        

举鼎,三皇子和身边的舅父赵大人对视一眼。


        

赵舅父忽的笑了,笑声越来越大——


        

“一语成谶!”他大笑,“殿下,你可还记得陛下说过的话,说太子一身蛮力,自己养了个公子荡吗?”


        

三皇子道:“记得啊。”


        

何止记得,他还不止一次诅咒,让太子像公子荡那样死去吧。


        

没想到,竟然——


        

“这是天意?”三皇子说,然后也放声大笑,肆无忌惮。


        

这是天意!


        

这是老天要他做太子!


        

这只能说是天意了,赵舅父也无可辩驳,又谨慎问:“确定是真的?不是我们的人暴露了,太子用了障眼法?”


        

太子虽然莽力,但并不蠢,更何况还有杨氏谢氏那么多拥趸。


        

三皇子也冷静下来。


        

来人神情迟疑:“应该不是,狩猎场的乱不像是装的,但,属下也没亲眼看到太子的尸首。”


        

三皇子和赵大人对视一眼。


        

那怎么办?赌一把,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还是按照计划依旧杀进去——


        

真是没想到,明明没有选择的事,竟然有了选择。


        

如果不用动手当恶人,就顺理成章成为太子,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


        

但一旦赌输了,可就没有机会,而且还会引来反噬,死的就是他们了。


        

赵大人当机立断:“杀!”


        

他看向前方浓墨的夜色,白净斯文的脸上一片阴冷。


        

“太子必须死,他的儿子也必须死,斩草要除根。”


        

三皇子哦了声,点点头。


        

“没错,那个小兔崽子,父皇珍爱无比,这么小就带着他读书,而我读书,父皇只会哈哈笑——”他冷冷一笑,“太子死了,有这小东西在,父皇还是不会把我看在眼里。”


        

说罢将帽子罩在头上。


        

“狩猎场里除了野兽,一个活人都不留!”


        

........


        

.........


        

厮杀声让这片的夜色都燃烧起来,但最终还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是陛下的太监们。”赵大人从厮杀的所在疾驰归来,对站在高处旁观的三皇子说,“回宫去跟陛下传达消息,他们动用了京营的兵马护卫,我们这边没能及时拦截,让他们逃过去了。”


        

三皇子神情冷冷:“逃过去又怎样。”


        

他看向京城的方向。


        

“这么晚就不要打扰父皇了,他老人家的身体可经不住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刺激。”


        

“现在禀告一次太子被砸死了,一会儿又禀告一次,太子妃,小殿下死了,多麻烦,还是等人都死光了,天亮了,陛下睡好了,精神了,再一次得知所有的坏消息,受一次刺激,多好。”


        

赵大人哈哈笑:“殿下仁孝。”看向京城的方向,对来人吩咐,“不用追他们了,他们就算进了京城,也是一个死。”


        

敢在外动手,自然是里边已经安排好了,京城,皇城,亦是死路一条。


        

他抬手向狩猎场的方向。


        

今晚就是太子,太子一家的死期。


        

今晚,狩猎场的人们就是猎物,而三皇子,才是真正的猎手。


        

“杀——”


        

.......


        

.......


        

厮杀声传进来的时候,太子妃依旧坐在营帐里一动不动,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殿下——”宫女跌跌撞撞,发鬓凌乱,“有人杀过来了,有人杀过来了——”


        

太子妃似乎没听到,用湿布仔细的擦拭太子的脸。


        

太子的躺在床榻上,衣服已经换过来,干干净净看起来跟往日没什么区别,但他的脸被砸坏了半边,血肉模糊狰狞可怕,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了。


        

“这脸要找仵作们整理一下。”太子妃说。


        

宫女扑倒在太子妃面前,抱住她的腿:“小姐,你快清醒一下,你清醒一下,出事了。”


        

太子妃低头看宫女:“我很清醒,我当然知道出事了。”


        

她的视线再次落在太子身上,忽的笑了笑,这大概是太子跟她在一起最安静的时候,没有人打扰,也没有坐一坐起身就走。


        

她已经不期望会有这一天,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她也从未想过太子会死,没想到,太子,竟然死了。


        

“小姐,太子已经死了,你不能有事了。”宫女起身拉着太子妃,不由分说就带她走,“我们快走,我们快走啊。”


        

“我们走不不了了。”太子妃说,神情悲哀,“太子刚出事,就有人杀过来了,这根本不是巧合,这是预谋,这是要斩草除根——”


        

“我们能逃出去的。”宫女喊,抱住太子妃的胳膊向外拖,“我们能逃出去的。”


        

太子妃被她拉着走出营帐,营帐外到处都是火光,哭声喊声,到处都是奔跑的人,以及到处都是死尸——


        

前方刀光剑影,火光中黑云滚滚从天边压过来,四面八方,无处可逃。


        

“救太子妃啊救太子妃啊。”宫女喊,“护驾,护驾——”


        

但所有人都在疯狂的逃命,没有人理会。


        

护驾,太子已经驾鹤西去,无驾可护了!


        

“殿下。”宫女流泪回头,“别怕,三公子,三公子一定会来救您的。”


        

燕芳啊,太子妃平静的脸上浮现笑容。


        

“是,不怕,还有燕芳在。”她说,在火光暗夜嘈杂中,原本木然的眼熠熠生辉,“我就不会——”


        

她的话没说完,眼前的火光黑暗中,有寒光呼啸而来。


        

宫女一声尖叫,伸手抱住太子妃。


        

........


        

........


        

一道道寒光刺穿了黑压压的乌云,暗夜恍惚被撕裂。


        

乌云四散,但下一刻又凝聚。


        

“保护三皇子!”赵大人厉声喊。


        

三皇子骑在马上,身上染了不少血,他也下场杀人了,杀的真痛快,但眼看就要杀入狩猎场,更能肆意烧杀,身后却被劈开了。


        

“他娘的,是谁?”他骂,抬手擦脸上的血。


        

怎么感觉前后都是人马,到处都在厮杀?


        

他都要分不清到底是谁在杀谁了!


        

前方杀了的混乱,后方越来越逼近,近到竟然有一支箭穿透层层人马射向他,还好舅父时刻跟在身边,伸手将他一拖,险险避开了,擦着他的脸过去了。


        

赵舅父心有余悸,但心神也无比清明。


        

他的视线看向后方,有一个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是,谢燕芳。”他说。


        

那人骑着黑马,散着头发,穿着白衣——确切说,是白色里衣,似乎是在睡梦中起身,连衣服都没有换。


        

他手中握着弓弩,身后背着长刀,黑马身侧悬挂着盾甲。


        

他衣衫不整,又全副武装,从暗夜里杀了过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