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是因为父亲才来到我这里的。”


        

夜色浓浓,火把烈烈的街上,齐公公讲完事情经过,楚昭在一旁补充一句。


        

钟长荣都听傻了,他在城内,从混乱中查探到只言片语,知道是三皇子和太子打起来了,紧闭的城门隔绝消息,不知道太子竟然死了。


        

“钟叔,皇城也被围起来,齐公公信任父亲,所以来这里躲避。”楚昭接着说,“但这里也被人盯上了,所以我带着他们逃出来。”


        

至于具体的事,楚岚动了杀心,萧珣到访等等细节,现在不便多谈。


        

钟长荣收起纷乱思绪,他也不问那么多,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看着楚昭身前坐着的孩童。


        

“臣以性命守护小殿下。”他郑重说。


        

齐公公道:“见到楚小姐,又见到你,我就安心了。”


        

有人在一旁呵了一声。


        

三人转头看,见是那女孩儿,先前说话时她就站在一旁扭着脖子,但不管是楚昭还是钟长荣都没有让她走开,齐公公更不会了,毕竟先前这女孩儿凭空出现救了他们所有人。


        

这女孩儿在旁边扭着脖子竖着耳朵听了全程。


        

太子啊三皇子啊,死啊杀啊活啊的,她也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就是听个热闹,直到听到钟长荣表决心,她才开口。


        

“护什么护啊。”她一脸讥笑,“这城里到处是兵马,不管他们是谁的人,但可以肯定大多数都是对你们不利的,你怎么护啊?就凭你这几个人?”


        

她抬着下巴看钟长荣身后,钟长荣带着十几人进京,而此时只有四人跟着他进城。


        

钟长荣脸色一沉,刀疤狰狞盯着那女孩儿。


        

小曼不怕他:“你不用打我们的主意,我们人也不多,再说了,我们来只是为了——”


        

说到这里时,看了眼楚昭,余下的话没有再说。


        

楚昭似懂非懂看着女孩儿,钟长荣心里却很明白女孩儿的意思,她可不管什么太子小殿下的死活,她只是来护着楚昭的,也只有楚昭的死活能让他们拼命,这些贼——


        

钟长荣咬牙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现在跟他们发脾气也没用,就算加上他们,人手还是不够,三皇子和太子一战,不知道积蓄了多少力量,此时一举爆发,势在必得,极其凶猛。


        

那就只能先躲,京城这么大,靠着这些人手躲应该是能做到的。


        

但楚昭说了,小殿下已经被盯上了,那些人已经围住楚家,此时被除掉了,很快消息传开,那些人不会罢休——


        

钟长荣握着刀,脸上的疤痕跳动,脑子乱轰轰,如果将军在就好了,不会像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钟副将。”齐公公在一旁轻声说,“我们有人手的。”


        

钟副将一怔,楚昭以及小曼都看向他。


        

人手?他们还有什么人手?早有人手也不至于先前如此凶险。


        

齐公公看了眼楚昭:“楚小姐大概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带小殿下来楚家。”他又看向钟长荣,“钟副将应该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楚昭微怔,不是因为对父亲的信任吗?她也看向钟长荣。


        

钟长荣的脸色变了,似乎不可置信又似乎哀伤,神情很是古怪,身子竟然还微微发抖。


        

齐公公看着他,轻声说:“陛下,一直留着,从未舍弃。”


        

钟长荣神情更激动,连话都说不出来,只伸手按住了腰间,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迟疑不敢拿出来。


        

“钟副将。”齐公公看着他,点头,“请召唤楚将军守护陛下,守护大夏吧。”


        

召唤楚将军?


        

楚昭似乎明白什么,又不明白。


        

钟长荣也不说话了,从腰里拿下一根烟炮,用火捻点燃,然后高高举起。


        

那烟炮并不重,但钟长荣的如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伴着一声厉响,烟火在夜空炸裂,五颜六色艳丽,勾勒出火焰燃烧的画面。


        

这一刻,天上地下如同都在燃烧,诡异又炫目。


        

“很久以前,陛下和楚将军冒出一个念头,他们偷偷组建了一支属于他们两人的队伍。”


        

“这个队伍有完备的配置,斥候,刺探,冲锋,驿报等等皆有,成员从各个地方挑选,但又不离开自己的所在,只在现有的身份下多了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就是,龙威军。”


        

燃烧的火焰下,楚昭仰头看着夜空,听着齐公公轻轻地讲述。


        

“他们在必要时刻,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他们手持龙威牌,可以自如来去皇城面圣见君。”


        

“楚岺,表面上是卫将军,但实际上是龙威军的首领。”


        

原来,如此——楚昭攥紧了手,怪不得,怪不得,那一世萧珣会让她做这个皇后。


        

钟长荣仰头看着夜空,他也很多年没有见过龙威火焰令了。


        

他声音沙哑说:“那件事后,虽然陛下跟将军断绝了来往,但将军一直像先前那样,经营规训龙威军,只是从未再动用龙威令。”


        

那件事,楚昭倒是知道,是父亲和皇帝因为剿匪的事起了争执,然后父亲的话惹怒了皇帝,从此后父亲就被弃用。


        

齐公公也看着夜空,他在深宫,而龙威军主要在边郡厮杀,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龙威火焰令。


        

当初火焰令造出来的时候,楚岺跟陛下描述,陛下说真好看,可惜坐在深宫不能看到,楚岺说,那臣来京城给陛下看,陛下当时气骂,在京城用着放火焰令的时候,朕就出事了,需要你来救了,楚岺当时也不怕皇帝骂,笑着说,那臣祝愿陛下一辈子都看不到火焰令。


        

想到这里,齐公公眼圈发红,鼻头酸涩,一辈子这么长,谁能想到陛下果然在京城见到火焰令了。


        

除了遭人算计陷害,动用龙威军搜集对方罪证那几次,楚岺也再没用过京城的龙威军,龙威军如同楚岺一样,被尘封了。


        

“但京城这些楚将军的兵马,陛下一直按照当初楚将军定下的章程,养护着。”他哽咽说,“我带着小殿下逃进城里,躲在楚家,就是因为,这满城唯有一支可信可靠的人马了。”


        

但那一世,齐公公和小殿下没有等来可靠,因为自己的无知,因为楚岚的贪心,因为萧珣的抢先一步——楚昭垂下视线。


        

钟长荣没有再说话,示意身后的四人,那四人也各自拿出烟炮点燃。


        

火焰在空中一朵朵绽放,半边天都燃烧了起来。


        

楚昭看向暗夜,暗夜里四面八方有无数的影子向这边绽开的火焰下聚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