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二十五章 信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昭在大殿前,一直到邓弈的身影消失,还站着不动。


        

殿内传来萧羽读书声,殿外的侍立的太监禁卫安静无声。


        

小曼站在不远处,也不催促。


        

整个皇城安静又祥和,那晚的厮杀翻天覆地毫无痕迹,皇城就是这样,死了立刻就被抹去痕迹,一切都属于新的主人。


        

按照时间算,那一世的这个时候,后宫里已经是新皇后梁氏,此时此刻说不定正在后宫嬉戏。


        

楚昭的耳边似乎响起女子们的欢笑声,她垂在身侧的手攥起来,眼神些许黯然,忽的视线里出现一个身影。


        

看起来走的很慢,但还是一步一步走过来了。


        

楚昭眼底的黯然散去,展颜笑了。


        

“阿九。”她招手。


        

谢燕来皱眉道:“殿下,末将谢燕来。”


        

还喊他小名,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吗?不怕别人斥她没规矩吗?


        

谢燕来眼角的余光溜了四周一圈,太监,禁卫,宫女肃立安静,眼都没抬一下——


        

哼,谢燕来心里嗤声。


        

“谢燕来。”楚昭从善如流,向前迎他一步,“我父亲有回信了吗?”


        

她的眼睛闪闪亮,开心四溢,开心到什么地步呢,谢燕来知道,就算他说没有回信,女孩儿也会依旧开心。


        

因为,有希望吧。


        

信已经送出去了,父亲能看到了,父亲一定会有回应。


        

谢燕来转开视线:“有。”


        

他伸手要拿出信,楚昭已经对他招手:“跟我进来说。”转头向殿内去了。


        

谢燕来看了眼四周,殿外站着的太监,禁卫依旧似乎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而那个宫女甚至盯着他,似乎他不听令,就把他压进去——


        

谢燕来看了眼旁边的屋子,可以隐隐听到先生讲学,以及萧羽的应答声,他抬脚跟上去。


        

在萧羽书房旁边,楚昭也有书房,萧羽在学习,她也在学习。


        

“这边坐。”楚昭招呼他,指着窗边,她自己先过去坐下来。


        

坐就算了,谢燕来走过去不待她再说话,将信递给她:“刚到。”


        

楚昭高兴接过,也不再理会谢燕来,拆开就看。


        

“我——”谢燕来道。


        

那女孩儿嗯嗯两声:“我先看信啊。”


        

谢燕来张张口,不再说话,也没有离开,主要是不方便带张谷进来,张谷都详细转述给他了,万一这女孩儿看了信还有很多话要问呢?虽然都是没必要的话,而且还有另外一件信——


        

他看了眼,楚昭捧着信坐在窗前,看得虔诚又认真,算了,等会儿再说吧。


        

谢燕来收回视线,不能看人,就只能看室内了,室内很明显是刚布置的,书架上琳琅满目,桌案上笔墨纸砚,散落着文卷文册,除此之外,还摆着棋盘琴,甚至还挂着弓和剑,杂乱又透出自在——


        

做什么,读书写字弹琴下棋累了,再拉弓舞剑吗?


        

谢燕来没忍住撇撇嘴。


        

“阿九公子。”阿乐亲自捧着茶凑过来,笑眯眯说,“坐下喝茶。”


        

谢燕来道:“不用。”又皱了皱眉,这茶的味道——


        

“这是药茶。”阿乐笑眯眯说,“你原本旧伤未痊愈,又厮杀一场,所以小姐说了,你的身子要慢慢养,不能不管的。”


        

谢燕来嗤笑一声。


        

“你笑什么?”阿乐不乐意了,“这是我做的药茶,我做的药最厉害了,你先前要不是吃我的药丸,能好这么快,别说厮杀了,你现在指不定刚能走路呢。”


        

以前在路上的时候,这个丫头不是如同哑巴吗?谢燕来竖眉:“怎么就证明是你药的功劳了?难道不是我天赋异禀?”


        

阿乐将茶一递:“你喝啊,你喝了回去感受一下,你身上是不是就没那疼了,你就知道是你天赋异禀,还是我阿乐妙手回春。”


        

他们在这边争执,那边楚昭放下了信,但还有些走神,谢燕来一眼看到,转身道:“张谷不便进来,他都跟我说了,你有什么要问的?”


        

楚昭看向他,眼神飘忽,啊了声,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话,又似乎没听到。


        

谢燕来视线落在她手里的信上,抿了抿嘴,问:“你母亲的事,怎么样?”


        

能让她如此失神的,应该是得到母亲的答案了吧?


        

是生,还是死?


        

楚昭眼神凝聚,看着他,点点头:“我父亲说,我母亲的确不在了。”


        

所以,期待还是有一部分落空了。


        

谢燕来道:“既然你父亲说过了,你就不该听到流言就太相信。”


        

相信这些流言有什么好,只会徒增伤心,不相信就不会有希望,没希望就不会失望。


        

他当初刚到谢家,那些公子小厮哄骗他,你娘没死,拿了很多钱,走了,你快从狗洞爬出去,去找你娘啊。


        

他从来都不信。


        

两人无声相对,阿乐轻轻地将托盘放在桌子上,又轻轻地退后。


        

“不过。”楚昭忽的又绽开笑,“我母亲虽然不在了,但她留下的人还在保护我。”


        

说罢看向殿内站着的小曼。


        

谢燕来也看过来。


        

原本在门边扭着头的小曼,察觉视线看过来,眼瞪圆,警惕:“什么?”


        

“小曼,我父亲告诉我了。”楚昭含笑说,“你不是我父亲的人,你们是我母亲的人。”


        

小曼的眼瞪得更圆了,猫一样绷紧了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什,什么?”


        

“你别怕,我父亲都告诉我了,他不会怪罪你们私自行动。”楚昭含笑说。


        

小曼的脸色变的更古怪了:“你,说,说什么呢!”


        

“我母亲不是传言中的乡野村妇,她虽然出身乡绅,但知书达理博学多才,还乐善好施,父亲说,边郡战乱多,民众流离失所,她养护了很多无家可归的人,失去子女的老人,失去父母的幼童。”楚昭看着信,眼神亮亮地说,“在她死后,这些人知恩图报,愿意跟随将军杀敌,虽然我父亲不同意,但大家都自觉练兵——”


        

她看向小曼。


        

“你们是瞒着我父亲偷偷进京,我父亲说不怪你们,还要多谢你们,说我母亲在泉下也会感谢你们。”


        

小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想发脾气又似乎想笑。


        

“呸。”她说,“谁稀罕你父亲感谢!”


        

她神情毫不掩饰愤怒。


        

楚昭点点头:“我知道,你们恨我父亲,恨他让边郡征战,你们失去了家园亲人,也恨,我母亲的死。”


        

她垂下头看着信上。


        

“我母亲为我父亲操劳分忧,耗损了精神,以至于生我的时候没能闯过鬼门关。”


        

小曼冷笑:“对,没错,要不是你父亲,你母亲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要不是你父亲害我们走投无路,你——”


        

她愤愤一甩袖子,似乎说不下去了,将头狠狠扭过去。


        

楚昭要说什么,一直没说话的谢燕来先开口了。


        

“这个。”他拿出一封信,“张谷说,是你父亲给她的。”


        

他冲扭着头的女孩儿抬了抬下巴。


        

小曼再次转过头来,神情惊讶又似乎怀疑。


        

楚昭倒没有什么惊讶,父亲亲自写信安抚这女孩儿理所应当,看到小曼戒备不接信,她对阿乐示意,阿乐领会,从谢燕来手里拿过信,塞给小曼。


        

“你快看看吧。”她说,“看看我们将军说什么。”


        

小曼要把信扔下,但看着信封上的标记,又停下来,攥着信,哼了声,大步走出去了。


        

阿乐对她的态度丝毫不怪,脾气怪又如何,她可是舍身冲杀保护小姐的命,不像楚棠小姐,脾气好,但出了事别说保护小姐,还会把小姐推出去呢。


        

“她躲起来看信去了。”她说,“我去偷偷看她,免得她撕了。”


        

她走出去站在殿门口的盯着躲在墙角看信的小曼。


        

殿内只剩下楚昭和谢燕来。


        

“燕来。”楚昭说,“坐下说话。”


        

谢燕来皱眉,这一次没有说什么,在楚昭对面坐下来。


        

楚昭指了指桌上,又说:“喝茶啊。”


        

谢燕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差点吐出来,抬袖子掩住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先前做的药差点噎死我,如今这茶又要苦死我!”


        

楚昭一笑,将桌案上的果盘推过来:“有蜜饯,快吃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