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四十七章 客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大锤葛老三在外边安置了人盯着,但对新老大来说毫无作用。


        

新老大安置的人厉害,能及时警戒,但——


        

警戒好像也没用。


        

这是军营,这里都是那女孩儿的人,就算发现了她,又有什么用?


        

新老大插翅也飞不走了。


        

不会狗急跳墙,豁出去拼命吧?


        

丁大锤担心地看女子,却见女子双眼惶惶,毫无先前的光彩——新老大害怕那个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其实也很厉害,那天的围攻那么惨烈,她没有丝毫惊惧,还冷静地救护伤者,而且明明看出他们身份有异,却装作不知道,还敢用他们当护卫——


        

如果说新老大放长线钓大鱼,那这个女孩儿是不是敢引狼入室?这是有信心入室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女孩儿也够机敏,先前对他们并不过问,甚至忽略,新老大这刚来,她就立刻盯上堵住了门。


        

这是要揭破他们了吗?


        

新老大这么害怕,是因为怕生意做不成吧?


        

丁大锤胡思乱想这么多,其实也就一瞬间,那女孩儿的声音再次传来,已经到了营帐门外。


        

喷嚏声只能警戒,却不能阻拦她。


        

“大锤大叔?你在吗?”女声清脆又礼貌,“我方便进来吗?”


        

不方便又能怎样?他们也不能一辈子躲在营帐里啊。


        

丁大锤看了眼新老大,新老大似乎离魂了,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新老大肯定在筹谋妙计。


        

“啊,小姐。”丁大锤磕绊一下,深吸一口气说,“有什么事?”


        

“大叔你在呢。”女孩儿的声音欢快,下一句话就是,“——那我进来了。”


        

伴着说话声音,帘子被掀起了。


        

女孩儿笑盈盈走进来,视线看向室内的三人——


        

丁大锤身子一僵,而僵着的新老大则猛地转过身,背对那女孩儿。


        

女孩儿的视线恰好落在她的后背上。


        

“大叔,你——有客人呐?”她问,眼神好奇。


        

奇怪,丁大锤觉得自己都有错觉了,新老大好像在发抖。


        

“那个,其实,也。”丁大锤只能接着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要当一把好刀,不仅要能杀人,还要会说话。


        

一个优秀的猎户遇到难对付的猎物的时候不要想着跑,而是要迎上去,反而能有生机。


        

丁大锤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看向那女孩儿,挡住了新老大,化被动为主动:“小姐有什么事吩咐?”


        

楚昭笑了,微微歪头越过他看背对而立的女子,随口胡诌:“我听说大叔来客人了,就来看看。”


        

她又肃重神情。


        

“大叔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你们的客人,也是我的座上宾。”


        

说罢对那女子一礼。


        

“小女给客人问好。”


        

这一礼让那女子似乎受惊,她猛地转过身。


        

“不。”她说,伸手抓住了丁大锤的胳膊,“我不是什么客人,我是,来找,我当家的。”


        

当家的.....丁大锤身子僵住了,只觉得被抓住的那只胳膊又被卸了下来。


        

楚昭神情恍然,原来是大叔的媳妇找来了啊。


        

“——阿昭。”


        

小曼的声音在此时传来,人也挟寒风冲进来,看到站在丁大锤身旁的女子,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声音也变得怪异。


        

“你——干什么?”


        

她还是特意避开小曼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楚昭笑了,看着脸和身子都紧张的女孩儿。


        

“小曼,你来得正好。”楚昭拉着小曼的胳膊,说,“丁大叔的媳妇来了。”


        

丁大叔,的,媳妇。


        

小曼僵硬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营帐里的人们,除了楚昭和阿乐,都变得很怪异,但楚昭没有丝毫觉得奇怪,反而露出了然的笑。


        

这群充作护卫的猎户她一直关注着,虽然没有跟他们多说话,旁观这么多天也更确定这些人就是当地的山贼。


        

她当然相信小曼,但也想帮小曼,小曼在不得已的时候用了不得已的手段笼络这群山贼,现在她的危急解除了,这群山贼陷入了危机——被她困住,被兵营困住。


        

他们毕竟是山贼,逼急了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


        

尤其是今天,她和将官说了话,看到在一旁窥探的两个山贼首领——这群人里谁是首领,其实很好辨认——交换眼神神情不对,果然不久后就躲起来说悄悄话去了。


        

无论如何她也要前行,为了避免路途的麻烦,还是快刀斩乱麻,大家互相挑明,开诚布公,重新谈谈条件,然后才可以同心协力,所以她干脆来堵门了。


        

没想到果然堵到特殊情况。


        

楚昭打量着丁大锤身边的女子,那女子穿着打扮也是个猎户,蒙着脸看不清模样,而且察觉到她的视线,似乎紧张又害怕,把头低的更低——


        

还是个害羞的大婶。


        

不用这么紧张嘛。


        

快刀斩乱麻,楚昭看着诸人,说:“我知道你们的身份。”


        

此话一出,诸人的神情更怪异了。


        

楚昭不给大家多想的机会,接着说:“但这不算什么大事,我——”


        

她看着丁大锤,丁大锤媳妇,以及葛老三。


        

“我的身份也隐瞒着。”


        

她说着笑了。


        

“小曼对我隐瞒着你们的身份,但我猜到了,小曼对你们也隐瞒了我的身份,而且你们猜不到。”


        

“所以你们不用紧张,大家既然都有各有身份,那就扯平了。”


        

她说完这些话,室内的人们神情更古怪了,除了那个低着头看不到脸的丁大婶,其他人似乎听懂又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你到底想干什么?”小曼将手一挥,驱散恼人的纷乱,抓住她,“你有什么话,直接来跟我说——”


        

楚昭按住她的手:“小曼,先前是你需要他们帮忙,所以有话你来说,现在是我需要他们帮忙,我必须亲自说。”


        

小曼咬了咬下唇,看了眼丁大锤那边——很快又收回视线,然后转过头哼了声:“有什么区别。”


        

“是诚意嘛。”楚昭说,再看丁大锤,“丁大叔,你们应该知道,我要去云中郡,但前方的路比那晚还要危险,所以我要说服你们,跟我赴险。”


        

原来是要说这个啊,丁大锤心想,今天不仅说谁谁到,同样的话还要听两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