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三十六章 何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启程去荆州前,朱咏先去见郑夏。


        

虽然在朝堂上龙威军讲述完查案没有人理会,但当龙威军把一箱子案卷搬到刑部,刑部接下了。


        

因为还没有最终结案,郑夏还没离开牢房。


        

“这里旳环境,比我住过的所有牢房都好。”郑夏躺在木板床上,对老友笑着说,“如果不是这些锁链,还有门外的兵卫,我都要以为回到咱们当年读书的地方。”


        

朱咏看着床头摆着一摞摞书,有些好笑,笑出来又很悲哀:“你还想着读书呢。”


        

郑夏单手撑着身子坐起来:“我关进牢房里就没有再看过书,这么久了,他们问我最需要什么,我张口就要了书。”


        

朱咏忙扶着他,打量郑夏,郑夏整个人已经瘦得脱相,如果是在外边遇上,朱咏都认不出他。


        

朱咏的视线落在郑夏的左手,干枯僵硬,还少了两根手指。


        

“上次见还好好的。”他嗓子哑痛。


        

“好什么啊,都坏掉了,来到这边,那个丁校尉说,要想保住胳膊,坏掉的手指要砍掉。”郑夏说,自己也看着自己的左手,“砍就砍吧,这手其实也废了。”


        

说到这里看朱咏。


        

“别说这些了,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被重审了?”


        

虽然案子是围绕着他,但他在牢房里与世隔绝,什么都不知道。


        

朱咏将事情的经过讲来,郑夏听得震惊又神情变幻——


        

“所以这次,是,运气——”他低声喃喃。


        

要说运气好,但又觉得,不一定是好运气。


        

这分明是卷入了皇后和朝臣权利争斗之中。


        

“其实我这种人,死了也就死了。”他说,抬头看朱咏,眼中满是自责担忧,“你也被拖累了。”


        

朱咏笑了笑:“是我自己的选择,还有,我已经请皇后恩准,作为钦差去荆州为此案收尾。”


        

郑夏再次惊讶地坐直身子:“你这是何必,虽然被拖累,但你请辞离开京城,那些大人物也不会对你穷追猛打,你怎么反而主动跳进来。”


        

朱咏道:“不管皇后意欲何为,但这次的确是她翻了此冤案,我知道接下来那些人会怎么做,无非是坏皇后的名声,所以我要亲自去给荆州的民众解释,让大家知道皇后是干政,但不是乱政。”


        

郑夏默然,这还是不得不卷入了。


        

朱咏站起来,道:“还有,我也是在做你做的事。”


        

郑夏愣了愣,他做的事?


        

“你满腹学问,甘愿十几年在荆州做个听人使唤的浊官,是为了避免学子们被贪腐耽搁了前程。”朱咏道,看着郑夏一笑,“现在该我去这样做了。”


        

郑夏甘愿碌碌无为,那他朱咏就甘愿声名狼藉。


        

......


        

......


        

朱咏出发去荆州,刑部吏部的人也都向荆州去了,但京城的喧嚣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停下。


        

围绕着这件事各种议论四起。


        

“皇后这样做不对,她怎么能这样做呢?”


        

“皇后怎么不能这样做?因为是女人吗?”


        

“难道女人只能拿着命救小殿下,去边郡杀敌,逼退中山王,但不能在朝堂上开口说一句话?”


        

酒楼茶肆里才张开口的男人们,立刻就被女子们反驳——还不都是那些无所事事整天吃喝玩乐的贵族小姐们,而是沿街提篮叫卖的大姑娘小媳妇,酒楼茶肆的沽酒婆子。


        

没办法,楚后这个女人做了太多本不该女人做的事。


        

“不是能不能的事,是她做得不对。”


        

“朝廷各部各司其职,皇后让龙威军来查办案件,龙威军是什么?是天子卫。”


        

“他们又不是官差,他们却想抓谁就破门而入,私设牢狱,私刑逼供。”


        

“如果说郑夏冤案是有人仗势欺人,那皇后这样做,难道不也是仗势欺人?”


        

当然,这件事不会只停留在女人身份的争论上,穿着儒袍留着美须的文士发出质问后,年轻的女孩儿,抛头露面的妇人们都不敢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街上有兵卫疾驰,当看到他们衣袍上的蟒纹,不用呼喝,人们忙退避,眼神惊恐又畏惧。


        

龙衣卫现在在民众眼里已经不仅仅是天子卫了。


        

除了他们亲眼看到龙衣卫差点和京兵打起来,私下也有很多传言,描述姜祭酒被抓走后多惨,描述龙衣卫在荆州破门灭家,连郡守都被他们一脚踹开,他们说谁有罪,谁就有罪——


        

“已经有人用龙衣卫来吓唬小孩子,说再不听话,就被龙衣卫抓走了。”齐乐云扎着襻膊,握着手中的箭矢低声说。


        

御花园水榭里,楚昭正在举办投壶会。


        

除了临朝听政,楚昭定期会举办宴会,邀请世家命妇们,这倒是皇后该做的事。


        

皇后发了邀请命妇们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前来。


        

来了之后,不愿意讨好皇后的安坐不动,皇后也不介意,自去玩乐,身边也自有愿意陪同的人,毕竟皇后在没当皇后前,就有很多玩伴。


        

闺中少女玩伴有着难以割舍情义,且不因为身份变化而消散。


        

周江将箭矢投出去,稳稳入壶中。


        

“这一个谣言最厉害。”她说,“小孩子并不知道龙衣卫多可怕,只知道抓走可怕,然后街头巷尾人人都这样哄孩子,那龙衣卫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变成了止小儿啼的恶人。”


        

楚棠微微侧过来,低声问楚昭:“我要不要先离开京城,搬去书院?”


        

事关朝堂,又有朝官们背后推手的流言,不是她们这些女孩儿,以及小兔他们在民间街上喊两句就能对抗的。


        

楚昭笑道:“那你先赢了我。”


        

她将箭矢投出去,稳稳入壶。


        

楚棠无奈:“我又不会射箭武功,哪里能跟娘娘您比。”


        

话虽然这样说,她接过宫女们递来的箭矢,兴致勃勃地投壶。


        

楚昭则看向女孩儿们,道:“我知道现在到处都是指责污蔑龙衣卫——”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她现在也跟着称呼龙威军为龙衣卫了,“目的是污蔑我。”


        

这些流言她早就知道了,知道的更多,甚至,还知道一些流言从哪里来的。


        

都记录在册,但没必要破门而入把人都抓起来。


        

“娘娘。”周江忽问,“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这是质问,四周的女孩儿都吓了一跳。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楚昭可不是以前的楚昭,是皇后啊。


        

就连自认为最直爽的齐乐云都脸色变了变,这问得也太直接了吧?能这样问,岂不是认为皇后这样做不对?


        

喜欢下棋的人,想法和做事是跟别人不一样——


        

楚昭现在要打人,应该不用自己动手了,她有龙衣卫,齐乐云闪过这个念头,还下意识看了眼四周。


        

楚昭神情半点没有变,似乎是问下一个谁来投壶这种问题。


        

“你是说郑夏案吗?”她说,“很简单啊,因为这是冤案啊。”


        

周江愣了下。


        

“我发现了这个案有问题。”楚昭接着说,接过宫女递来的箭矢,“正好也有人喊冤,那自然就要查了,就这么简单。”


        

其他女孩儿还有些怔怔,周江已经露出恍然的神情。


        

不是为了争权,不是为了耀武扬威,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冤案,她看到了,她就管了。


        

“我不能看着人喊冤不闻不问。”


        

“莪既然坐在朝堂,看着江山,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于这样做对还是不对。”


        

楚昭看着前方的铜壶,脸上笑意散去。


        

“不该问我,而是该问,本宫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谁让本宫不得不这样做。”


        

“而本宫要做的,只有一个。”


        

她将箭矢投出去,稳稳落在铜壶里。


        

“查明冤案,还无罪者清白,让有罪者难逃。”


        

......


        

......


        

夏日黄昏,在廊下歇凉的周老太爷听完周江的转述,捏着棋子顿了顿。


        

“这样啊。”他说,又摇头一笑,“还真是随心所欲。”又低声喃喃,“帝王心。”


        

周江落了一个棋子,道:“爷爷,我就说了她就是看了冤案要管,不是针对太傅他们,这样做,她也没办法啊,是太傅他们逼得她只能另辟蹊径,要问对错,问太傅去。”


        

周老太爷端详着棋盘,笑道:“要是问太傅,太傅自然会说,冤案他们会查,但皇后不能逾矩。”


        

“规矩规矩,什么规矩。”周江再落棋子,“不就是因为皇后是女人吗?规矩是人定的,皇后也是人,谁说不能重新定规矩。”


        

周老太爷哈哈笑,一看棋盘又瞪眼:“谁给你规矩趁着我分神偷棋!”


        

周江将棋子再落下,一笑:“反正我赢了。”说罢起身拎着裙子小跑而去。


        

周老太爷摇头,等候在院门外的子侄们这才急急进来,询问怎么样,皇后说什么。


        

皇后定期举办宴席招待命妇们,也是通过命妇们让世家了解自己。


        

“阿江直接问了皇后这样做对不对。”周老太爷道。


        

这一句话让子侄们吓了一跳。


        

“这孩子怎么这么鲁莽。”“朝臣们都不指责皇后,她竟然质问。”“我就说不该让她去。”


        

“龙衣卫会不会也来破咱们的门?”


        

周老太爷敲了敲棋盘让诸人住口。


        

“朝臣们不问,不是不敢问,是不屑问,是故意给皇后难堪。”他说,“皇后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问,阿江问得好。”


        

子侄们安静下来,也听懂了周老太爷的意思。


        

“父亲。”一人问,“你的意思是,赞同皇后此举?”


        

周老太爷道:“不是我赞同不赞同。”他看着诸人,“而是皇后此举,没有错。”


        

“怎么没——”子侄们顿时乱纷纷开口,“私卫——”


        

周老太爷拔高声音:“因为她是皇后,是君王。”


        

子侄们顿时一静。


        

周老太爷降低了声音,缓缓道:“你们,以及他们那么多人,是不是忘记了,皇后也是君,而是她这个皇后又是先帝托孤封赐,让她护国扶住小皇帝,不要把她当女人,想一想,君王做事,如果错了,是谁的错?”


        

朝堂上臣子们有一句惯语。


        

臣有罪。


        

“身为朝臣,不谏,不言,不行,还有什么资格说君王有错?”


        

子侄们安静无声,若有所思。


        

这样啊——


        

这样的事发生在很多深宅内院,妇人女子们转述皇后宴席上所见所闻,家里的男人们闭门讨论商议。


        

这样的讨论议论虽然不会四散到酒楼茶肆跟人争执,但却让很多人闭口不言。


        

酒楼茶肆中的愤愤议论依旧,但总觉得像是柴有点湿,燃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皇后纵容龙衣卫这种行径,就是恶行——”酒楼中一个男人拍案愤愤。


        

旁边有人应和。


        

有人低头斟酒不言不语。


        

有人转开视线看窗外:“今天天不错。”


        

也有人干脆放下酒杯:“徐三爷,今日我是来谈生意的,你要是不想谈,咱们就改天再聊,或者让你大哥来,你继续忙你的大事。”


        

愤愤的男人有些气又有些闷,他在家中本就不讨喜,好容易要了一项绸缎生意,不能再拱手让给大哥。


        

“你们家大业大,怎能不关心这件事?”他皱眉说,“万一龙衣卫抄了你们的店铺家业——”


        

先前说话的男人笑了笑:“多谢徐三爷,我们徐家遵纪守法不伤天不害理,问心无愧,无所畏惧。”


        

什么话,说得好像龙衣卫成了替天行道似的,徐三爷要再说什么,转头看窗外天气的那个男人忽的喊道:“看,外边有热闹——”


        

热闹,什么热闹?


        

几人都看向窗外,听的喧哗声从街上传来。


        

“快来看啊——荆州给皇后送来了好大一把伞——”


        

伞?


        

荆州?


        

给皇后送?


        

几人再坐不住,纷纷站到窗边向街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