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九十六章 漩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后正文卷第九十六章漩涡“我等求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臣等冤枉啊。”


        

狩猎场外围来了很多人。


        

除了一些拱卫司兵卫,大多数都是官员们。


        

他们神情愤怒说着什么,还有人在流泪,所以看起来吵闹,但并没有威胁。


        

两个黑衣人从夜色中走过来,看着被兵卫围挡在外边的官员们。


        

“怎么回事?”他们低声问,眼中几分戒备,“他们,察觉到什么了吗?”


        

如果察觉到了,那就直接都杀了吧,不要耽搁时间。


        

夜色起伏,几个潜藏的黑衣人也冒出来。


        

“没有。”他们说道,“是那个朱咏,拱卫司的,惹麻烦了。”


        

两個黑衣人视线凝聚,看到那群官员其实并不是混在一起,很明显分成两方。


        

其中一方官袍在火把照耀下闪光,那是衣袍上的蟒纹。


        

此时不用狩猎场的兵卫喝止,拱卫司的人先开口。


        

“乔大人,你这样鼓动大家这样闹。”朱咏说,“就算见了皇后,也是罪加一等。”


        

听到他这话,官员们更愤怒了。


        

“朱咏!你少在这里恐吓。”一个官员喊道,“我行的端做得正!”


        

另一个胡子花白的官员,声音嘶哑,推开扶着自己的官员:“就算是皇后要问罪,本官也要先参你,朱咏,你滥用职权栽赃陷害刑讯逼供以权谋私——”


        

朱咏跟丁大锤这些兵卫不同,文官出身,就算吵闹成这样,也没有暴怒。


        

“黄大人,说话要讲证据。”他轻声细语说,“我抓乔大人可是有证据的,他与邯郡魏氏有书信来往。”


        

他的话音落,对面的官员们如同油锅里溅水。


        

“你胡说——”“这是你伪造的——”“朱咏!你与人勾结,要夺乔大人家祖传珍宝——”


        

“那人已经承认了,文书你伪造的,是他亲手塞进乔大人书房。”


        

“你想杀人灭口,还好老天有眼被我们提前发现——”


        

在这么多官员咆哮声中,朱咏的声音被淹没。


        

内里的黑衣人也听明白了。


        

他知道朱咏是在邯郡和丁大锤一起查魏氏,案子落定后,丁大锤先回来,朱咏现在也回来了,看来是又在京城里查魏氏同党了,被官员们围攻了。


        

黑衣人没兴趣再听。


        

“将他们赶走。”他低声吩咐。


        

便有黑衣人依言将消息传向前方兵卫那边,但还没传达过去,朱咏猛地越过兵卫向内而来。


        

“我自去跟皇后表明。”他说道,对这些兵卫挥手指使,“拦住他们。”


        

因为这些人没有威胁,兵卫们原本有些漫不经心,朱咏动作又快,一时竟没拦住,刚要追,官员们看到了也蜂拥而来。


        

“我们也要去——”


        

“拦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他要去娘娘面前诋毁栽赃,休要放过他。”


        

“我不信皇后娘娘真要包庇他——”


        

兵卫们忙拦这些人,这些人穿着官袍不带兵器要么瘦弱要么年长,别说打了,稍微用力都不敢,一时间手脚束缚,混乱一片。


        

趁着这混乱,朱咏狂奔向内,几个拱卫司兵卫紧随。


        

“皇后娘娘的位置我们不知道。”他们急问,一面急切地四下看,“指挥使大人在哪里?”


        

朱咏道:“不用找丁大人,我知道。”


        

他没有参与狩猎场布控,但他仔细翻看了这些日子拱卫司的纪录,找到了大概的方位。


        

现在没有时间去找丁大锤他们,只要见到皇后——


        

朱咏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


        

再快些!


        

前方灯火隐隐可见明亮中的营帐,但下一刻路被拦住了。


        

很多人,持箭配刀,宛如一堵墙。


        

朱咏猛地停下来,其他人没收住差点撞到他。


        

怎么了?


        

朱咏看着人墙缓缓让开,一个人走来,他的心终于沉下去。


        

“谢大人。”他说,“果然被关的不是你。”


        

下一刻四周响起弓弩声,跟上来的拱卫司兵卫尚未回过神纷纷倒地,眨眼只剩下朱咏一人。


        

谢燕芳看着他:“是你啊。”点点头,“不错,皇后没有看错你,能察觉不对,又敢冲进来。”


        

朱咏按住身前的腰刀,虽然他只是个文官,配刀只是拱卫司的标志,他从未用过。


        

“谢燕芳。”他沉声喝道,“你要谋反!”


        

谢燕芳笑了:“皇帝是我外甥,身上一半的血是我谢氏,我何必谋反?”说罢摆手,“你是她挑选的人,做事做得也不错,我就不杀你了,留着你,她以后还能用。”


        

但话音未落,朱咏已经拔刀向他扑来大喊:“逆贼受死。”


        

他当然不能杀死谢燕芳,甚至都没能靠近,伴着他的喊声,几个黑衣人跃出,抬手击飞他手里的刀,抬脚将他踢倒在地上,几把刀就落在他的脖颈后。


        

“既然——”谢燕芳皱了皱眉,话没说完,身后响起了嘈杂声。


        

“公子。”一个黑衣人喊道,“是皇后那边。”


        

谢燕芳已经转身疾步而去,衣袍翻飞。


        

黑衣人也没有再理会地上的朱咏,疾步追去。


        

朱咏从地上爬起来,有些站立不稳,适才那黑衣人一脚几乎踢断了他的腿,这些人比丁大锤还厉害呢——


        

丁大锤他们应该已经遭遇不幸了吧。


        

朱咏看向前方营帐所在,那边厮杀喧天,兵器相撞溅起火花,是谁来救皇后了?


        

他从地上抓起自己的刀,虽然他一脚就能被人踹倒,但依旧毫不犹豫地向那边奔去。


        

......


        

......


        

长刀与铁鞭在空中相遇,伴着刺耳的声音,长刀断成两截,铁鞭也飞了出去。


        

这一击让两人都向后退去,两步三步,在地面上滑出一道沟才停下来。


        

裹着一身黑衣的年轻人抬手擦了擦嘴角,但嘴角的血没有擦去,反而半张脸都是血迹。


        

他手上虎口震裂,一手的血。


        

“行啊,杜七。”他说,将手甩了甩,“这几年没少杀人吧,越来越厉害了。”


        

杜七看着眼前的人,眼中震惊又有怒意。


        

“谢燕来,你可长本事了,装死!”他说罢双手在腰间拔出一双软剑,“也好,今日正好让伱死在我手里!”


        

谢燕来飞旋俯身,避开了杜七,伴着剑光急退,一步两步三步,再起身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带血的长剑,寒光闪过,杜七发出一声闷哼,胳膊上血飞溅。


        

四周的厮杀声如同漩涡,将两人卷入其中。


        

奔出营帐,手里还握着笔的楚昭,只来得及看到谢燕来的背影,下一刻背影与刀光剑影混为一体,眼前似真似幻。


        

她没有丝毫迟疑,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就要向漩涡冲去,但下一刻就被飞来的短刀打落,人也踉跄后退,撞在营帐上。


        

谢燕芳从一旁大步而来。


        

“你就不用亲自下场了。”他说,“这么多人为你拼命,你死了,大家一腔心血空付。”


        

楚昭看着他,转身就跑。


        

但她哪里跑得过,没几步就被谢燕芳抓住。


        

“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跟我喊别打了,放过他们。”他有些好笑,说,“怎么转头就跑了?”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会放过他们。”楚昭咬牙说,用力挣扎。


        

她的挣扎根本毫无作用,谢燕芳稳稳牵住她的胳膊,转头看营地里的厮杀,到处是人,到处血肉横飞,但他还是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身影。


        

“你把他藏起来了啊。”他说,笑了笑,“不错,谢燕来死了,与谢氏无关了,活着的就是你的人,你看,他现在来救你了,如果他还是谢燕来,可来不了。”


        

楚昭冷笑道:“我还有更厉害的呢——”


        

伴着这句话,原本拼命要挣脱的女孩儿借着他的拉拽猛地贴近,一手牢牢抱住他的腰,一手狠狠向他脖子扎去。


        

一只笔落在谢燕芳的脖子上,白皙的肌肤,幽蓝的笔尖,相衬下有着诡异的美感,如果再有一滴红红血,必然会更美。


        

可惜笔尖没能更近一步。


        

谢燕芳一手揽着女孩儿,一手握住了她的手,低头看看脖颈。


        

他的眼神似乎跟先前一样淡然,但又似乎有些惊讶。


        

“楚昭。”他说,“你要杀我?”


        

楚昭用力,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如铁钳,她纹丝不能动。


        

“我当然要杀你。”她咬牙说。


        

谢燕芳还在看贴近脖颈的这只笔:“还是见血封喉的毒啊,你是真要我死。”他声音有些怅然,视线看向怀里的女孩儿,“我就没想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