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后 > 第二章 令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后正文卷第二章令新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Θ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楚昭醒的时候不多,但没有再沉入混乱的梦境。


        

她的意识恢复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毒了,还好毒不深,木棉红用了一堆的土法子,虽然不能让她立刻清醒,但不会危及性命。


        

她们逃出了狩猎场,逃出了京城,但身后追兵未断,前方还有拦路关卡。


        

楚昭偶尔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木棉红的马背上疾驰,就是在被抱起来准备赶路。


        

这期间,她看到了小曼,木棉红抱着她的时候,小曼的脸会在眼前晃,还给她喂水,用左手,楚昭看到她右肩裹着伤布——当时在狩猎场,小曼替她挡了谢燕芳射来的箭,穿透了肩头。


        

人还好就好。


        

她还看到丁大锤,丁大锤伤很重,也被人抬着,闹着要大家不要再带着他。


        

“再这样,谁都走不了——”


        

“把我放下了——”


        

后来楚昭就没有再看到丁大锤,也许是木棉红把他藏在某地养伤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楚昭想,他当时喊声中气十足,应该会平安吧。


        

希望会。


        

这一次不知道拱卫司以及禁卫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还有,她一直没有见到谢燕来。


        

她醒来会挣扎着左右看,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谢燕来呢,木棉红会说他在忙在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