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四章 食香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细细看完这一纸勒令,张启面色颇为古怪。


        

正应了李倓方才说的那消息,最近一段时间驿道上出现了一贪食香烛的小鬼,将从驿道走的香火商人的货物啃得七零八乱之后,单凭李倓一家还不足以供应整个永和县的香火需求。


        

永和县自然是少了香火供奉,这对管辖永和县的天庭神仙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件大事。


        

又查探道这香火小鬼近日往张启管辖的地区跑了过来,这不,上头便予了张启这一纸勒令,需得他在三日之内将这香火小鬼的事儿给解决了,否则就拿他是问。


        

张启不免无语,这等事儿一般而言都是城隍爷的工作,什么时候轮到土地的头上来了?这地儿又不是没城隍!


        

再者说了,你永和县也不是没有城隍,让那城隍出城来除了这小鬼不是举手之劳吗?干嘛让我来?


        

不同与土地山神,城隍爷不必非要局促在自己管辖的地区内。毕竟他管得是恶鬼凶煞,要是恶鬼作乱跑出了你管辖的地区,难不成你就停下来不管它了?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土地山神城隍这三个职位虽然看起来是平职,但其实城隍的职位还是要比土地山神高出一头来。


        

细细一想就能晓得,城隍大多设立在城镇之中,城镇人口多,又较为富裕,自然上香供奉的人要比土地山神多得多。


        

若是这三神位是平职,可以随意调动的话,谁都去当城隍了,谁个去做那苦哈哈的山神土地?


        

只不过老白这城隍怎么就设立在了荒郊野外,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些天也没见老白说起过这事儿的由来,张启暗自心想,恐怕也是得罪了哪位领导,专门把他丢在这地儿做城隍来恶心他。


        

此时张启快步走上了山丘,就见老黑正落在自己的土地庙上吞吐着香火,很是快活。


        

张启伸手赶了赶,“别在我头上拉屎,晦气!”


        

“我偏偏要在你头上拉屎!我还要叫我儿子孙子在你头上拉屎!”老黑嘎嘎一声,一伸翅膀,“小的们,换地儿啦!”


        

霎时间,满树的乌鸦胡乱飞起来,如黑云一般一股脑落在了张启的土地庙上,整个儿将土地庙遮挡得严严实实,更像是一座黑坟。


        

张启嘴角抽了抽,奶奶的,迟早一天弄死你!


        

懒得理会这烦人乌鸦,张启跑到城隍庙面前,伸手敲了敲,“老白,老白!”


        

老白的身影很快飘了出来,“怎么了?”


        

张启将那一纸勒令递过去,“你有事儿做了。”


        

老白瞧了两眼,伸出爪子一巴掌将这纸勒令拍飞,“分明就是你的活儿,你推我头上来做甚?”


        

张启道:“我一个土地,哪里有本事跟人小鬼斗智斗勇?咱们三儿,也就你有这本事不是?”


        

土地的术法为求风、乞雨、盼阳、小灵通、小厚土,山神的术法为清明、自然、巍峨、小灵通、小天人。


        

两者的术法都是辅助性的,没什么攻击性,算是文官。


        

而城隍为武官,术法一是驱邪,一是冲煞,一是破障,一是小灵通,一是小幽冥,前三个都是对鬼魅邪祟而言都有致命的效果。


        

尽管没要求说不能学别的术法,可张启还真就没学过其他的。至于老黑,用不着多想,修习这几个山神配套术法他都嫌累,哪里还会去学别的?


        

“什么什么?给我瞧瞧,快点!给我瞧瞧!”老黑瞎凑热闹。


        

张启无奈将这纸勒令递给他,老黑看了两眼,兴奋地嘎嘎叫,“好事,好事啊!许是这些天没活动,身子骨都不灵便了,总算是来了一桩有趣事儿,今日轮到黑爷爷大发神威啦!”


        

张启斜瞥他一眼,嘀咕一句:“也就一只会讲话的乌鸦罢了。”


        

老黑耳朵尖,勃然大怒,“是不是瞧不起人,是不是瞧不起人?小的们!”


        

霎时间就见那漫天乌鸦如黑云密布,乱七八糟的鸦叫声如雷声滚滚,煞是惊人。


        

乖乖,张启愣了愣,心说自己怎么忘了老黑还有这么多小弟?


        

忙安抚下了老黑,转头张启又向老白求教。


        

尽管老白是一个不管事儿的主儿,可也并不吝啬给张启讲一讲这偷吃香烛的小鬼的来历。


        

其实这小鬼名字就叫做食香鬼,吃得不该是香烛,而应当是香火。


        

这饱含人间愿力的香火对食香鬼而言可谓是大补,原先世间有一头法力通天的食香鬼,一张嘴便能吞吐整整一小国的香火愿力,惹得天庭众神很是头疼。


        

至于这永和县的食香鬼怎么不吞香火而专门啃香烛,老白猜测这食香鬼应当是刚降世没多少时间,灵智与小孩无异。只冥冥中感应到自己该吃这类玩意儿,却没分清香烛与香火压根就是天差地别的两样东西。


        

倒是让那些香烛商人白白受了天大的冤屈。


        

先前听闻老白说这食香鬼张嘴可吞吐一国香火,张启实在是吓得不轻,后又听如今这食香鬼只不过是婴幼儿灵智,张启便宽心不少。


        

自己再怎么没本事,对付一个婴幼儿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此时老白又提醒道:“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打不打得过它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怎么才能找到它,找到它之后又怎么才能抓到它!”


        

张启笑道:“这就不劳你多操心了,对付一个婴儿,我自然是有办法。”


        

瞅了一眼勒令,看着其上书着的“近日这食香小鬼已来到尔管辖之地界”这一行字,张启稍稍琢磨了一番,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这食香鬼只敢躲在偏僻的驿道啃食香火,不敢进城,想必也是害怕城中的城隍老爷。而它将驿道来往香烛行商的香烛啃得卖不出去,这些香烛贩子这一段时间也不敢再出去进货,它守在这驿道上便没了吃食。


        

前些日子李倓于此处上了香,今日李倓一行人又在此处上了香,这小鬼循着香火的味道,赶到此处也是必然的。


        

抓住这小鬼喜食香火的这一特点,张启已然是胜券在握。


        

拉着老黑跟老黑叽叽呱呱低声说了两句,两人对视着点了点头,然后各回各位,等着天黑。


        

等到了午夜时分,老黑扑腾着翅膀飞到张启肩上,轻轻啄了啄张启的耳朵,张启便晓得老黑已经准备好了。


        

缓缓一招手,枯木手杖从地下缓缓冒出,感应着枯木手杖里那二十一缕香火,张启轻轻将一缕放了出来。


        

黑暗之中,一缕香火在张启身边轻轻转了一圈,然后缓缓往一块黑色的山石上头飞去。


        

老黑仗着自己黑,趁着这缕香火从自己身边绕过之际偷偷伸出嘴吸了一小半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张启脸色一沉,好你个老黑,你以为我没注意到是吧?等这事儿过完了迟早要让你还回来。


        

正恼着,就听见城隍庙的方向传来了轻轻一声响。


        

老白虽不出手,但提醒一句无碍。


        

这声响就代表着那食香鬼来了。


        

果不其然,周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灰影在山丘下方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没忍住这一缕香火的诱惑,蹑手蹑脚地走了上来。


        

这灰影极为谨慎,恐怕是感受到了此地有城隍庙的缘故,不敢太过放肆。


        

又沉寂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又听见了轻微的响动声,那灰影缓缓走向了那块黑石头,刚面色一喜张嘴准备去咬,就听见一声吼。


        

“给我逮住它!”


        

“小的们,给我上!”


        

那块黑色的巨石猛地炸开,成了一只又一只嘎嘎乱叫的乌鸦。


        

灰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一团如黑潮一般的鸦群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