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五章 亏本买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团火光于山丘之上亮起,张启缓缓走上前,伸手一招,那缕香火便朝着张启的手杖飞了过来。


        

细细感应一番,张启面色黑得厉害。


        

拿出去是一缕,这才多长时间?回来就只剩下半缕了?


        

张启默默转头看向老黑。


        

“看我干吗?”


        

“我的香火少了一半。”


        

老黑如人一般耸了耸翅膀,“又不是我们拿的,你看我干吗?说不定被那食香鬼吃了呢?”


        

末了老黑又嚷嚷道:“小的们,你们有没有偷老张的香火?”


        

“嘎嘎嘎嘎…………”


        

一顿乱七八遭的鸦叫声响起,个个争前恐后证明自己的清白。


        

鸦群之中,有三个个头比其他大了一圈的乌鸦刚准备张嘴,就见一些香火从嘴巴里面冒出来,赶紧闭上嘴,左右环顾,若无其事。


        

张启望向老黑。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黑飞到张启肩膀上,拿翅膀拍了拍张启的后脑勺,“他们还只是孩子,你跟他们计较做什么?再说了,你给这些小辈发点礼物不也是应该的嘛。”


        

好家伙,你这成百上千个小辈,我一一给你们发点礼物,三年白干!


        

懒得理会这没脸没皮的老黑,张启道:“那小鬼呢?”


        

呈一个大黑球状的鸦群缓缓散开,露出了底下惨不忍睹的小鬼模样。


        

这食香鬼与一岁孩子差不多大小,身上满满都是乌鸦脚印,还有一只乌鸦落在它头上如啄木鸟一般往它后脑勺上可劲儿啄。


        

这小鬼哪里受过这等委屈?脸上五官微微挤了挤,然后哇得一声哭出声来,倒是将周围的乌鸦吓了一大跳。


        

老黑跳着脚嘎嘎笑道:“没想到还是一个胆小鬼!嘎嘎,哭鼻子,没志气,生个儿子没肚脐……”


        

周围一众乌鸦附和着老黑,尽数跳着脚嘎嘎扑腾着翅膀嘎嘎叫,就差敲锣打鼓了。


        

张启平白无故被偷了半缕香火本就恼火得紧,又听着这群烦人乌鸦吵个不停,忍不住道:“好啦,别吵啦!”


        

这些乌鸦都是无法无天之徒,张启这一声吼哪里能吓得住它们,倒是将那哇哇哭的食香鬼给吓住不敢再哭了。


        

弯下腰,张启将火把凑到食香鬼面前瞅了瞅。


        

这食香鬼倒没有张启想得那般丑陋狰狞,反倒是显得有些可爱。


        

大大的光头脑袋顶着一根粉红色的小角,两个没有眼白的黑溜溜大眼,嘴巴里还有尖尖的小虎牙。


        

若是忽略掉那头顶上的小角以及没有眼白的眼睛之外,其实这食香小鬼与人类的婴儿压根就一个模样,只是皮肤有些怪异,微微泛着粉红色。


        

“能不能说话?”


        

“啊呀呀——”


        

“会不会说人话?”


        

“啊呀呀——”


        

张启无奈站起身来,倒是有些不知道拿这食香小鬼怎么办了。


        

上头给下的勒令里面只说是解决此事,也没说要如何处置这小鬼。到底是看押,还是直接了当一刀杀了呢?


        

要是这小鬼长得丑陋狰狞一点,凶狠嗜血一点,张启一刀砍了它也没什么压力,只当是为民除害。


        

可这长得肥嘟嘟的这么可爱,一刀杀了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再者,这小鬼也只是啃了一些香烛而已,也没害人不是。


        

老黑兴奋地挥着翅膀,“小的们,今天咱们开荤。一直啃树干啃得鸟嘴疼,今天咱们吃一顿肉!!”


        

那小鬼许是听得懂人话,老黑话音落下之后吓得两只眼睛睁得老大,急急忙忙就要逃,却被一群乌鸦围了起来,压根就逃不出去。


        

张启无奈道:“行了,别吓唬它了。”


        

“谁吓唬它了?”老黑歪着脑袋瞅着他,“我是来真的!做这劳什子山神不能杀生,成天吃那树皮树枝嘴里淡出个鸟来,好容易名正言顺能吃肉了,谁跟你假惺惺的?”


        

张启道:“等等,先别杀。”


        

“干嘛?你要留着养肥了再杀啊?也对,咱们这里这么多张嘴,这小鬼虽然肥,但也没多少肉,分都分不完,养肥了再宰!”


        

那小鬼听着这话更是吓惨了,哆嗦着嘴,险险有吓昏过去的势头。


        

此时老白忽然从城隍庙里走了出来,道:“你若是不忍心,大可以将其养在身边做从将。食香鬼其实少见,培养得当今后有吞天吐地之威能。先前说与你听的那吞吐一国香火的食香鬼,后来正是被冥主收作了从将。如今镇守一方,赫赫威名。”


        

天庭之神分为正神和从将,但从将不属于天庭众神编制,乃是正神的麾下附属,也不由天庭发放工资。


        

就好比杨戬和哮天犬,杨戬为正神,哮天犬为杨戬从将。


        

尽管哮天犬赫赫有名,但天庭也不会管狗粮的。


        

而天庭对正神的从将有很多约束,每个正神的从将数量根据正神的职位都有明确的限制,一经登记在册,除非从将死了,否则不得更改。


        

张启听闻此话之后愣了愣,“我也能有从将吗?”


        

老白回道:“你一个区区九品土地官能有个屁的从将!”


        

张启翻了一个白眼。


        

那你说尼玛呢!


        

老白话锋一转,“不过你养在身边也没关系,等以后职位上去了再进行注册登记便是。”


        

老白说的也对,我不把它带上天庭就好了嘛。就算查到了,我就说我自个养了一个宠物,完全说得过去。


        

不过张启还有一事疑惑,“养小鬼在身边,会不会噬主啊?”


        

“鬼魅阴魂亦是生灵,你养狗也不见得不会被自己的狗咬一口。只要你不养戾气滔天的恶鬼凶煞,诚心对待,便可无碍。”


        

这一来张启便放心了不少,点了点头,冲着那食香鬼道:“我乃天庭正神,果位加身。念你年幼,未做伤天害理之事,又念慈悲为怀之道,今日欲收你为从将。从今往后,你听我一人之令,为我马首是瞻,你可愿意?”


        

小鬼忙点头,一把跑到张启身边,抱住张启的腿就将自己的脑袋往他腿上蹭。


        

跟个小狗似的。


        

张启不免发笑,弯腰将其抱起来,摸了摸它的小角,然后冲着老黑道:“行了行了,让你这些鸦子鸦孙们都散了吧。”


        

老黑不乐意了,眼睛一瞪,“你想吃独食?”


        

“谁想吃独食?听着,现在这食香小鬼乃是我从将,今后不可张口闭口提吃了。这可是杀生。”


        

老黑哼哼一声,吆喝道:“走,小的们,咱们不理会这白眼狼!咱们回家睡觉!”


        

老黑扑腾翅膀飞向那棵巨木,飞过张启头上之际还不忘往站起头上吐一口口水。


        

张启此时没有功夫去跟老黑对骂,伸手揉了揉食香鬼的小肚子,逗得这小鬼咯咯笑。


        

小鬼笑着笑着,忽然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它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眼巴巴地看着张启。


        

饿了是吧?


        

给你吃点什么东西呢?


        

张启身负神位,尽管此身并无多少修为,但也可以做到无惧寒暑,衣不染尘,甚至连饭都不需要吃。


        

每日枯木手杖上都会结出一滴晨露来,饮了这露珠儿,便一日无须进食,还能逐渐改善体质,辟邪去毒。


        

对凡人而言,这也能算作是一味良药。


        

再者这周边的能吃的就只有老黑的子子孙孙们,张启也就没刻意去准备其他吃食。


        

这会儿养了食香鬼,他还真不知道用什么来喂它。


        

老白提醒道:“食香鬼,自然是要食香火了。”


        

香火?


        

张启从手杖之中取出那半缕香火来,刚准备取其中一小部分充作食香鬼吃食,可没想到食香鬼嘴巴一张,直接将这半缕香火吸进肚子里,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开始睡觉了。


        

张启瞪大了眼睛,这就没了?


        

他转头望向老白。


        

老白道:“现在这小鬼还小,一日半缕即可,等大了一点之后,饭量就大了。据说那冥族的食香鬼从将,一顿可食万缕香火。”


        

万缕香火?这自己倾家荡产也养不起啊!


        

张启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没想到自己养了一头吞金兽!


        

这买卖,怎么算都觉得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