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七章 一点功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倓如今也算是春风得意,因为前些日子食香小鬼偷吃香烛的缘故,现在无人出去进香烛货物,怕又被啃了,害得血本无归。


        

如今只有他一人知道这一条偏僻的小道,因此,永和县的香烛生意几乎是被他一家给垄断,这一趟回来,必定挣得钵满盆盈。


        

这人一发财,自然脸上的笑意是收不住的,连带着他身边那几个家丁护卫都笑开了花。


        

若是主子挣了钱,手下必定也有赏赐。


        

虽是将要发财,但李倓还是晓得自己不该忘本,这些钱尽数都是靠此地土地老爷保佑而来的。


        

自遇到了这里的土地之后,福气好似滚滚而来。


        

这香烛生意他一家垄断了,那专门制香烛的地儿积压了大量货物,家家户户抢着把香烛卖于他,自然是让他狠狠杀了一把价钱,这边到了永和县又是一波高价钱卖出,其中利润,可想而知。


        

这还不算什么,大儿子李非凡当上了捕快,如今在官家当差,算是官家人物了。在进货的时候又有家书传来,说是自家小妾有了身孕,李家又开一枝。


        

三喜临门,如何不是福气?


        

想到这里,李倓转头冲着李钰道:“小钰,等会去了土地庙记得要多给土地老爷上几炷香。”


        

“小钰知道啦!”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真乖!”


        

一路喜气洋洋,等近了那山丘之后忽然听见怪异的响声。


        

乐极生悲。


        

李倓面色一变,该不会有什么变动吧?


        

再走近了一些,就见那大花蟒蛇正在山丘底下搬石头,钻山洞。


        

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往前走了,心说这蟒蛇莫不是失心疯了?


        

蟒蛇注意到有人看着它,停下了动作,转头看着来人。


        

李倓吓了一跳,忙道:“蛇大仙,您继续,我们无意啊!”


        

张启此时走了下来,笑道:“无妨,我准许它在此处开一个山洞居住,它如今在开山洞呢。”


        

李倓面色微动,“这……是不是对土地老爷不敬?”


        

张启道:“它也算是得了土地老爷的点拨,于此充作土地老爷的门神。”


        

“原来如此。”


        

李倓想了想,忽然一挥手道:“既然这位蛇大仙如今已是土地老爷座下之徒,于我又有恕命之恩,你们就帮着蛇大仙一起开个山洞出来吧。”


        

张启笑着点点头,这李倓果然算是有眼力见儿的。


        

打洞本就不是蛇类专长,尤其是这种石头颇多的地方。尽管百年修为,这蛇妖忙活一会儿头顶上也隐隐见鲜血渗泌。


        

如今李倓帮它一忙,虽不知道蛇妖是否心存感恩,但也算是借机卖了土地老爷一个面子。


        

再者,若是这蛇妖心存感恩,日后途经此地,便不会与他们为难。


        

只不过出一些苦力,又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何乐而不为?


        

此番过道,李倓自然也是奉上了香火,每人还特意多上了一轮,也就是多上了三炷香,李钰更是听李倓的话总共上了九炷香。


        

先前自己已经存下了二十几缕香火,这几天让食香小鬼吞了三缕,这一轮下来,堪堪也有四十九缕香火,能补足一功绩了。


        

六十四功绩为一功德,九九八十一功德可升为八品太岁,这一功绩,也只能算是起到了宽慰作用而已。


        

可没想到当最后一丝香火没入手杖之中后,在张启的视线中,手杖内部忽然亮起了一点金光。


        

张启愣住了,这是……


        

一点功德?!


        

怎么会?


        

“张仙师?张仙师?”


        

李倓喊了两声。


        

张启强压心中的激动,道:“何事?”


        

李倓回道:“如今天色不早,我等也得启程了。”


        

“无妨,你们自去便可,路上小心。”


        

“大哥哥再见!”


        

“丫头再见。”


        

远望着这商队远走,张启一脚踢开跑过来讨香火吃的食香小鬼,勒令其老实在城隍庙前守着。


        

随后他找了一个借口,施展术法“小厚土”跑远了。


        

张启左右环顾无人,便盘坐在地,一挥手,手中便多了一点亮着金光的功德。


        

香火,实则愿力。


        

若非如此的话,山神一般都设置在深山老林之中,一个人都没有,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有香火,一辈子就只能做个山神?


        

因此香火只能储存在一些特定的容器之中,例如象征他职位的手杖。


        

而愿力,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其实也没什么用。可以吃,还挺香的,但是也只能吃而已。


        

至于食香鬼,它们乃是天地异种,便不再参考范围之内。


        

功德则不同,功德可以纳入体内,可用来驱邪、破煞、增运、添福,甚至可以直接用其修炼。


        

至于功绩?其实还是愿力,只不过是一个数量单位罢了。


        

功德功绩,一字之差,便是云泥。


        

张启瞅着自己手心这一点功德,略显纳闷。


        

若想获得功德,就只有两个办法。


        

一是天降功德。


        

做了一件拯救一方世界的大好事,必定天降功德,亦或是日行一善,不做恶事,死后自然会有功德加身,福泽后人。


        

其二就靠谱多了,老老实实在天庭寻一个职位,自然是有工资。


        

而天庭正神职位分为果位与非果位,果位正神可在凡间修立庙宇雕像,收集香火,但天庭不会再发工资,就好比张启。


        

而非果位正神则只能老老实实拿死工资,就好比就好比张启“乞雨”需要通报的那位上神。


        

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一包干和拿提成的区别。


        

日积月累,等到了数量,便可用这些香火去天庭置换功德。


        

但功德实在难得。


        

包干其实工资并不多,某些地位低下的正神兴许好几年也混不到一点功德。


        

而提成呢?拿土地而言,就算是在人口繁多的地方,也得数年数十年时间。若是不幸,管辖如张启此时这等地方,无特殊机遇的话,这一辈子怕是都见不到一点功德。


        

除这两条路之外,再无其他功德来源。


        

可自己这一点功德是怎么来的呢?


        

根据此身记忆,于天庭之中有一口功德造化池,为天帝、地皇、净母三人共同看管。


        

果位正神于人间收集的香火愿力需投入这功德造化池之中才能转化为功德。


        

又相传,于天地间冥冥之中还有一口功德造化池,用以收集人间怨气化作功德,那些天降的功德便是从这一口功德造化池中来的。


        

难道这另一口功德造化池就在自己身上?


        

张启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


        

毕竟自己的这一点功德也还是愿力转化而来,跟怨气扯不上半点关系。


        

难不成是李倓几人在上香的时候在骂自己?


        

应当不是,若是骂自己的话,自己的手杖也不会收集这些怨气。


        

而且,于天庭造化池,三十六炷香为一缕香火,四十九缕香火为一抹功绩,六十四功绩为一点功德。


        

应当天庭还是克扣了一部分的,肯定不需要六十四功绩,兴许只要三十六功绩便可化一点功德。


        

但自己分明就是一点功绩直接化了一点功德,这可比天庭的功德造化池的转化效率高了六十四倍!!


        

张启忽然心中一动,莫不是功德大法?


        

他此时激动了起来,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功德大法的缘故了。


        

没想到这功德大法还有转化香火愿力为功德的能力,而且转化效率如此之高,简直天方夜谭!


        

若有这功法,自己今后难道还缺功德吗?


        

他现在在意的是第二件事。


        

自己得拿这一点功德做什么呢?


        

存起来?存满九九八十一点功德拿功德换太岁神职位?


        

想了想,张启觉得不大行。


        

要是运气好,每个月都能有这个速度得一点功德的话,不出八年,他就能凑足升职所需的功德。


        

而这个时候,他要是敢去换,就是去找死。


        

倒不是需要解释这些功德是如何来的,天庭准许众神仙私下里拿香火置换功德,反正所有的功德都得从天庭的功德造化池子里面以香火转化而来,没必要如此严苛。


        

只是如今自己在一荒僻地儿做土地,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人间香火愿力?


        

与其将这一点功德存起来,倒不如直接用来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到时候就算是多了功德,也能以自己的实力作为解释。


        

想清楚此中的轻重缓急之后,张启不再犹豫,直接将这点功德纳入体内,不再刻意保存,只任其慢慢发散。


        

霎时间,耳通目明,七窍顺畅。


        

这便是修炼的最好契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