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十章 难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在一个月前就得知了平阳郡大批难民东迁的消息,永和县县令王永德很是捉急。


        

上头已经下发命令了,云凌郡每个市至少要吸收一万人。永和县虽说是县,但因地界缘故,与市级城市平等而待,也要至少吸收一万人。


        

可这么多人该怎么安置呢?


        

如今大翰朝刚立,战事初平,人口锐减,地方倒是有地方住,可这上万人的开销可不算小。


        

尤其是现在工商业还没发展起来的档口,哪里来得那么多活儿给这些灾民来做?满打满算,也只不过是能塞下六千人的空缺,还有四千多人怎么办?难不成全叫这些人去开垦荒地?


        

这也算是一门活计,可开垦荒地与给富家老爷们做帮工可不同,做帮工钱两日结,收入虽少,可养得活自己。


        

这开垦荒地可需要大半年之后才可见收入,这大半年里难不成就靠官家白白养着他们?


        

若是天不遂人愿,收成不好,入不敷出,过冬岂不是有一大批人要活活冻死饿死?


        

每每想到这件事,王永德就头疼得厉害,尽管如今府里库房还有银子,可养着这么多人,能支撑多久的时间?如今刚太平三年,粮仓里面的粮食还没存下来呢!


        

而若是不养,这些灾民饿极了眼,沦为了强盗、小偷、土匪,那便更加动荡了。


        

到时候上头来人一查,高帽子一扣,道,几千个强盗土匪,是要造反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的项上人头只怕是不保。


        

端起茶杯,还未曾喝一口,王永德就重重将其砸在了桌子上,叹了一口气,又骂了一句天杀的杨明义,什么时候造反不好偏生这个时候造反,这不是害人吗?


        

杨明义是前朝一名大将,如今平阳郡的战乱正是此人掀起来的。如今大翰朝已成大势,民心所向,这些前朝余孽就算是再怎么跳也掀不翻这个棋盘。


        

只是这些人就好比跗骨之蛆,总是时不时闹出什么动荡来。


        

就好比一年前,朝内一名正二品的官员在祭祖的时候被人刺杀了,一同去祭祖的老小一个都不剩下,尽数被割了喉咙挂在了树上,连一三岁的孩童都没放过,端的是毫无人性!


        

想到这里,王永德忽然眼皮子一跳。


        

该不会有前朝余孽混在这群灾民里面随着人流没入了个个城市之中吧?


        

于这些吃不饱穿不暖的灾民之中,是最容易冒出那些奇奇怪怪的宗教来。


        

人只在两种情况下最为需要信仰,一是要啥有啥的情况,一是要啥没啥的情况。


        

前一种情况是理智的,而后一种情况完全是盲目。


        

吃不饱也穿不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死了,这个时候不管是邪教也好魔教也罢,只要是能让我现在心里好受一点,我什么都信!


        

尤其是有些修行中人学过一些术法,混在灾民里面用几手最寻常不过的术法就完完全全能让这些灾民五体投地。


        

稍微一点火星子,立马就成燎原之势。


        

王永德眉头锁得更加厉害。


        

这要是让邪教泛滥,这一万灾民也就成了一万滴浓墨。


        

等这一万灾民入了城,自然是墨入清水,晕染开来,将这一整座永和县城变成了不黑不白的灰色地带。


        

其实想制止这一现象也简单,让这一万多灾民吃得饱穿得暖,这邪教自然是开展不起来。


        

可现在愁就愁在没办法让这一万多灾民安居乐业啊!


        

这时候一双白净的袖手轻轻抚上了他的眉心,将其眉心熨平之后轻轻揉捻着他的太阳穴。


        

“老爷,什么事儿让你这么愁啊?”


        

王永德先是一愣,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道:“还不是平阳郡来的那些灾民。”


        

这女子名作徐柳,是王永德续弦的第二位夫人。上一个夫人于五年前战乱之际死了,这徐柳乃是两年前新入门的。


        

徐柳原是前朝富贵小姐,战乱之际险险被几个恶民玷污,被王永德救下,就一直跟在他身后。那时候王永德刚刚亡妻,没有续弦的心思,又不想耽误了她,便让她早点去寻个好人家。


        

徐柳重情重义,直言不讳道今生非王永德不嫁,如今也算是修成了正果。


        

徐柳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终归是有办法的。”


        

王永德又是叹了一口气,其中轻重,他不想与徐柳细说。


        

“老爷什么时候去陪陪壮儿?壮儿这些天成天哭着喊爹爹哩。”


        

壮儿是徐柳去年为王永德新添的儿子,大名叫王学文,因自幼多病,便取了一个叫壮儿的乳名。


        

王永德道:“现在我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去陪他?只好让你多陪他玩玩了。”


        

徐柳不是不明事理的女人,没多说,只点了点头,又道:“明日我带上风娘和壮儿一起去寺庙烧烧香,为这些灾民祈福。指不定上苍恩眷,此事迎难而解了呢?”


        

王永德嗯了一声,“帮我也上三炷香。”


        

这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王永德道了一声请进。


        

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徐柳之后忙躬身一礼,“不想夫人也在,是小人唐突了。”


        

这人名冯明,乃是王永德的账下师爷。


        

“这原是办公事的地方,怎么能说是先生唐突?”末了徐柳冲着王永德道:“既然老爷有要事,那妾身就先行告辞了。”


        

等徐柳走了之后,王永德问那冯明道:“冯先生有何事?”


        

冯明回道:“大人,小人已经安排人去一一拜访过那些商人了。可……”


        

“可什么?”王永德眉头一皱。


        

“可他们都说如今年岁还不太平,家中根本就没有多少余钱,拿不出钱来施舍善粥。”


        

王永德一鼻子火,狠狠拍了拍桌子,“这几年朝廷给他们的便利难道还不多吗?减少关税,降低税收,平时一个个表忠心比谁都能吹,这时候遇上了难事儿就一个个跑得比谁还快!”


        

冯明讲了一句公道话:“其实这些商人也确实是有难处,前些日子几个贩卖香烛的商人血本无归,还有几个商人在驿道上遇到了妖怪,连命都没保住。”


        

王永德听完这话稍稍冷静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如今朝廷刚立,人手不足,斩妖司刚成立还没一年的功夫,也确实是拿不出那么多的人手去对付鬼魅精怪啊。若是熬过这一段时间,自然是国泰民安,可……”


        

王永德张张嘴,却没说话,只摇了摇头。


        

“也不是所有商人都没答应,有一个名叫李倓的商人就答应了在灾民来的第一日施舍一天的善粥。”


        

“李倓?”王永德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眉头微动道:“这人怎么没听说过?”


        

“这人也是咱们县城里的商人,只不过原先都是只做一些小买卖。”


        

“意思是现在做大了?”


        

冯明点点头,“说来倒也稀奇,此人也是做香烛生意的。其他几个做香烛生意的商人都在驿道上撞上了偷食香烛的小鬼,赔得血本无归,就只要他一家的香烛完好无损。这不,如今咱们县城里的香烛生意几乎都被此人给占了。如今他还买下了几个赔本商人的店铺,已经开始自己开店了,颇具规模。”


        

“着实是做大了。”王永德又纳闷道:“怎么他就没有撞上那小鬼呢?”


        

“我也纳闷呢,”冯明回道:“大人您说奇不奇怪,每个商人出去进货卖货,就算运气再好,得了行神眷顾,也总归十次出门也至少有一次不顺吧?况且如今土匪强盗横行,妖怪肆虐,怎么能每次出行都平平安安?”


        

“这人就是每次出行都平平安安?”


        

冯明点了点头,“我问过了,这人的商队着实是次次平安,从来就没有出过岔子!有人说啊,这李倓是真真得了一神仙的保佑,原先虽不说是倒霉吧,但至少总有起起落落。可如今一路顺风顺水。对了,他大儿子,名叫李非凡,如今还在咱们衙门里当差呢!”


        

王永德啧了一声,颇为纳闷。


        

冯明试探性问道:“要不我去查查?”


        

“查个屁!这有什么好查的?”王永德故作恼火道:“只要人家做的正当生意,用的是正当手段,你管人家是祖宗保佑还是上苍显灵呢!”


        

冯明跟了王永德多年,自然是清楚王永德的脾气,忙赔笑道:“是是是,大人说的是。”


        

王永德笑了两声,摇了摇头,又道:“既然这李……”


        

“李倓。”冯明提醒道。


        

“对,李倓。既然这李倓有这份心意,咱们也不能让人心中落了冷。毕竟是他自己挣的银子,大把大把花出去就为一个名声?再且,咱们也要让其他那些商人看看,对咱们官家朝廷好的,咱们官家朝廷要对他更好!”


        

冯明忙道:“小人明白了,我这就去给他李倓颁个奖,先奖励他一千两白银再说,其他以后另算。”


        

王永德笑骂道:“你跟我在这里装什么糊涂?”


        

冯明故作不解道:“不是大人说不能让人心中落了冷吗?”


        

“你出这一千两白银呢?还是我出?”


        

冯明也笑了,“那大人说怎么办?”


        

“他不是有个儿子在衙门当差吗?你稍稍花点心思看看他儿子品行能力怎么样,若是合适,就找个合适的机会提上一提。当然,不管他儿子行不行,总得给人父亲一点暗示的。他儿子有本事,够资格提,就让他知道这事儿使我们出了力的。他儿子若是没本事,没资格提拔,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给了机会,是他儿子自己不争气。不能做了事不让别人知道不是?否则那他娘岂不是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