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十八章 土地老爷喜欢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启没反应过来,但老白既然开口,定然已有了定论。便点点头,道了一声知道了。


        

李倓想到了什么,忙问,“是不是这杯茶水小女喝不得?”


        

看到张启欲言又止,李倓明白了,捶胸跺足道:“我真是傻啊!仙师让小人喝却未曾提及让小女喝,必定是有仙师的道理。可小人却自作聪明,却害了我女儿!我怎么就这么傻!”


        

张启劝道:“你也是一番好心,不必如此。”


        

安慰李倓几句之后张启走进屋子,“茶怎么出问题了?”


        

老白道:“茶本身没问题,她喝了就有问题。这茶是香茶,阴间的茶水,寻常人喝了有通窍明目净心的好处,可她身子虚弱,阳虚而阴旺,喝了这茶,这不就是招鬼吗?”


        

张启明白了。


        

“我猜想,原是一只小鬼缠上了她。这小鬼无甚么修为,刚开始的时候,兴许丫头多晒晒太阳就好了。李倓以为她得了寒冰,将其藏在屋子里。这便让小鬼得了作祟的机会。接着,丫头病得重了,找上了一个道士,自然是随手就除了这小鬼。可丫头的身子骨还没恢复,正这档口,喝了一杯阴间的香茶。这不,五花八门的鬼魅循着味道找了过来,发现这有一个香馍馍等着自己吞,这不,齐整整引自己鬼气上其身了。”


        

张启感慨道:“这就是好心办坏事啊。”


        

老白点头。


        

“如今还有得救吗?”张启又问。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自然是有得救。”


        

“有劳你了。”


        

“全是看在这丫头给我奉上香火的份上,不落忍罢了。”


        

老白随口吐出一口气喷在李钰脸上,就只见丫头的脸五颜六色变化起来。跟随着这颜色变化,一缕缕黑气缓缓浮现。


        

这黑气扭曲交织,竟成了一张巨大的鬼脸。


        

老白独眼之中寒光一闪,低声吼了一声滚!


        

鬼脸不甘消泯,溢散之时,忽然瞥了一眼张启,然后彻底灰飞烟灭。


        

这黑气散去之后,李钰脸上的青紫色也消失不见,但仍是惨白,不见血色。


        

张启从怀里拿出那小瓶儿,“可以拿着露珠儿来补吗?”


        

“半滴就好。”


        

张启点头,小心翼翼把着量将半滴露珠儿滴在李钰唇上,很快,李钰伸出舌头舔了舔,脸色红润了不少。


        

“等着她醒吧,多晒晒太阳。”


        

说完这话,老白身形很快就消散在了原地。


        

张启伸手给李钰抚了抚撇在脸上的一缕发丝,然后缓缓走出门。


        

就见那门被推开的瞬间,李倓忙凑了上前,焦急问道:“敢问仙师,小女怎么样了?”


        

张启道:“已经没有大碍了。”


        

李倓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往屋子里面跑去。刚一脚跨进门,又想起张启先前对自己的叮嘱,愣了下来,转头往张启投去询问的眼神。


        

张启笑道:“已经无碍了。”


        

李倓快步走进门,一路小跑到李钰身边,看着李钰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青紫之色,大松了一口气。


        

伸手摸了摸李钰的小脸,李倓又转头看向张启,小声道:“仙师,小女怎么还没醒?”


        

张启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是是是,是小人太过急切了。”


        

张启没多说,关心则乱,无外如是。


        

顺手掩上了房门,就留给了李倓与李钰独处的时间。


        

就只坐在黑树下一炷香的功夫,李倓走了出来。


        

张启转头看去,“不多陪陪丫头么?”


        

李倓笑了笑,此时他脸上的笑容打心眼里透着一丝轻松。


        

就见他快步走到张启面前,忽然双膝跪下。


        

张启一愣,忙起身将李倓扶起来,“李掌柜,你这是做什么?”


        

“多谢先是救小女一命,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


        

说着,他声音就开始透着一丝哽咽。


        

张启道:“若说谢我,还不如去谢谢城隍老爷。丫头的病,还是城隍老爷伸了援手才能彻底根治。”


        

李倓听闻此话,忙快步走到城隍庙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张启隐约看见庙头老白的身影浮现,但很快散去。


        

在城隍庙前磕过头之后,李倓又一一在土地老爷,山神老爷的庙前拜过,许下自己定然日日派人奉上香火的承诺,激动的心情才逐渐平稳了下来。


        

李倓忽然想起什么,问张启道:“敢问仙师,小女的病,真是邪气上身吗?”


        

张启点头,“确实是邪气上身。”


        

李倓皱着眉头,“可小女平时根本就没有触碰什么邪异古怪,怎么会沾染上这种东西?”


        

张启没说是因为李倓那一杯香茶的缘故,担心这位父亲会因此内疚,只道:“有些鬼魅专靠吸人阳气来增进自己的修为,不缠上你女儿,也会缠上其他人。只不过是丫头运气不好,恰巧就被那鬼魅撞上了而已。”


        

“原来如此。”李倓点点头,又忙问:“那小女今后是不是……”


        

听李倓谈及此事,张启稍稍一愣。


        

他倒是忘了还有这一遭。


        

如今尽管是将李钰身上的鬼气给除去了,可那鬼还在永和县,再让李钰回去,岂不似羊入虎口么?


        

“仙师?是不是小女这病……”


        

张启犹豫片刻,仍是耿直点了点头,道:“如今施展的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若是没法灭了那鬼魅,恐怕今后你女儿还是会被鬼魅缠上。”


        

李倓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这这这……这可该如何是好?就不能除了这害人的妖孽吗?”


        

张启也有些为难,自己铁定是打不过那千年老鬼的,况且自己也不能出这片地界。老白倒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可他帮李钰驱邪他乐意,要是专门跑到永和县去除鬼的话,怕是不好说了。


        

“你自是知道一方神祇管一方水土,这永和县,三位神灵大人是管不着的。”想了想,张启道:“你若是信得过我的话,可以让丫头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此地三神庇佑,它是不敢来捣乱的。”


        

李倓有些犹豫,“这……方便吗?不会对土地老爷他们不敬吧?”


        

“无事,”张启微笑道:“早之前就说过,土地老爷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