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十九章 远凡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倓有些不舍,在这山丘上又呆了几刻钟的时间,想着自己一个凡人在这地方呆得太久恐怕有失敬畏,便有一一拜过三神之后一步三回头。


        

张启劝道:“如今你就要在这附近修客栈酒楼,离得不远,时常可以来看看,何必如此呢?”


        

李倓只是笑笑,没说话。


        

临走时的背影倒是显得有些落寞。


        

这时候老白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张启身边,他目光深邃看着李倓的背影,道“一入仙途凡尘远呐,红尘万里无故人。老张,这事儿,可得给你算因果了。”


        

张启皱眉,“这能算是什么因果?”


        

老黑扑腾着翅膀飞了下来,扯着沙哑的嗓门嚷嚷道:“今日你将这丫头留了下来,今后这丫头的命运可就因你这随口一言而改变。”


        

老白点头,“老黑说了一句实在话,丫头留在了这里,也算是踏入了仙途。今后是好是坏,都要与你扯上关系。是好,你得功德,是坏,你沾业火。”


        

张启仍是纳闷,“这丫头不就是在这里留几天而已吗?有什么好不好坏不坏的?无非就是避一避那永和县的千年老鬼罢了,等过些日子,将她送回去不就成了。”


        

老白道:“若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老黑煞有介事点点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张启对这两人的言论嗤之以鼻,懒得多说,只想起了一件事儿,纳闷道:


        

“那鬼脸是不是被你打散之前看了我一眼?”


        

“对啊,你才想起来?”


        

“我没放心上。”张启回道:“他看我做什么?”


        

“记下你的脸,以后好报仇呗。”


        

“不是,又不是我在驱邪,记我的仇做什么?”


        

“打不过我,退而求其次。”


        

“……”


        

人总是古古怪怪,总有一些人欺软怕硬,怎么就不敢记下老白的脸呢?


        

老黑嘎嘎道:“老张是被恶鬼盯上了?”


        

老白点头,“千年修为,法力高深,他不是对手。”


        

张启道:“我乃天庭正神,果位加身,他敢对我出手么?”


        

“名号说在再响当当,也只不过是天庭一九品小官而已,多如牛毛。杀了你,然后往那阴间无间之地一躲,难不成天庭还能为了你将整个无间之地翻过来不成?到头来,还是得看实力。”


        

老黑点头,“就是就是,以前那山神结了一枚果子被我给吃了,天庭也没对我下手啊,如今我不也还活得好好的?”


        

老白白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那山神也是千年修为,你吞下的灵果内自然也有千年的修为。可那老鬼千年修为可作威作福,你千年修为就只是为了让你能说话吗?”


        

老黑不乐意了,“关你屁事儿?”


        

“占着茅坑不拉屎,我头一个见不得。”


        

“来来来,你拉屎,你来!我倒要看看你一个鬼魅怎么拉得出屎来!给我看一个!”


        

张启无奈道:“行了,别吵了,有什么好吵的?个人有个人的活法。”


        

“老张你干嘛?你说我干嘛?你没瞧出来吗?老白他这段时间总是针对我!”


        

张启一阵头疼,老白是认定死理不松嘴的主儿,老黑也是软硬不吃的混账,这两人吵起来,少能吵个一天。


        

“可永和县内一千年老鬼在作乱,永和县城隍不管吗?”张启只得抛出这个问题来转移话题。


        

老白也是一脸纳闷,“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点儿。若说鬼魅生前蒙冤而终,死后化作厉鬼报仇这也就罢了,历来城隍都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这数个法力高深的鬼修盯上了一阳间小女孩儿,个个都伸出了毒手,这等事儿,他怎么还不管?”


        

“难不成是请假玩儿去了?”老黑道。


        

老白瞥他一眼,“你以为谁跟你一样?”


        

老黑勃然大怒,跳着脚哇哇大叫,“老张,你看他是不是针对我?!”


        

张启只当没听见,道:“老黑说的其实也有道理,李倓同我讲过,前一段时间他日日请人去城隍庙中烧香祈福,可一直无甚作用。若是永和县城隍还在永和县的话,不可能不知晓此事。”


        

老白点头,“这就怪了,城隍与你们山神土地不同,你们是阳间的官,其实我们算是阴间的。尽管是管辖阳间地界,可平时并不在阳间逗留,而是去往阴间。无论在阴间走了多远,只要有人烧香求城隍除魔,自然能知晓。若是一次两次,兴许没放在心上。可若是每日都上香祈愿,若是城隍爷还是没动作,这就是古怪了。”


        

“莫不是死了?”老黑道。


        

“难怪世上都说乌鸦不是什么好东西,嘴巴这么毒,不会说点好听的?”


        

“我日你祖宗,好听么?”


        

老白懒得理他,转身回了城隍庙,眼不见为净。


        

老黑自认为今日老白终于服了软,很是得意。伸了伸脖子,展了展翅膀,扑腾飞上树梢去了。


        

此时张启正想着先前老白说的那话。


        

“一入仙途凡尘远,红尘万里无故人。”


        

先前他想着说就只留李钰在这儿避一避那千年老鬼,等永和县的城隍除了那老鬼之后就将李钰送回去,顶多也不过七八天的时间。


        

如今看来,那永和县的城隍不见了踪迹,这千年老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除去,李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送回李倓家中。


        

这便是在这里长住了?


        

张启有些摸不定,难不成还真有冥冥中的因果定论?


        

想了想,张启又是一笑。


        

自己真是傻子,凭什么李钰这丫头在这里住一会儿就得修行呢?平常让老黑跟老白两人少出来做点妖,白天就拉着李钰去修筑商铺的那里去转一转,避开这两人就行了不是?


        

况且,天庭不不会总让那千年老鬼在永和县肆意妄为吧?如今永和县的城隍不顶用,自然会派遣一个新的城隍下来。


        

就算天庭不不知道永和县的情况,自己通报一嘴不就完了么?


        

这样看来,这丫头在这里也住不了多长的时间。


        

自己还真是被老白说的有些钻牛角尖了。


        

笑着摇摇头,张启缓缓走进木屋,这时候看见李钰这丫头眼皮微动,缓缓睁开了眼。


        

“丫头?行了?”


        

“大哥哥……”


        

李钰的声音仍然透着一股子虚弱。


        

“好好休息一会儿,如今你身子骨还不大好哩。”


        

李钰嗯了一声,忽然左右环顾着,眼神之中透着一丝迷惑。


        

张启只以为这丫头恐怕不知道如今身在何处,刚准备说你如今在山丘上之际,就听李钰忽然开口道:“白狼叔叔呢?”


        

张启愣住了。


        

………………


        

这日,李倓喝了酒,醉醺醺回了家。


        

他夫人搀扶着他,一面抱怨说怎么喝这么醉,一面拿热毛巾给他擦脸。


        

李倓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半是开心,半是伤心。


        

这日他依稀晓得,自己那女儿,要远了这凡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