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二十三章 闲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冯明二人并未聊多长的时间,冯明赶着要去忙活,临走之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张启将自己的歉意给鸦神带到。


        

李倓其实也没多闲,这边留在这里的灾民大部分都是他的工人,他得将这些人都安顿好,否则出了乱子,他是要惹麻烦的。


        

与这二人辞别之后,张启转身,就依稀瞅见远处一块石头上面站着一只黑色的乌鸦,乌鸦旁面隐约有一头白狼的影子。


        

自然是老黑与老白了。


        

张启远远叮嘱小鬼一声让他不要乱跑,跟紧点小李钰,然后拄着手杖缓缓往老黑与老白的方向走去。


        

老白无言蹲立在一旁,而老黑则是张嘴吞吐着浓厚的香火愿力。


        

方才上万灾民齐齐叩拜他之际,他可是得了不少的愿力,看得张启都有些眼红。


        

只这一下,香火也得有不少功绩了,放在张启这里就是几点功德。


        

好歹他为了此事忙前忙后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凑足一功绩的香火,倒是让老黑捡了一个便宜。


        

“如今老黑的名声可算是大了。”


        

张启寻了一块石头坐下,将手杖搁置在身边,打趣道。


        

老黑仰着脑袋,“那是!”


        

言语之中很是得意。


        

张启忽然好奇道:“前些时候大花准备吃人的时候你没管,怎么这会儿你倒是管起这事儿来了?”


        

话音落下,就只听见身旁一阵骚动。转头一看,就见大花正在不远处一脸不安地摆动着身子。


        

张启忙笑道:“这话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不必放在心上。”


        

这时候老白接着张启上一句问话道:“妖怪吃人是规则准许的事情,而这些秃鹫袭击灾民则不然。秃鹫本就是吃尸体的,若是盯上了一个两个还没落气的灾民也无伤大雅。可这成百上千的秃鹫群对所有灾民发动了袭击,这便是逾矩了。”


        

张启点点头,明白了过来。


        

“说到底,还是那领头的秃鹫妖在作怪,若非它的话,这些秃鹫群也不会对灾民发起主动袭击。兴许是那秃鹫妖看着这些灾民有了饭食,又于此地定居了下来。想着说今后就再没这么后的长期伙食了,终于按捺不住。”


        

张启道:“说起那领头的秃鹫妖来,老黑你平时不显山不漏水,没想到也是有一身好本事的。”


        

“区区小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白冷讽道:“你也好意思说,你吞了前山神千年修为在这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二三十年修为的小妖,连灵智都未通,否则也不至于在此地撒野。就这种货,大花一尾巴都能拍死五六个。杀一个这样的小妖怪还得使出全身解数来,很有成就么?”


        

老黑瞪着眼睛看着老白,“干你什么事儿?你怎么知道我使出了全身解数?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牛刀小试呢?大花一尾巴能拍死五六个怎么了?别人不知道吗?你说出来显得你很能吗?嫉妒!你就是嫉妒我得了这么多的香火!”


        

张启笑着打断这两人吵嘴,“行了行了,今日是好时节,为了这一件事有什么好吵吵的?老黑,那些秃鹫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就由着它们在这块地方上活着呗!平时遇到有什么害人的妖怪之后过来通个信儿就好了,难不成我还管他们吃喝拉撒啊?那不掉份儿了么?”


        

“你不打算管?”


        

“无甚么好管的,这些大块头,丑得很,看着就烦,不想管。”


        

行吧,想来老黑也不是什么管事的主儿。先前秃鹫群袭击灾民老黑出手的时候,张启还只以为看错了,这厮能有这么主动?


        

如今他惩罚这些余下的秃鹫在此地守护百年,可不晓得这些秃鹫会生出什么乱子。


        

要晓得,在这地方,原是没有秃鹫这玩意儿的,因为这边野外极少有尸体,城内自然是不必说,这些秃鹫只是一路跟着灾民吃倒在地上起不来的人的尸体才到了这里。


        

看来这事儿今后还得自己多上上心了,谁知道这秃鹫群之中有没有第二个成了精的秃鹫,别到时候因为这些秃鹫出了大麻烦就坏事了。


        

这地儿今后可是要定居下少说一千多人的!


        

转头看着那些灾民,此时大部分的灾民都已经吃饱喝足寻了一个帐篷开始休息了,有一些个挎着木箱子的赤脚医生在人群中转悠,给生病的灾民治病,预防可能会有的瘟疫。


        

又瞅着小李钰与李倓撞上了面,食香小鬼将自己装进了大布袋子里面疯闹。


        

张启笑笑,起身道:“成了没啥好看的了,回吧。”


        

老白身形一隐,很快消失不见。


        

老黑扑腾扑腾翅膀,正欲起飞之际问道:“丫头呢?不回么?”


        

“今日她爹爹在这里,就由她跟她爹爹聚一聚嘛。”


        

“说起丫头,”消失不见的老白冷不丁在张启身边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老白你不是走了么?怎么神出鬼没?吓我一跳。”


        

“我本就是鬼,神出鬼没很正常。我说的是丫头修行的事情。丫头是好苗子,可别浪费了。”


        

“你也晓得你是鬼,如今大太阳,也不晓得避讳一下。丫头的事儿,顺其自然吧,我现在也不晓得怎么做才好。何必要修行呢?做一个凡人也不错。”


        

“无甚么好避讳的,天雷也落不到我的头上。既然如此,丫头的事情我也不管了,你沾染上的因果,你自己看着办。对了,我倒是有几门施舍她的功法,若是她想学,你不可阻拦。”


        

张启瞪着眼睛看着老白,“我刚来此地的时候没功法修行,你怎么不将这几门功法让我修习?”


        

“你又没问我。”


        

“我没问么?”


        

“没,你一直都没问我。对了,你方才的意思是你如今有功法了是么?从哪里得来的?”


        

张启耸耸肩,没吭声。


        

老白也不多问,只道了一声走了,然后身影就不见了。


        

老黑歪着头听了半晌,也道了一声走了,然后就扑腾翅膀飞走了。


        

张启哼哼两声,这年头,谁个还没有半点代步的法子了?


        

默念一声咒语,张启很快没入了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只余下大花慢悠悠游着身子于此荒野之中蜿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