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二十五章 凭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着老黑的话,张启与老白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挪步去山下看了看。


        

张启伸着脑袋往那石头缝里面瞧,那株小柳树依旧翠绿,并没有什么异常,便转头以纳闷的目光看着老黑。


        

老白也是一脸纳闷,这也没什么差别啊?


        

什么活不活的?老黑今天是得了失心疯吧?


        

老黑忙道:“现在看是看不出什么来,你看我吐一点香火愿力上去就不同了。”


        

说着老黑跳到石头上,伸长了脖子,张着嘴,作势就要往柳树上吐香火。


        

张启与老白赶紧睁大了眼睛盯着,生怕错过这柳树“活”的一瞬间。


        

大花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瞅了一眼,然后懒洋洋卧在石头上晒太阳。


        

不多时,没听见什么动静,大花又伸长了脖子看了那头一眼,结果就瞧见那三人还是同样的模样趴着,一动不动。


        

大花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眼花了。


        

张启沉默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道:“老黑你奶奶的,你倒是吐啊!”


        

老白也不耐道:“你到底吐不吐?”


        

老黑闭上了嘴,往后跳了一步,“凭什么又要我出香火?刚刚我就出了不少香火了,这次轮到你们来!”


        

张启语气一滞,“不过是一点香火而已,你怎恁么抠门?就吃不得一点亏?”


        

“不过是一点香火而已,你怎么不出?”老黑理直气壮。


        

张启恼火道:“懒得跟你这个铁公鸡说了,你不乐意出这一点香火你为什么不说呢?我眼睛都干了!”


        

老白道:“幸好,我是鬼,我眼睛不用干。”


        

张启无奈摇摇头,拿手杖轻轻一点,一道细细的香火愿力便缓缓飘到了这株小幼苗上。


        

就在这缕香火接触到小幼苗的瞬间,这株小幼苗忽然摇摆着枝丫,竟然如人一般跳起舞来!


        

张启愣住了,左右环顾,“起风了么?”


        

“没风!”


        

“没风她怎么动了?”


        

“我就说是活了呗,你们还不信!”


        

不多时,这一点香火愿力消失无踪,小柳树儿也渐渐沉寂了下去。


        

老白目光深邃,忽然道:“老张,你再弄一点香火滋养这株小柳树。”


        

“就是,”老黑道:“就这一点点香火够谁吃呢?多弄点!”


        

张启点点头,伸出手杖正准备又送一缕香火出来,忽然一愣。


        

他忘了自己的香火已经化作一点功德了,而剩余的香火压根就没多少了。


        

先前送出去的那一点香火就已经占了剩余的七八成还多。


        

总不能拿出一点功德来吧?这多吓人?


        

老黑与老白瞪大了眼睛瞅着幼苗儿……


        

半晌之后……


        

两人缓缓转头看向张启……


        

“你踏马的到底放不放香火?”


        

“你倒是将香火放出来啊?你杵着这根土地拐杖干嘛?仙人指路呢?我眼睛都干啦!”


        

“还好,我是鬼,我不会干。”


        

张启缓缓收了手杖,转头面无表情看着老白。


        

老白一愣,“你看我干嘛?”


        

张启强忍羞耻,一本正经道:“凭什么又是我来?”


        

老白险险被气笑了,“老张你什么时候学了老黑的做派?不就是一点香火么?至于吗?”


        

张启机械般转头目视前方,“不过是一点……”


        

后面的话实在是没脸说出来了。


        

“好好好!”老白一脸喊了三声好,“我算是服了,行行行,我出!我出行了吧!”


        

张启只想捂着脸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以后怕是没有问老白讨要各种术法了。


        

老白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吐出。


        

就见一股浓郁的香火顺着他的鼻息缓缓冒出,愿力精纯。


        

老黑睁大了眼睛,“好你个老白,你什么时候存了这么多的香火愿力?”


        

“这是以前丫头为我上香时候存下来的香火愿力,本来就有这么多。你以为跟你一样,所有愿力都拿来玩儿?”说着老白忽然又意有所指道:“还有某些人,愿力也没拿来玩儿,也没浪费,存了那么多,不乐意拿出一点来。这些香火愿力是不翼而飞了吗?”


        

老黑歪着脑袋看着张启,“说你呢。”


        

张启瞥了老黑一眼,脸上古井无波。


        

谁不知道老白是在说我?用得了你这个晦气乌鸦划破这道窗户纸?显得你能是吧?


        

心中虽是如此想,但张启却不敢含糊,仔仔细细地盯着这株柳树。


        

就在香火愿力接触道柳树的一瞬间,这柳树忽然就又动了,隐隐约约竟然还有深呼吸的声音,真就好比是一个活物在吞吐香火。


        

老黑愣了愣,“你们听没听见吸气呼气的声音?”


        

“听见了,仔细着呢。”张启道。


        

“是不是闹鬼了?”


        

老白道:“别闹,我还在这里呢。”


        

张启转头看向老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白想了很久,只说出八个字来,“天生异种,生已通灵。”


        

“老白你能讲点乌鸦听得懂的吗?”


        

老白无奈解释道:“意思是这株小柳树是天生的异种,生来就已通灵。”


        

老黑煞有介事点头,“原来如此。”


        

张启抽了抽嘴角,合着这您老就听懂了。


        

老白沉声道:“这株柳树是承运而生,如今已经算是活物生灵了。好好养着她,今后其必定又大作为。”


        

“为什么她喜欢吞香火呢?跟食香小鬼一个样儿。”老黑又问道。


        

老白道:“食香鬼是天地异种,以香火愿力为食。但这株小柳树不同,她不像是食用愿力,而是被愿力滋养。”


        

“有差别吗?”


        

“自然是有,你喝水跟你洗澡是一回事吗?”


        

老黑语气一滞。


        

老白接着道:“如今这株柳树还小,更多玄妙可能还未展现出来。但如今也确确实实是活物生灵,也可算是我们山上的人。老黑你要约束一下你的子孙们,莫要让他们不小心将这株柳树给弄死了。”


        

老黑道:“你干嘛不提醒老张?”


        

“他不用我提醒。”老白回了老黑一句,又道:“这样,我们每人每日出一缕香火用以滋养她,说不定能长得快一点。”


        

张启点点头,“我没意见。”


        

老黑也点头,“反正我现在香火多的是。”


        

“那就从老张先开始。”


        

“也行,从明天起么?”


        

“就从今日起吧,每日午时。”


        

张启刚张嘴,忽然又闭上了嘴。


        

老白眯着眼睛,“你想说什么?”


        

张启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道:“凭什么从我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