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二十七章 春风得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永德如今春风得意。


        

在云凌郡所有市之中,永和县在安置灾民的这份工作上是做的最为出色的。


        

其实辖市或多或少都出了一些乱子,毕竟这么多的外来灾民一股脑涌进了城内,总会生出一些事端来。


        

听闻,还有一个县闹出了大乱子,有一个前朝余孽混在了灾民之中进了城,然后趁着天黑在井内投毒,一时之间死了有不下千人!


        

郡守震怒,直接将那个县的县令给抄家流放去了关外,连带直属市的市辖都被贬了职,不可谓不是雷霆手段。


        

其实诸位市辖县令也是有苦难言,若说一两千灾民入城还算好办,可这一股脑直接往城里塞上万人,总归会出些乱子不是?


        

这么多人,哪里是能管得过来的?


        

而在这些手忙脚乱的各个城市的官员之中,唯独就只有一个王永德一声苦也没抱怨,游刃有余将此事处理得井井有条。


        

在看了王永德呈上去的“开土木以养灾民,修新道以富永和”的上书,仔仔细细研究一番让商人出钱修路的运作之后,云凌郡郡守拍案叫好,大呼能人。


        

若非是各个县令市辖实在是忙不过来没时间跑到郡城挨批的话,郡守真想将这些废物尽数提过来一个个站成一排,一字一句将这份上书给背下来!


        

如此,王永德这个人可谓是在云凌郡出了名儿,甚至还有机会将名声传到京城去,入了如今景帝的耳朵里。


        

前途不可谓不光明!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冯明双手捧着一副折章快步冲进了王永德的书房。


        

王永德此时正在看永和县的上书,听到动静之后不满转头看向冯明,“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冯明并不介意,只大声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王永德愣了愣,“何喜之有?”


        

冯明将折章递到王永德面前,“大人请看!”


        

王永德瞅着其上盖着的云凌郡郡守印章,表情一肃,忙双手接了过来,轻轻打开,逐字逐句看过去,很快,脸上就洋溢起了浓厚的笑容。


        

这是云凌郡郡守送下来的折章,提了三点。


        

其一,自然是对王永德进行了表扬。其二,郡守称已得了景帝的允许,嘉奖其白银百两,锦缎十匹。第三,郡守隐约透露,若是永和县能在这条新道的基础上快速富足的话,在今后几年,若是有合适的机会,他会带上他一起上京面圣。


        

这三条,一条比一条吓人。


        

第一条不用多说,第二条,虽是只奖了一百两白银,十匹锦缎,算不上多贵重,可重要的是,这不是郡守赏的,这是景帝赏的!这就是说明他王永德的名字已经传到了圣上的耳朵里!


        

而第三条,意思就更明显了。若是他能将永和县治理得好的话,今后是能往大里去做官的!


        

王永德一时之间激动到不知说什么好,捧着这份折章,王永德左右踱步,最后双手抱拳朝着窗外作了揖,大声道:“多谢郡守大人,多谢圣上!”


        

瞅着王永德小心翼翼将这份折章收好,冯明笑嘻嘻道:“王大人,此事能否称得上是喜事?”


        

王永德骂了一句不要得意忘形,可嘴角却始终忍不住往上翘。


        

“如今的灾民都已经彻底安置好了吧?”


        

冯明回道:“已经尽数都安置好了,前几日属下不眠不休各地亲自探访,灾民如今安稳得很,皆夸如今县令大人是难得的好官!”


        

王永德松了一口气,若是没这份折章而出了岔子的还好办,如今有了这份折章,再出了岔子,他只怕这辈子的仕途就到头了。


        

如今王永德也算是体会到了名声远扬之人为何不轻易出手的缘故,这些有名之人,无论是修士还是谋士,尽数都是轻易不出手,出手则毙命。


        

只是因为这名声在头上,不敢轻易出手,生怕阴沟里翻了船啊!


        

说起来,也得亏王永德亲自守着永和县的城门,亲自盯着城卫兵一个一个排查进城的灾民,还真揪出了几个混在灾民中的前朝余孽。其中一名余孽被逮住之后当场咬舌自尽,狠辣如斯,必定是死士。


        

若是自己当时稍有懈怠的话,恐怕如今永和县就已经乱了。


        

想到这里,王永德仍旧是心有后怕。


        

伸手摁了摁太阳穴,王永德道:“我能有今日,全靠了那土地老爷身边的小仙师。做人,万不可忘本。如今灾民安顿好了,将其他不重要的事情先搁置在一旁,我们且先去那山上烧几炷香,也算是聊表谢意。顺便,还能看看那集市建造得怎么样。”


        

冯明笑道:“马车已经备好了,大人。”


        

王永德也笑了,“你只怕是猜到了我想做什么吧?”


        

冯明道:“大人如此城府,小人如何猜得透?只不过是提前准备了一手,有备无患罢了。”


        

“拐着弯骂我是不是?”


        

王永德哈哈两声,并不在意,只大手一挥,道了一声走!


        

临临路上,冯明与王永德对坐在车厢内闲谈。


        

冯明道:“大人还真是料事如神。”


        

“我怎么又料事如神了?”


        

“就在昨日,刑部终于撬开了我们抓到的一个余孽的嘴。那厮是一个稍有一些道行的小修士,会摆弄几手水行术法。果然是被大人料中,这人就混在灾民中,弄了一个什么狗屁海神教,蛊惑百姓。”


        

王永德坐直了身子,“这海神教讲的是什么由头?”


        

“这海神教啊,信的是海神。讲究的是生来有罪,需祭祀自身以求来世安稳。那厮道,他蛊惑这群灾民,让他们一路走到东海海岸,齐齐跳海自杀。”


        

王永德皱紧了眉头。


        

冯明道:“这些人也是够蠢的,好容易弄了一个教,还颇具规模,不想着蛊惑这些人造反,却蛊惑这些人自杀!这不是无用之功么?”


        

王永德缓缓摇头,“非也。蛊惑这些灾民造反有甚么用处?一个个衣衫褴褛,连路都走不稳了,随意几百骑兵一个冲杀就能灭了大半,正好省了我们安置这些灾民的麻烦。”


        

说到后面,王永德的声音压得极低。这话确实是实话,可也确实是让百姓听不得的。


        

“可让这些人自杀就不一样了。你想想,数万,数十万的灾民如魔怔一般一路从平阳郡走到东海去跳海自杀,此事若是传出去,咱们大翰的民心还能稳下去吗?岂不是人人自危?此乃攻心之上计,端得无比歹毒!”


        

末了王永德又问道:“怎么最后这海神教没什么动静?”


        

冯明笑了,“说来也好笑,原本这些灾民被蛊惑颇深。但后来不是出了秃鹫杀人,乌鸦灭秃鹫的事儿吗?这事儿一出,这些灾民不信海神,改信鸦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