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二十八章 隐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完这话,王永德也乐了。


        

“岂不是这都白忙活了?”


        

“可不是嘛!”


        

王永德笑骂了一句真够倒霉催的,忽然面色一凛,道:“对了,说起那乌……鸦神,今日去那山上,你可得好好给人上几炷香。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在那山上你不肯去喝那杯茶是嫌那乌鸦晦气,连我都能看得出来,那鸦神能看不出来么?”


        

冯明苦着脸,“大人,我这也这么想的呢。说实话,从那日鸦神威风凛凛开口贬那秃鹫之后我就吓惨了,一直想着说要去奉上香火赔礼道歉,可一直不敢去,怕他弄我!”


        

王永德瞪着眼睛,“你就敢拉着我一起去?”


        

冯明嬉笑道:“大人,您乃朝廷官员,也算是人间正品,有皇气沾身。好歹,对方也得给您几分薄面。”


        

此话让王永德颇为受用,满意点点头。


        

正路上,忽从车厢窗帘的缝隙处瞧见一熟悉的人影,王永德道:“你看那是不是李倓李掌柜?”


        

冯明掀起窗帘瞅了一眼,“还真是。”


        

“要不去打个招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该打个招呼。”


        

如今的官员没前朝官员那副官架子,因为大多都是从草寇提上来的,因此就显得要接地气一些。


        

莫说是熟人了,就算是偶尔在路上碰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兴许也有官员会下马车打着招呼,嘘寒问暖道一句老人家高寿?


        

两人正准备下马车之时,王永德忽压了压手,“等等,瞧瞧是什么事儿?”


        

拉开车帘,就只见王永德跟一个身形矮胖、衣裳灰旧的男人推推搡搡,王永德皱着眉头道:“怎么如今有这么多泼皮无赖?”


        

冯明听闻此话,立马下了马车,大喝一声,“呔,如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这刁民怎敢藐视律法朝堂?”


        

那男人转过头来,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他双手抱着胸,斜着眼看着冯明,“干你吊事?”


        

冯明勃然大怒,“永和县县令大人在此,你竟敢放肆?!”


        

李倓正欲说什么,就见那男人伸出粗短的手指头掏了掏耳洞,不屑一顾道:“你是县令?我还是市辖长呢!”


        

王永德此时从车内走出来,“让我看看是哪里来的市辖长?”


        

男人一愣,瞬间脸上就堆满了笑容,几步凑到王永德面前,“想必您就是永和县县令,王永德王大人吧?您救数万灾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功绩远扬,没想到今日我还有幸能见到您老人家。”


        

王永德原还准备扮猪吃个老虎,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这人认出来了,纳闷道:“你见过我?”


        

“见倒是没见过,不过我一看您这面相,就晓得您定然县令大人无疑了。”


        

王永德有了兴致,“你还会看相?这话怎么说?”


        

“如咱们一般身体宽胖之人才能压得住福气,方才那厮瘦骨嶙峋,福运浅薄之象,不做官还好,若是做了官,恐怕这辈子会倒霉到头。”


        

冯明双目喷火,正准备骂这人藐视官府之际,李倓走上前道:“见过王大人,见过冯师爷。”


        

王永德道:“方才我见你们在此地推搡,是怎么回事?”


        

李倓道:“我们并非在推搡,只是在争论一件事罢了。没想到让王大人看岔了。”


        

“争论什么事儿?”


        

李倓看了一眼那男人,欲言又止。


        

男人耸耸肩,“算了算了,不说就算了。我走了!王大人,在下就先告辞了。”


        

看着那年轻男人大摇大摆吊儿郎当往永和县内走去,王永德道:“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李倓苦笑一声,一五一十将事情是始末说了出来。


        

此人姓张名伟,其实是一个修习了几手术法的小道士。前些时候不李钰生病说是鬼上身么?找的就是此人来做法驱邪。


        

后来李钰病情恶化,他没了办法,说是让李倓等他两天,他且去寻寻法子。


        

可李倓哪里等得起,无奈之下就将李钰带到了张启那里去了。


        

没想到过了七八天,此人还真回来了,只嚷嚷着找到法子了,可以吊命三年,问李倓那丫头去哪里了。


        

李倓也没想到此人看起来混账泼皮却如此有心,好好招待了他一顿,告诉他如今李钰已经送到了高人那里,早就治好了,让他不要挂念。


        

却没想到这张伟很是挂念,一直缠着他问那高人在哪里,想去同那高人探讨道法仙术。


        

可李倓看着此人的泼皮性子,哪里敢让他去打扰土地老爷的清静?更不用说前些时候“鸦神”显灵,他就更不敢了。


        

可张伟一直死缠烂打,这不,刚出城准备去那修筑集市的地儿看看情况见见女儿,还没走几里路就被缠上了。


        

末了李倓道:“此人虽是泼皮性子,但心性纯良,为人仗义,只是因为年纪尚小则显得没有规矩了一点。还请王大人,冯师爷不要怪罪苛责他。”


        

王永德自然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道了一声放心之后问道:“你女儿……是怎么回事?”


        

李倓回道:“前些时候比鬼上身了。”


        

“鬼上身?”王永德一惊,“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


        

“咱们边走便说吧。”


        

李倓将李钰生病前因后果给王永德讲了一通,王永德皱着眉头,面色阴晴不定。


        

李倓瞅着王永德的面色,问道:“王大人,怎么了?”


        

王永德摇摇头,没吭声。


        

这段时间他其实收到了不少地方的上书,从六月上旬到现在,陆陆续续已经死了有十几人了,而且都死的古怪。


        

就前几天看到一份上书,说是一个新婚女子突然失踪了,十天之后才在一口井里发现了她。


        

浑身赤裸,两眼泛白,尤其是后背像是被野兽啃食一半,已经被掏空了大半血肉,死相凄惨。


        

只是因为灾民的事儿横在了这里,这些事儿便被搁置在了一旁,显得无关紧要。


        

此时听闻李倓的话,再细细一想,王永德不免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如今永和县看似蒸蒸日上,实则黑暗之中暗藏杀机啊!


        

回去之后得让陈仙师好好查一查,再令人去叩拜城隍老爷,莫要让此事闹得风雨满城,人心惶惶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