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三十三章 多事之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望着远处的篝火,张启忽然只觉得心中一紧。


        

小灵通又触发了?怎么回事?


        

刚刚起身,就只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吼叫声,顿时就只见篝火明灭,灾民奔逃。


        

张启心中一动,这莫不是前些时日在这里施展“行云布雨”之法的妖怪?


        

张启身形一动,整个人没入地下,往那篝火方向处飞快疾驰。


        

估摸着距离那些灾民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之际,张启从地下缓缓冒出头来,就之间灾民们四处奔逃,混乱之际,不少人直接一脚踢到了篝火,火星飞射,一片狼藉。


        

“妖怪!妖怪来啦!”


        

“快跑啊!妖怪来啦!”


        

“救命啊!土地老爷救命啊!鸦神老爷救命啊!妖怪要吃人啦!”


        

张启皱着眉头左右环顾着,却又没见到周围有任何妖类精怪的影子,可方才那一声吼叫声却又真真实实,丝毫没有作假。


        

“安静!大家不要怕!”


        

这时候李倓站出来了,他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怕,此地有土地老爷和鸦神老爷庇护,妖怪必不敢放肆!你们看看,这周围有没有妖怪?”


        

那些灾民们听到这话之后缓缓安静了下来,左右一看,确实是没有见到妖怪的影子,这才隐隐安下心来。


        

尽管如此,但一个个也是心有余悸。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这篝火晚会也是开不下去了,一个个跑进了各自的帐篷里面,缩进被子里,不敢再往外看一眼。


        

看着李倓还在大声安稳这些灾民,张启走到李倓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妈呀!”


        

李倓吓了一大跳,等回过头来看到张启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小仙师,吓我一大跳。”


        

张启笑了笑,道:“抱歉,李掌柜。方才这里出了什么事儿?”


        

李倓脸面上还是一副后怕的模样,“我也说不上来,今日不是中秋节吗?我想了一个法子组织这些灾民们一起开个篝火大会热闹一下,也是存了让他们能够安安稳稳在这里定局下来的心思。可方才,不知怎么回事,一阵阵冷风开始吹过来。刚开始大家都没在意,只当时秋天的晚风。可过了一段时间,冷风停了,可这篝火却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忽明忽灭。这时候大家就都有些怕了,有人提议干脆回家去。为了安抚他们,我就跟他们说此地有神灵庇护,哪里会有鬼魅作祟?可又不大一会儿,就突然看见不远处的黑夜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然后就听见一声怪吼声。这下,所有的灾民都吓傻了。接下来的事情,小仙师您也看到了。”


        

张启听完这话之后略皱眉头,心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难不成还真是出了一个妖怪?


        

李倓看着张启的面色,小心问道:“小仙师,是不是这里真出了一个妖怪?”


        

张启犹豫片刻,道:“无妨,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此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李倓没得到张启的准确回话,心中有些七上八下。想了想,他道:“对了,小仙师您是来接小钰的吧?我这就将小钰给您带过来。”


        

张启道:“我来此并未因为此事,只不过是远远看到这里一片乱糟糟的,想来看看是什么情况。今日中秋佳节,李掌柜还是应当跟小钰团圆为好。“


        

李倓又道:“小仙师您还是将小钰带回去吧,我这……实话跟您说了,方才我也是吓得不轻,这晚上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出意外,让小钰留在这里跟我一起我实在是不放心,您还是将她带回去吧。”


        

张启只得点点头。


        

“爹爹,刚刚出什么事情了啊?”


        

正此时,小李钰睡眼惺忪从一帐篷内跑了出来,“咦,大哥哥,你怎么来了?”


        

李倓忙道:“来小钰,过来。仙师大哥哥是来接你回山上去的。”


        

小李钰走到两人身边,一脸疑惑地看着李倓和张启。


        

“不是说今日我跟爹爹睡吗?我舍不得爹爹。”


        

李倓笑着揉了揉小李钰的脑袋,道:“小钰啊,爹爹晚上有事,你就跟仙师大哥哥一起回山上好嘛?”


        

小李钰点了点头。


        

李倓转头看向张启,抱拳道:“小仙师,小钰就麻烦你了。”


        

张启道:“无妨。”


        

如今这附近周围还是有不少的惶惶议论声,李倓赶着去安抚这些灾民,张启就拉着李钰一路往山上走。


        

正走了一段距离,李钰回头看了那密集的帐篷处一眼,抬头看向张启,“大哥哥,刚刚是不是有妖怪啊?”


        

“你听到了?”


        

小李钰点点头,“小钰听到了,爹爹肯定是担心我才让我回山上的。小钰其实想陪着爹爹一起。”


        

张启愣了愣,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答应跟我一起回山上呢?”


        

“因为小钰要是不走的话,爹爹肯定更担心。”


        

张启揉了揉小李钰的脑袋,“丫头,你听到了妖怪的声音,你不怕吗?”


        

“小钰不怕!”


        

“为什么不怕?”


        

“因为这个妖怪是来吓唬人的啊!”


        

张启又愣住了,“吓唬……人?”


        

“对啊,我感觉他就是来吓唬人的,根本就没有害人的心思。”


        

张启停下脚步,细细琢磨。


        

这妖怪应当与前些天连绵的大雨是有关联的,尽管是让这里下了雨,但确实是没有死伤任何一个人。


        

这会儿这妖怪跑出来吼了一嗓子,也确确实实是没有伤到任何一个人。


        

难不成真如小李钰所言这妖怪就是闲的无聊跑来吓唬吓唬人,捣捣蛋的?


        

可能施展行云布雨之仙法的妖怪少说一千年真人修为,又因往往寿命要比修为年岁多出个两三倍。


        

毕竟谁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修炼,就算是修炼,也并非遇不上卡上瓶颈修为寸步不前的时候。因此,一些人间妖怪活了五千多年,修为却只不过是一千年真人修为,很是常见。


        

就算这妖怪天资聪颖,也少说活了两千岁。


        

哪个两千岁的妖怪这么无聊,专门跑过来吓唬凡人,还违逆天启章折的风晴雨雪私自下雨就只是为了给凡人找不痛快?


        

想必这其中还是有些不为人知的辛密,但也只求这妖怪没有害人之心。


        

否则,千年修为的老妖怪,张启就只能去天庭搬救兵了。


        

没再多想,张启带着小李钰回了山,将小李钰安置好之后,张启缓缓走到黑树下,给自己倒了一壶茶。


        

“给我来一杯!”


        

老黑是叼着吸管飞下来的。


        

饮了一口茶水,老黑呸呸一声,“这是什么茶?就只有一点苦味。”


        

“只不过是凡茶。”


        

“凡茶?老张,你不厚道!你竟然给我喝凡茶!凡间的茶水如何配得上我的身份?”


        

张启没理他。


        

老黑又道:“诶,刚你跑了一趟,怎么回事?真有妖怪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应当是有妖怪,”张启道:“只不过这妖怪是何居心就难以猜测了。”


        

末了张启转头看向老黑,“诶对了,你也是千年修为,加上有天庭神位加持,讲实在的,你能不能打过一头千年的老妖?”


        

老黑还没开口,就只听老白道:“他空有千年修为,却一门术法都不精通,怎么可能是那些打生打死的老妖怪的对手?”


        

老黑跳着脚,“就你多嘴是不是?”


        

张启笑了笑,没给老白倒茶,“我这凡茶你喝下去也跟水一样,就不给你倒了。”


        

老白示意无妨,他鬼魅阴魂之身,只能喝阴间的香茶,这凡间的茶水佳肴吃下肚,跟呼吸是没什么差别的。


        

“老白,把你的香茶弄出一点来尝尝。”


        

“没了。”


        

“放屁!你就是不想给我喝!”


        

“真没了。”


        

“有本事让我搜!”


        

“没本事。”


        

“……”


        

张启喝了一口茶,忽然又道:“对了,你们觉得这妖怪没事跑来下几天的雨,今日又跑来吓唬那些灾民是为了什么?”


        

老白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那些灾民占了他的地盘。”


        

“占了地盘?”


        

“对,或许如今修建集市的地方是他地盘,你们跑到他地盘上来敲敲打打,扰了他的清静。他又不敢大肆屠杀灾民,怕背孽业,就只好想想这法子将这些灾民吓唬走。前些下雨的时候不是没动工么?怕是也走了不少灾民。”


        

张启摸了摸下巴,觉得老白这话说得还是有些道理的。


        

若是如此,还真是说得通。


        

老黑却翻了一个白眼,“你听老白吹呢?这方圆数十里地压根就没有任何一只妖怪,唯一的妖怪如今正躺在山脚下的地洞里面睡觉呢!”


        

他说是的大花这条百年大蟒。


        

张启转头看向老白。


        

老白耸耸肩,“这附近确实没有什么妖怪,我只不过是提出了一个最合理的猜测罢了。顺着这个思路去想呗。”


        

张启嘴角抽了抽。


        

合着你方才也纯粹是瞎说。


        

什么时候老白也学着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了?


        

张启又喝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只道想安安稳稳静下心来修炼怎么就这么难。


        

雨水没了,又来了吓唬人的妖怪。


        

前些时候又听李倓说永和县内最近再闹怪事,不少人撞上了鬼。


        

老白道:“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