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三十六章 扫把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紫玄?紫玄是谁?”老黑纳闷环顾一周,随后怒声道:“呔,你这妖怪,快说,这紫玄是不是什么秘宝?赶紧老老实实给我交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个臭乌鸦,你给我等着……”少女带着哭腔,“等我回去了,我立马就叫人来弄死你!”


        

“放肆!我乃天庭正神,果位加身,你竟然威胁我?是不是不将天庭放在眼里?”老黑勃然大怒,“来人,先给我把她的眼睛给我挖下来!”


        

少女吓了一跳,“你……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一个小小的妖怪,竟然威胁到了天庭的头上来了?若是不给你一点惩戒,你以为我老黑是吃素的!小的们!”


        

老黑吆喝一声,就只见几只块头较大的乌鸦忽然嘴里叼着一块刀片站了出来,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弄到的。


        

“你敢……你你你……”


        

少女是被吓唬住了,扭着身子想要往后缩,却双手双骄傲都被绑住,再加上一大群乌鸦摁着她,压根就挣脱不得。


        

眼看着那几只叼着刀片的乌鸦越来越近,少女终于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紫玄!你这个混蛋!我要去告诉我姐姐!”


        

紫玄?怎么又是紫玄?哪里来的什么紫玄?


        

老黑纳闷了半晌,懒得管这么多,一挥翅膀,“休要再胡言乱语,先给我将她的眼睛挖下来再说!”


        

张启无奈,拄着手杖往前走了两步,咳咳两声,“额,那个老黑,要不,先别挖了?”


        

“干嘛?”老黑转头看着张启。


        

“那个,我就是紫玄。”


        

老黑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张启,又转头看了看那少女,再回头又看了一眼张启,忽然大怒道:“好你个老张,你分明就叫老张,你骗我你叫紫玄!说,你是不是想独吞宝贝?我早就看出你这个孙子不是个什么好人!”


        

张启道:“没骗你,真没骗你。我叫张启没错,紫玄也没错。紫玄是我的法号。”


        

“你还有法号?”


        

“我不能有法号吗?多稀奇啊。”


        

老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此办了,转头看了看张启,又转头看了看那少女,忽然问道:“那你们两个算是旧相识喽?”


        

张启转头看向天空,“不大熟。”


        

“紫玄你这个王八蛋,你快让这个臭乌鸦把我放开,不然我回去告诉我姐!让你好看!”


        

老黑转头看着张启,“不是不大熟吗?”


        

张启咳咳两声,“说错了,可能比不大熟要熟一点。”


        

“你打哑谜呢?快说,她是谁!”


        

张启道:“四海龙王你晓得伐?”


        

“四海龙王?晓得,不就是专门行云布雨的工具人么?怎么了?”


        

“她是东海龙王小女儿。”


        

“哦,”老黑又想了想,“四海龙王几品官来着?”


        

“大概三品吧。”


        

“三品?也不大嘛,我还以为正一品呢,不算事儿。”


        

老黑神色不屑,稍稍往后退了两步,忽然嘎一声叫唤,所有乌鸦一瞬间齐齐起飞,眨眼没入了黑暗中不见了踪迹。


        

那些秃鹫愣愣看了一会儿,忙不迭一个个挥着翅膀也跑人了。


        

张启嘴角抽了抽,不是说不算事儿么?人呢?


        

张启想了想,身形忽然缓缓往地下沉去,刚下半身沉入地下之际,那少女忽然开口道:“紫玄!你想跑?!”


        

张启装作没听见,很快就只留一个头露在了外面。


        

“我回去告诉我姐,你欺负我,你死定了!”


        

张启的身形无奈又从泥土之中隐现出来,叹了一口气,“分明就是你来找我麻烦,关我什么事儿?”


        

“我不管,快把我放开!”


        

张启走上前去,伸手将那少女翻了一个身。


        

少女吐了一嘴的泥,抬起脖子来,叫骂道:“呸呸呸!紫玄你个混蛋你想干吗?”


        

“绳结在后面,没办法。”


        

“你不会把我扶起来吗?”


        

“忘了。”


        

张启拆着绳结,声音不大不小嘀咕一句这乌鸦怎么绑得这么紧?然后狠狠抓住绳子一扯。


        

“啊!你要死啊!不能轻一点吗?”


        

“那乌鸦绑的太紧了,你瞧。”说着张启又抓住绳子狠狠一扯。


        

少女忍着痛,咬着牙齿恶狠狠道:“臭乌鸦,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厉害!”


        

随意松开了绳头,张启站起身来拍拍手,捡起手杖,“行了。”


        

少女胡乱一顿将自己身上的绳索扯下,然后爬起来,昂着脑袋等着张启。


        

张启道:“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将你绑住的。”


        

少女一字一句道:“就是你指使那些乌鸦来抓我的!”


        

张启双手拄着手杖一脸好笑看着她,“多稀奇啊,你跑到我地界来刮风下雨延误工期,又装神弄鬼吓唬灾民,不抓你抓谁啊。”


        

“你!”


        

少女语气一滞,想必是没理。


        

张启道:“行了,如今天色也不早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堂堂东海龙王九公主被一群凡间的乌鸦吓哭了,还弄成这个鬼样子,传出去也该没脸见人。”


        

“都是你害的!”


        

“又成我害得了?啧,世上总是有理变做没理,不公道说是公道。浮云可蔽日,野草乱沃田。”


        

张启缓缓转过身,一步一步我那个山上走,只挥挥手道:“成了,如今我这也没甚么好招待的,自个传个迅让人来接你,我就不送了,再会。”


        

“紫玄!”


        

张启转过头,“又怎么了?”


        

“我姐……”


        

“你姐又怎么了?”


        

“我姐……”少女犹豫很久,忽一瞪眼,“不用你管!”


        

“我稀得管。”


        

看着张启的背影,少女狠狠踢了几块石头,发泄完心中的火气之后少女掏出一个传讯符来,不多时,就只见几道流光在黑夜中滑过。


        

“公主,原来您在这里,可让小的们一顿好找。”为首的一个穿着一套尖锐甲胄,头盔上竖着两根长长的触须,他瞪大了眼睛,“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走吧,我要回去了。”


        

“好好好,属下斗胆问一句,那行云布雨符?”


        

少女一瞪眼,“怎么?你要拿来用么?”


        

“没没没,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小的就问一问,没丢吧?”


        

“关你屁事儿!赶紧的,送我回去!”


        

“是!”


        

那几人一伸手,很快从天下落下来一朵祥云。少女轻轻一跃跳了上去,回头看了那吵吵闹闹的山丘一眼,“走。”


        

………………


        

………………


        

张启还没上山,就只听见山上传来无数乌鸦的吵闹声,就连大花都被惊醒了,抬着上身仰着头往山上观望。


        

见张启过来之后,大花看了张启一眼,眼神略带询问。


        

“没事,天塌不了,你忙你的。”


        

张启缓缓走上山,就见一大群乌鸦正在刨地。这边小李钰和食香小鬼两人傻傻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那边老黑正站在老白的城隍庙头叽叽喳喳。


        

“老白,我可给你明说了,老张这回可撞上大麻烦了,估计明天就得人头落地。不,都要不了明天,今天晚上估计身体就硬了,没得解。可不是我们不帮他,实在是此人无法无天,连东海龙王的女儿都敢绑架,端的是不想活了。既然他不想活了,可咱们还得好好活下去不是?我现在打算将这木头搬走,你要是搬不动你的庙,没事儿,我鸦子鸦孙多,我让他们帮你搭把手。至于老张,唉,等会你给他说说让他将他剩余的香火全部给你算了,反正他都要死了,倒不如便宜了你。到时候我们五五分成。”


        

张启听着老黑这话脸色一黑,咳咳两声。


        

老黑转头一看,怒目道:“呔!你这扫把星,你竟然还敢回来?我可告诉你,你得罪了东海龙王,可是吃罪不轻!”


        

张启无奈道:“行了,别忙活了,没事儿。”


        

老黑一愣,“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张启道:“你想想看,就算是东海龙王的女儿,她私自跑到我们这里的行云布雨,装神弄鬼来吓唬灾民,这罪名也算是不轻。就算是绑了她又怎么样?咱们不也是正当防卫么?如今啊,东海龙王定然只想要跟我们和解,不愿意跟我们撕破脸。就算他三品神职,可他女儿有错在先,怎么可能因为这事儿杀了我们这几个天庭的官员?”


        

“是你,不是我们。”老黑强调了一句,随后又问道:“真没事儿?”


        

“自然是没事儿!”


        

老黑忙吆喝着自己的儿孙们停下刨树的活儿,然后哈哈笑道:“好兄弟,我就知道你没事儿。来,老白,把你的香茶拿出来,听我给你细说我是如何绑住那东海龙王的小女儿的。”


        

老白没理他,只问张启道:“她没事跑到这里来装神弄鬼做什么?“


        

张启在黑树下坐下,“报复我呗。”


        

“报复你什么?”老黑来了兴致。


        

“还不是原先在天庭的那档子事儿。”


        

张启想起,也是头疼。


        

这烂摊子。


        

“原先我们还没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被贬谪到这地儿来坐土地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骂了东海龙王的三公主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而已。”


        

老黑转头看了一眼老白,忽然怒喝,“呔!你这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