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四十章 逆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爹爹!”


        

小李钰从座位下轻轻跳下,快步跑向了李倓。


        

李倓一把将小李钰抱了起来,笑咪咪道:“哎哟我的好女儿,又长高了,有没有想爹爹啊?”


        

“有!”


        

“在小仙师那里有没有调皮?”


        

小李钰抿着嘴摇头。


        

“等会我带你去见你大哥好不好?如今你大哥也在三圣镇当差呢!”


        

“好呀!”小李钰拍着手,忽然神色黯淡道:“我想娘亲了。”


        

因为这边的事儿,李倓十天有七八天是在这里的,李非凡也时不时被派遣到这里来。因此,这父女、兄妹三人时不时也能见上一面。


        

可李倓的夫人因为生李钰的时候身子骨受了毛病,受不得舟车劳顿,因此,来这山上一年半的时间,母女俩儿也只不过见了寥寥数面。


        

李倓叹了一口气,道:“过几天等爹爹这里的事情安定下来了,爹爹把娘亲接来这里一块住,那样钰儿就能跟娘亲天天见面了呀!还有小娘,对了,小娘还给小钰生了一个小弟弟呢!”


        

“好呀好呀,小钰还没见过弟弟呢!”


        

李倓又呵呵笑了笑,弯腰将小李钰放下,然后快步走到张启身边,抱拳道:“见过小仙师。”


        

张启起身回了一礼,笑着打趣道:“如今李掌柜春风得意啊!”


        

李倓挠挠头笑了一声,“李某哪里有这份头脑,全都是拜小仙师所赐。小仙师请坐。”


        

“你也坐。”


        

两人坐下,那刘二忙上前给李倓倒了一杯茶,轻声问道:“掌柜,要不要上点点心?”


        

李倓点点头,“自然是要上的,你看着上。”


        

刘二应下,快步跑开了。


        

“小仙师如今怎么有时间来李某的酒楼看看?”


        

张启回道:“本就没多忙,我能有什么事儿可做?闲来无事,就带上丫头来见见你嘛。”


        

听闻这话,李倓忙端着茶起身道:“小钰的事儿还是有劳仙师了。”


        

张启道:“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李倓看了看张启的面色,犹犹豫豫道:“其实,小仙师也不必经常带着小钰来见我,我们爷俩儿,其实也……”


        

张启笑着打断道:“无甚么紧要的,我也是喜欢热闹的主儿,寻常无事自己也想来这集市走一走,拉上小李钰,顺道的事儿。”


        

“只是,若是因为小女的事儿而叨扰了小仙师,李某心中过意不去。”


        

张启笑道:“李掌柜这不又拿自己当外人了?”


        

李倓不自然笑了笑,忽而一脸犹豫。


        

张启喝了一口茶,看着李倓的面色,他放下茶杯道:“李掌柜若是有事儿,只管直说就好,何必藏着掖着呢?”


        

李掌柜便小声道:“小钰现在还是没法……”


        

张启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原先让小李钰住在山上是因为永和县有千年老鬼作乱,在此地有三神灵,那老鬼不敢作妖。


        

而自这集市建立得七七八八,李倓这边已经有了一间装潢不错的小屋子之际,李倓想将小李钰接回自己身边来。不回永和县,就住在这地方。


        

张启自然是应允,小李钰那时候才不过五岁半,一直住在山上算怎么回事?


        

可没想到,头两三天晚上还好,等到了第四天晚上,小李钰忽然有旧病复发,吓得李倓连夜将小李钰送到了山上。


        

而后老白去了这邪法,道是那千年老鬼在小李钰身上留下了一丝精纯鬼气。这一抹鬼气在平常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异样,也不会对小李钰造成任何潜移默化的伤害。却只等小李钰与三神远了之后,这鬼气就会爆发。


        

而,这一抹鬼气如跗骨之蛆,因小李钰年纪小,若是强行祛除,恐有后病。


        

要想祛除也简单,两个办法。


        

第一就是等小李钰长大,或是让小李钰开始修炼,只等身体素质达标之后便可强行祛除。


        

其二更简单快捷,杀了那作妖的千年老鬼,这抹鬼气自然是不攻自破!


        

可老白不乐意跑到永和县去除鬼,张启仍是不肯信那冥冥中的因果牵连,询问过小李钰得知她对修炼一事其实并不喜欢之后,也就不乐意让小李钰修炼。


        

如此,就只能等到小李钰十六岁成年之后才能强行祛除这抹鬼气,而这一段时间,小李钰也只能是日日住在山上,出行由张启陪同了。


        

李倓捏着拳头,“可怜我小钰如此乖巧,竟……”


        

张启也不好多说什么,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半晌之后李倓平复了心情,转头看了一眼小李钰,然后冲着张启道:“小钰的事情,还是得麻烦小仙师了。”


        

张启道:“这才坐下多长的时间?李掌柜你就说了这么多麻烦,看来我来这里是真麻烦啊。”


        

“当然不是,小仙师能来我这客栈乃是蓬荜生辉,怎能称得上是麻烦呢?”


        

张启原想说那你又何必如此拘谨,想想,还是没说这话,只是换了一个话题道:“李掌柜你打算将你全家老小都接到这里来?”


        

李倓回道:“正是。”


        

“永和县那边不是有家业么?怎的?就不要了?如今这里可没有永和县好呢。”


        

李倓道:“其实李某也是没有法子,一来是我夫人确实是想念小钰想念得紧,两人大概有半年都没有见面了,我夫人整日以泪洗面,李某看着也于心不忍。二来呢,也是因为如今永和县不太平。”


        

“永和县不太平?”


        

李倓叹了一口气,“正是,如今永和县内几乎每隔几天时间就会发生一起命案,而且死者尽数死状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张启微微皱眉,这事儿他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听过,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他原以为此事已经消停了,没想到竟然愈演愈烈!


        

“如今啊,但凡家中有些钱的人家大多拖家带口往外跑,要么就是跑去周边的县城、辖市,要么就是干脆跑到这里来了。谁知道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会不会是自己的亲人呢?而我因为这里的事儿,常年在外,家中就只有我那妇人与妾室两个妇道人家,我如何放得下心来?干脆就将她们一道接过来住算了,一来阖家团圆,二来,也免得时常心中烦忧。”


        

末了李倓看着窗外道:“如今您瞧这三圣镇有多热闹,可若不是好多人从永和县逃到了这里来,这里哪里能有这么热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