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四十一章 特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食香小鬼回山上是不大乐意的,他性子野,喜欢到处去疯。而张启最近逼着他读书认字,他总觉得这是在要他的性命,老大不愿意。


        

可没法子,张启拿香火来胁迫,他也只得老老实实地在木屋里头端着一本书陪着小李钰坐着,但屁股总消停不下来,让人感觉像是屁股上长了一个痔疮。


        

“书拿倒了!”


        

张启拿着手杖敲在食香小鬼的脑袋上,小鬼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忙将书翻了一个边儿,看着封面。


        

张启气不打一出,又是一棍子敲下去,“我是说是上下拿倒了,不是前后拿倒了!”


        

小李钰捂着嘴笑。


        

小鬼半是可怜半是哀求地看了一眼小李钰,小李钰道:“小鬼,读书很有用处的,不要总想着偷懒。”


        

小鬼原想着小李钰能帮自己说两句话,没想到竟也是教训,撅了撅嘴,糯糯道了一声知道了,然后双目盯着书,魂游天际。


        

张启无奈摇摇头,走出门,在雪地里踩出一行崭新的脚印,来到了黑树下。


        

如今黑树也称不上是黑树,乌鸦也可称为白鸦。


        

昨夜的大雪将这整棵树都压满了。树上的乌鸦都顶着一身白雪,静静地蹲在枝丫上,犹如冰雕。


        

张启远望,一片银装。


        

好大的雪。


        

忽而,就只听见树上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隐隐又听见老黑在轻轻道:“三,二……”


        

张启心中顿感不妙,就只听老黑大声喊了一声一,还没反应过来,那满树的乌鸦齐齐展开翅膀摆动身体,无数积压在它们身上的雪花哗啦啦落下,瞬间将张启掩埋。


        

老黑嘎嘎笑,“看看老张,看看老张!真傻!”


        

张启稍稍抖了抖身子,拍了拍肩膀,又低着头拍掉头上的雪花,再回头狠狠瞪了正偷笑的小鬼一眼,这才冲着老黑道:“是不是闲得无聊?若实在是闲得无聊倒不如去读两本书!”


        

老黑从树上飞下来,坐在张启肩头,“老张别这么小气,开个玩笑罢了。读书?那有什么好读的?有什么用?”


        

张启道:“腹有诗书气自华。”


        

“什么气?放屁么?你放屁,读再多的书这屁也是臭的!”


        

张启嘴角抽了抽,只道夏虫不可语冰。


        

老白走了出来,问老黑道:“老黑,你看着一片白雪,有什么感想?”


        

老黑远望了一眼,“真白!”


        

老白又转头看向张启,“老张,你说一个?”


        

张启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崇岭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老黑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启,他没听懂,但仍是觉得厉害。


        

不明觉厉啊。


        

老白道:“这就是读书的好处了。”


        

末了老白转头又冲着张启道:“不过老张文采还着实是不错,难怪凭那修为也能在天庭混个名声,不过这诗句好似比以往你的要豪迈一些。“


        

张启转头看着老白,心说我此身乃是七百年前去的天庭,而你在此地守了有一千年了,你又知道此身在天庭混到名声了?


        

老白此人就是喜欢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了他的底细。


        

老白也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说漏了嘴,但一本正经,压根就看不出面色有半点变化。


        

老黑没反应过来,压根就反应不过来,“我还是觉得读书也无什么劳什子用处,也不能当吃也不能当穿,不就是装逼么?”


        

老白满含深意看向张启,看你教的好词。


        

这能怪我么?张启耸耸肩。


        

想了想,张启忽问老白道:“老白,你认得那永和县的城隍么?”


        

“不认得,怎么了?”


        

“最近永和县不大太平,咱们这三圣镇如今热闹繁华,全都是因为那永和县里出怪事,有鬼魅害人,以至于人人自危,才从永和县逃到了咱们这儿。”


        

老黑道:“咱们人多,香火也多,这不是好事么?”


        

“对咱们而言确实是好事,可有道是唇亡齿寒,若是永和县出了岔子,咱们这儿又有多少好处呢?”


        

老白微微思索,“我可以帮忙去询问一番,但……算了,我懒得问。”


        

老黑拿鄙视的眼光看着老白,“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你这不是白说么?”


        

老白道:“不是我不乐意问,只是我与他们这些官员有千年没打交道了,也没几个在官场上的牌朋友,问了也是白问。”


        

“你这一千年怎么混的?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老黑很是惊讶。


        

老白余光扫了一眼老黑,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


        

正此时,张启忽心中一动,目光望向云外。


        

“怎么了?”


        

“有人传我。”


        

说完,张启盘坐而下,默念几声咒语,再睁开眼之际,眼前出现的就是崇明真人。


        

张启抱拳行礼道:“见过崇明真人。”


        

崇明真人点点头,一伸手,张启身后出现了一张椅子,“坐。”


        

张启坐下,道:“不知真人传唤小神所谓何事?”


        

崇明真人回道:“不知,你有没有察觉到永和县的异常?”


        

张启点头道:“略有耳闻。”


        

末了张启又道:“正想找个机会问问真人,那永和县究竟是出了什么岔子,我听百姓说那边有鬼魅作祟,闹得很是厉害。那城隍爷不管么?”


        

崇明犹豫片刻,道:“说与你听也无妨,永和县的城隍,如今已经失去联系了。”


        

张启一愣,“失去联系了?”


        

崇明真人点头道:“正是,前些天上神察觉永和县香火减少,令我传呼那永和县的城隍询问事因。可没想到,一直没等到那城隍回话。将此事回禀上神之后,上神令人去彻查,接过发现那城隍已经失踪了。”


        

张启皱着眉头道:“永和县的城隍怎么可能失踪呢?”


        

崇明真人摇头,“这谁知道?”


        

张启正思索着此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忽然心中一动,抬头看向崇明真人道:“不知崇明真人传呼在下所谓何事?”


        

崇明道:“天庭欲派你担任特使,前往永和县肃清鬼魅,并查清永和县城隍失踪原因,你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