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四十四章 井内女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永和县城门大开,一路顺着驿道往永和县走去,就陆陆续续见到拖家带口的人往外走。


        

而同一方向,往永和县内走的人则寥寥可数。


        

“干嘛把我叫上?老张你说说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叫我过去干嘛?我是山神,又不是城隍官,我是管这事儿的么?老张你说说这是不是没道理?”


        

老黑蹲在张启肩头喋喋不休。


        

张启道:“是没道理。”


        

“对啊,既然这么没道理的事儿,他怎么能让我去呢?他是不是傻?”


        

“那你不去呗。”


        

老黑偏着脑袋看着张启,“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这是我想不去就不去的吗?”


        

“那你说什么废话呢?事已至此,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能改变事实吗?不能吧。”


        

老黑瞪着眼睛,老子抱怨几句怎么了?老子抱怨几句怎么了嘛,什么天理?还不让人抱怨了?


        

张启看着老黑忿忿不平的模样,道:“行了,如今咱们都已经接到命令了,悔改不得。这便就只能如此了,改变不了的事儿,就只能去适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黑哼哼一声,“我一家老小那么多人都在那里呢,要是没我管着,被欺负了怎么办?还有,我还得看着那黑蛋呢!要是就我走的时候孵化出来,瞧见的不是我这个老祖宗,那我岂不是吃了大亏?”


        

“那里有老白看着,乱不了!”


        

说起来老白也是可怜,他本是不管事儿的主儿,如今张启跟老黑一走,那山上就只剩下他一城隍了。


        

无聊不说,平时还得劳劳心神看管看管乌鸦们,看管看管食香小鬼,还得照看着那柳树以及小李钰,如今也算是忙人了。


        

好歹也有这么多年的交情,若是不管吧,岂不显得太冷血了一些?


        

如今张启细细一想,觉得这崇明真人只怕也耍了一些小手段。


        

将自己跟老黑派遣到这永和县来,不仅让这整天无所事事的老黑不得不做起了正事儿,还不知不觉之中逼得老白也要管事了。


        

反正这永和县都是要派人去解决的,如今一石三鸟,何乐不为?


        

看着前方大开的城门愈来愈近,张启道:“快进城了,你闭上嘴吧,等会被人听见,联想到你是鸦神的话,你这因果是摆脱不得了。”


        

“就这点很是烦人!”老黑恨恨道:“还不让人说话了!”


        

“不是还有传音吗?”


        

“那玩意儿就跟脱了裤子放屁一样,不舒服。”


        

虽是如此说,但等张启走进城门之际,老黑还是乖乖闭上了嘴巴。


        

因果牵连是一件大事,老黑也不敢不将其放在心上,凡事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如今永和县对出城门的人少有盘查,但对进城的人却盘查得很是严格,王永德如今晚上都睡不着觉,这鬼魅作祟是一档子事,怕就怕在到时候又混进了前朝余孽,那可真就是内忧外患,分分钟掉脑袋。


        

“从哪里来的?!”那官兵斜着眼看着张启。


        

张启回道:“从三圣镇来的。”


        

三圣镇?倒是稀奇。如今永和县城上的人都往三圣镇跑,炒的如今三圣镇房价老高,连还没建成的宅子都已经有人预定了,更是花了大手笔,实在是骇人听闻。


        

在如此关头,从三圣镇往永和县跑的,还难得一见。


        

“来此作甚?”


        

“拜访老友。”


        

“你老友是谁?”


        

“县令大人。”张启不愿在这关头多费口舌,搬了一杆大旗。


        

听闻这话之后那官兵面色一肃,再仔细看了看张启,瞅着此人气质出尘,肩上更是停了一只乌鸦,便不敢多问了。


        

如今在三圣镇乃至永和县周边,乌鸦已被奉为祥瑞。


        

能让一只乌鸦老老实实停在自己肩头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凡人。


        

这官兵便道:“原来是县令大人的老友,是在下放肆了。可按例需检查,还请大人不要让小人难做。”


        

张启点点头,任凭搜查。


        

他身上没带多少东西,就一个手杖一身衣物,而那官兵又存了了事的想法,因此只不过片刻功夫,那官兵就将他放进了城。


        

进了城之后张启左右看了一圈,就只见道路略显萧条,往来并无多少人,街边还丢着破旧的桌椅衣物——想必是举家逃到三圣镇的人随意丢的。


        

“如今这永和镇竟成了这么一副样子,啧啧,实在是可惜了。”老黑给张启传音道。


        

张启回道:“鬼魅作祟,非人力能挡。为保全身家性命,自然是如此。”


        

“就算是如此,可看着也确实是心中不大舒服。”


        

张启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悲天悯人了?”


        

“向来如此,只不过是你太过肤浅了些。”


        

张启还未曾来过这永和镇,便在这镇上逛了一圈。


        

尽管不少人往外逃,可总归有不少家中产业摆在永和县被束缚住挣脱不得的人,因此,在临近永和县中心的街面上,还算是热闹。


        

“老张,给我弄个那玩意儿来尝一下。”


        

“什么?”


        

“冰糖葫芦,看见没有?”


        

“看见了,买不起,我又没钱。”


        

“你怎恁得穷?”


        

正两人闲聊扯皮之时,就只见前方一人快步跑了过来,“小仙师,小仙师!”


        

张启一愣,定睛一看,原来是王永德。


        

他怎么晓得自己来了?


        

张启仔细一思索,明白了过来。


        

想必是那城门口的官兵前去通报的。


        

王永德如今这些天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好容易那灾民的事儿处理好,又出了妖怪,害得人心惶惶,这驿道差点就没修建起来。


        

如今一年过去,这驿道倒是弄好了,三圣镇也弄得有模有样,可永和县却出了妖魅作祟的事儿。


        

自己这县令怎么就当得这么憋屈?就没一件痛快事儿!


        

再不痛快再想骂娘也只能忍着,事已至此,总得将事情解决不是?


        

因此,王永德便问云凌郡守要了两名修士,又在民间传讯,许以重利,希望有隐于民间的修士高手前来降妖除魔。


        

这一来,还确实是来了不少人。从云凌郡守那里要的良民修士就不必多说,自然是高手。可民间来的人就良莠不齐了,大部分都是只会装神弄鬼的游方道士,吹牛一个比一个厉害,遇见事儿也是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但总算也是来了人不是,比没人好。


        

除去一些混吃混喝的人之外,王永德将这些人尽数安排在县城内最好的酒楼里住下,这些人一脸调查了两三天,不仅事情没有什么进展,更是有一个民间来的“高手”被吓疯了,这王永德可上哪里说理去?


        

正恼着这伙人不靠谱,王永德就只听人通报有自己老朋友来找自己。


        

原以为是自己以前的同僚,听那人一描述之后,王永德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小仙师么?


        

张启的到来可给他高兴坏了,顾不得如今身为县官的体面,循着手下的人指引一路跑了过来。


        

“小仙师,您总算是来了,我原想着这永和县不归您来管,没想到您竟然还是来了,深明大义,心怀慈悲啊!”


        

张启笑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是土地老爷让我来为王大人排忧解难的。”


        

老黑传音道:“端的是无比阴险,分明是那崇明让你来的,你竟将好处揽在了自己身上!”


        

张启只是笑,没回他。


        

都是嫉妒。


        

“王大人,如今永和县是什么情况?”


        

王永德长叹一声,“还能是什么情况?如今啊,每隔三天,必定就有一人离奇惨死。可是这害人的鬼魅,怎么也抓不到。”


        

张启心中明了,这可不是一个鬼魅在作祟,而是一大群。如今这永和县,可是群魔乱舞之象。


        

更让人忧心的是,在这一群鬼魅之中,还藏着一千年的老鬼。


        

这可是一根难啃的骨头。


        

“走,我先带小仙师去客栈里住下,咱们细细说。”


        

刚走了两三步,忽而就只听见一声惊呼。


        

“死人啦!死人啦!”


        

王永德心中一紧,狠狠攥着拳头,脸上却透着一丝无奈。


        

他能怎么办?


        

张启看了看王永德的面色,道:“王大人,我们也去看看吧!”


        

“走吧,去看看,唉。”


        

跟随着人群,很快,就到了一户人家的宅子里。


        

宅子里有一口古井,井旁边躺着一具女尸,浑身泡得肿胀,苍白得像是一张白纸,只一眼看上去便觉犯怵。


        

一男子跪在这女尸身边大声哭嚎,“娘子啊,你怎么就被鬼怪给害了啊!你怎么就……”


        

旁道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婆在大声说话:


        

“这牛家书生几天前他娘子就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们说是被鬼怪害了,他还不信!就在刚刚,我来他家借一点油,正这牛家书生给我去拿油的时候,我觉得有点渴,便来到这井边拿木桶打了一口水喝了。可你们猜怎么着?刚喝了一口,我就觉得这水不对劲,怎么一股怪味呢?”


        

旁道人听着的无不皱眉掩鼻,甚至还有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这怪味来得蹊跷,我还想着说是不是人老了,这舌头也不行了。可定睛一看,你们猜怎么着?就见这木桶里还有一丝黑色的头发。我当时就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这井里面,果然是有一东西浮浮沉沉。我赶紧啊,就叫上牛家书生,两人合力一打捞,果不其然,这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