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五十一章 审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仙师,出什么事儿了?”


        

刚走进先前那一家破屋子,就瞅见张伟披着一条破毯子跌跌撞撞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为寒冷的晚风一吹,顿时浑身上下都在瑟瑟发抖。


        

张启摆摆手,“无事,你回去睡吧。”


        

张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瞅了一眼院子里面杂乱的脚印,愣了愣。


        

心里嘀咕着刚刚该不会是在斗法吧?


        

虽是如此想,张伟也不敢多问,只点了点头,屁颠屁颠溜进了房间里面,寻着方才自己睡暖的地方,借着残存的暖意,一埋头又沉沉睡了下去。


        

张启走进了房间里面,借着月光瞅见老黑正站在窗台上伸展着自己的翅膀,查看自己周身的羽毛。


        

“你没事吧?”张启问道:“你先前也硬生生扛了这鬼魅三四下。”


        

老黑略显恼火道:“这鬼魅不过是两百年修为,打在我身上疼倒不是特别疼,就是把我的羽毛打掉了几根。老张,你看看,我这身羽毛现在有没有乱?”


        

张启摇头笑道:“没乱,没乱,挺漂亮得,黑得流油。”


        

听完这话,老黑才松了一口气,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而又恼火道:“我这一身羽毛可是数百年都不曾掉过的,没想到竟然被这区区小鬼打掉了几根,我威严何在?老张,你把他放出来,让我再揍他一顿!”


        

“别犯傻了,过来歇着吧。”


        

“不行,我一定要打他一顿!”


        

“……”


        

张伟迷迷糊糊,就只听见隔壁似传来了说话声。原以为是做梦,结果睡着睡着,那声音愈发真实,又恰巧有一阵冷风吹去了睡意,他清醒过来,不免纳闷。


        

这么晚了,仙师跟谁在说话呢?


        

原张伟不想多管,毕竟先前那张仙师就已经跟他说过不要打扰他,生怕自己过去询问会惹对方生气。


        

可听着那细细碎碎的谈话声,张伟不免心中好奇得发痒。


        

终于没忍住,蹑手蹑脚站起来,轻着步子走到窗边,借着月光往那面一瞧,顿时惊得连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乖乖,原本一直停在仙师肩头的那乌鸦此时正站在窗台上口吐人言!


        

自己原先听师父说过,妖类百年通灵智,五百年通人言,一千年化人身。


        

如今这乌鸦竟然是五百年修为的妖怪?!


        

这也就罢了,瞅着那架势,张仙师竟然拿五百年修为的妖怪养着玩儿?


        

这他的修为得有多高?千年真人修为?不对,千年真人修为可降不住五百年修为的妖怪,要晓得,这妖怪通灵,其实最为孤傲。


        

莫不是三千年上君修为?


        

这可是能白日飞升的修为境界了!


        

对了,听闻在那新建的三圣镇有一鸦神,曾救数万灾民于水火之中。莫不是这鸦神就是这乌鸦?他就是得了这位张仙师的命令才去除那秃鹫的?


        

张伟浮想联翩,心中掀起无限的波涛,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就只见窗台上那乌鸦猛地转过头来,张伟吓了一大跳,赶紧缩回了脑袋,不敢再出一言。


        

张启看着老黑的动静,突然想起方才自己与老黑谈话忘传音了,忙传音问道:“怎么了?”


        

老黑刚张开嘴,张启又传音入其耳,“传音回话,你未曾化形,身份与我不同。若是被人听见你说话了,难保不会联想到‘鸦神’。小心沾染上因果。”


        

老黑便闭上了嘴,传音回道:“晓得了,先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滴,好像听见一声动静,可仔细一听又没了,难不成是听错了?”


        

张启皱着眉头,“你还是小心一些好。”


        

“晓得了,晓得了,恁得啰嗦。赶紧审问那鬼魅,问出城隍的下落来,明日咱们就打道回府了。”


        

张启点点头,转头看了一眼隔壁,想了想,走出门,寻了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打开那瓷瓶。


        

一缕青烟缓缓冒出,在张启面前浮现出那鬼魅的脸。


        

先前这鬼魅周身鬼气萦绕,看不清面色。此时鬼气散去之后,竟发现他是一个面色苍白的文弱书生。


        

这鬼魅看了一眼张启,又抬头看了一眼蹲在墙头的乌鸦,忙不迭告饶道:“上神饶命,上神饶命。小人我不知上神乃天庭中人,无意打扰,还请上神饶小人一命。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啊!”


        

张启冷声道:“我且问你几个问题,若是你能如实回答,我可饶你性命。”


        

“上神请问,小人必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黑忍不住了,“那城隍在哪儿?”


        

张启转头瞥了老黑一眼。


        

老黑一脸无辜,怎么了?直入主题难道不对么?


        

鬼魅听着老黑的话,身形又是一软,五百年修为的妖怪?


        

真是倒了血霉了,出来办一件小小的差事竟然撞上一天庭正神,还一少说五百年修为的妖怪。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他也认栽。


        

可!


        

你们既然一个是正神,一个是上人修为,碰上我这区区两百年修为的小鬼,你们装什么啊?你们跑什么啊?直接出手拿了我不行吗?还演戏?


        

拿我取乐呢?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只老实回道:“不知这位妖兄问的是什么城隍?”


        

老黑眼睛一瞪,老子他娘是天庭正神!


        

张启扫了老黑一眼,示意他不要胡乱言语,然后转头冲着这鬼魅道:“就是此地永和县的城隍。”


        

鬼魅摇头茫然道:“小人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老黑扑腾翅膀飞下来,瞪着他恶狠狠道:“分明就是你们一伙恶鬼联手将此地城隍老爷给杀害了,你竟然跟我说你不知道?!”


        

此话一出,这鬼魅吓傻了,连连磕头道:“上神明鉴,上神明鉴啊,小人怎敢谋害城隍老爷?就算是给小人一千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啊!况且,永和县城隍正阳老爷对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极好,时常让我们去城隍庙避阳。我怎么会谋害城隍老爷呢?”


        

听闻这话,张启皱着眉头。


        

正阳真人?


        

张启似听崇明真人说起过,永和县的城隍法号为正阳。如今这小鬼既能说出他的法号,想必确实如这小鬼所言,这永和县城隍与这些鬼类交情不错。


        

难不成这永和县城隍,正阳真人不是被这些鬼魅谋害了?又或者是这鬼魅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