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五十六章 此乃攻心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迎步走进了三楼一小房间内,这一伙人一齐拥进去,显得稍稍拥挤。


        

高远转头看向那小二,“不是说已经没有位置了吗?”


        

那小二讪讪笑道:“咱们酒楼总该备下两个房间,若是不对外宣称没地方了,遇到如您这样的贵客前来,岂不就是怠慢了么?”


        

末了这小二又道:“几位爷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是唤我家掌柜。”


        

那小二跑出去没多长的时间,就听见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高远端着一杯茶懒洋洋道。


        

李倓推门走了进来,看着这屋子里面一伙陌生人之后微微一愣,心说听那小二说这些人是王大人的人,怎么自己瞅着这么面生呢?该不会是这些人是扯谎的吧?


        

眼神在这几人脸上打量了一会儿,总算是瞅见一熟悉的脸,陈寿。


        

李倓原在王永德身边见过陈寿几次,对这大致五十来岁总是面无表情的男子有很大的印象。


        

这会儿他也算是可以确定这些人确确实实是王永德的人了,便问:“不知贵客前来,李某招待不周,不知几位来我这小店有何贵干?”


        

高远直接开门见山道:“听说你有一女儿住在那三圣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王永德心中微微一动,道:“正是。”


        

高远又道:“我又听说你家女儿在一年前曾得过一场大病?”


        

“这也是真的。”


        

高远点点头,道:“如此,我可得跟你做一桩交易了。”


        

不仅是红夫人、陈寿,就连王汉也觉得高远这话说得太过了。


        

拿人家女儿做交易?不管这事儿对他是好是坏,人家总归心中是不大舒服的。


        

李倓果然微微沉下了脸,“不知是什么交易?”


        

高远端着茶杯,道:“如今永和县鬼魅作祟,我等查到你女儿体质特殊,对鬼魅而言乃是美酒之于酒徒。因此,我们打算带你的女儿去往那永和县,用你女儿来引出永和县的鬼魅,一举将其击破。”


        

合着跑到我这里来是没安好心的啊?


        

李倓冷声道:“恕小人难以听命,拿自己女儿来冒险这事儿,李某是做不出来的。”


        

高远有些不悦,“此乃一举歼灭永和县鬼魅的妙计,你怎能不愿意?难不成你就乐意看到永和县一直为鬼魅所侵害吗?”


        

李倓道:“李某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李某只求自己家人能平平安安便好。”


        

高远皱着眉头,忽然想到什么,端起茶喝了一口,轻佻道:“我又听闻你家女儿住在那三圣山上,就算是同在这一亩三分地,父女俩儿也是难以相聚?”


        

李倓略显警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又听闻,你女儿只要一离开三圣山一段时间,就会有邪气上身之风险是吗?”


        

李倓没吭声。


        

原他问过张启,张启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此。


        

高远看着李倓的模样,勾起嘴角笑了笑,道:“那三圣山上有三位神灵,神通广大,鬼魅避退,妖魔俯首,怎么连一只小鬼都除不去?怎么还会有邪气上身的事儿?这话你信吗?”


        

李倓咬了咬牙,“三圣对我李倓有大恩情,李某自然是信的。”


        

“你相信?”高远摇头笑笑,“不过我却是不信的。若是这三圣真想帮你,区区一只小鬼,区区一些邪气难道不是随手可灭吗?而他却不这样做,只是借着这个由头让你女儿日日居住在三圣山上,你有想过原由吗?”


        

高远饮了一口茶,接着道:“若是那三圣看她天资聪颖,想要教她修仙成道,也无可厚非。李掌柜看着你那小女有成仙之契机,想必也是满心欢喜。可我听闻,你那小女住在那山上却压根就没接触修炼之事,如今也不过是一凡人而已。既然那三圣不愿意教她修炼,却又寻了一个由头将其扣在了山上,这是为何?李掌柜你又可曾想过这事的缘由?”


        

李倓咬着牙齿,不发一言。


        

高远这话有些逾矩了。


        

凡人妄言神灵,尤可饶恕。修士妄言神灵,死罪难逃。


        

陈寿低声在高远耳边提醒了一句,高远摆摆手,示意无事,又看着李倓道:“想必此事李掌柜是想过的,可是又不敢怀疑,或者说已经怀疑,却不肯相信。是吗?”


        

李倓变了颜色,“李某不敢。”


        

高远站起身来,长叹一声道:“若是女儿有成仙之望,这一辈子不见面也就罢了。可又不教她修炼,只是简单将其扣押在山上,使得父女难以相聚,家人难以团圆,这是不是也太过了一些。哦对了,先前李掌柜说那三圣对你有大恩,难不成这就是偿还?你得好好想想,你女儿有何特殊之处足以让那三圣刮目相看的?”


        

李倓在心中告诉自己不可被这高远蒙蔽,可思绪却止不住往高远所提醒的方向去想。


        

原先那张启见到自己就问一次李钰为何没有来,李钰给土地上香的时候他也分明看到张启面色激动。


        

莫不是…………


        

此想法一经萌芽,便疯狂生长,如通天巨木,难以根除。


        

高远看着李倓的面色,心中了然,“可如今,我可给你这个机会。虽说是用你小女做饵钓出鬼魅,但我们这么多修士在此,可保证你女儿安然无恙。除去永和县的厉鬼之后,你女儿的怪病自然痊愈,水到渠成。到时候,你女儿就不必日日住在山上,与野兽飞禽为伍,伴精魅山鬼而终了。李掌柜,你莫不想见到你女儿嫁人,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外孙吗?”


        

李倓嘴唇微微哆嗦。


        

高远最后补了一刀:“其实我乃一修仙宗门的得意弟子,若是李掌柜愿意,我也可将你女儿引入我宗门之中,让你女儿真真可以修炼成仙,福泽后人。”


        

李倓再没支撑住自己的身体,靠着墙壁,身形佝偻,长长叹息。


        

………………


        

………………


        

走出这酒楼,一江湖术士溜须拍马道:“没想到,高大少不仅法力高深,术法精通,竟还有如此的嘴上功夫,真可谓是文武双全啊!”


        

高远微微仰头一笑,闭上眼睛摇头晃脑,得意道:“此乃攻心也。”


        

…………


        

攻的是一父亲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