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五十九章 今夜风雪来的未免怪异了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从三圣山回了三圣镇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时分了,又赶上了夜间的风雪,陈寿打算在三圣镇住一晚上再回永和县。


        

其实,他是比较倾向于连夜赶回永和的,毕竟修士之身不惧风雪,能快一天赶回永和兴许就能快一天将永和县脱离苦海。


        

可高远精神状态不大好,兴许是被那三圣山的神祇吓到了,一直神情恍惚,便只得作罢。


        

自然是住了那同福客栈,问店家小二要了几个房间,又要了一临楼僻静的包房,众人坐了下来,点了几个菜,但一直无话。


        

今日在三圣山的经历可着实让他们有些心有余悸,谁能想到这原本一偏远的地儿竟然有如此修为的神祇坐镇,这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陈寿不免在想,自己这五百年上人的修为,竟然在那神祇的威压之中完全流转不开,难不成这神祇已有三千年修为?


        

甚至五千年?


        

陈寿尚且如此,更不用谈那些江湖术士了。


        

这几人隐隐有一种将李钰奉为上座的模样,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言语。


        

只不过是因为李钰先前的那一句,大白叔叔。


        

那强悍如斯的神灵竟然是这小姑娘的叔叔,甚至这小姑娘在其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


        

他们可是见过那神灵只是一句话就能将一向眼高于顶的高远压在地上,不说反抗,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如今还是一失魂落魄的模样儿,便知道其背后的宗门也是招惹不起此位神灵的。


        

如此,谁又敢造次呢?


        

“来喽,几位爷,小姐,你们的菜上齐了!”


        

刘二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将其放在桌上,“你们慢用。”


        

说完这一句他准备转身离去之际,李钰忽然开口问道:“我爹爹呢?”


        

刘二一愣,挠挠头,讪讪笑道:“老爷……掌柜的今日有些忙,抽不开身来。”


        

李钰闻言眼神略显黯淡,低下了脑袋。


        

李倓不想见她。


        

或者说是羞于见她。


        

“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刘二小声问道。


        

李钰摇摇头,刘二便快步下去了,只是关门的时候转头看了这面一眼,略显疑惑。


        

不是说二小姐是下不得山的吗?怎么今日竟然跟这些人一道下来了?


        

老爷也是怪,分明坐在书房里面看书,无甚么事,却不来见见自己女儿。


        

要晓得,平常老爷大老远听见小姐下山的消息都会远远去迎接的。


        

今日啊,这风雪来的怪,其他事儿,也怪。


        

此时小李钰看着桌上的冒着热气的菜肴,却不见一人动筷子,问道:“你们不吃吗?”


        

“吃吃吃……”


        

“当然吃!”


        

“来,您来试一下这个!”


        

这伙子三六九教忙殷勤献媚,小李钰只觉得有些难为情了。


        

这是自家爹爹的酒楼,按理来说自己应当是东道主才对,怎么搞得自己像是一客人了呢?


        

那面一直低着脑袋的高远微微抬眼看着这一幕,面色微动,但并未说什么,心中确实苦涩。


        

原先这些人也是如此对自己殷勤,此时献媚的对象却换了一人。


        

只是不同的是,他们对自己是攀附,对那小姑娘则是畏惧。


        

小李钰吃了两口,发现只有自己动了哪一盘菜旁人才会去动它,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来,但总不好受。


        

她没了再吃饭的心思,放下筷子之后慢慢从这高大椅子上跳下去,“我觉得有些困了,你们先吃吧。招待不周,还请诸位叔叔伯伯多多担待。”


        

“哪里哪里……哪里的话!”


        

“这么好的菜,有什么招待不周的?”


        

“就是就是!”


        

小李钰张张嘴,却没再说什么了,她走出了门,寻着记忆来到了自家爹爹的书房面前,瞅着书房里昏暗的灯光,原想直接推门走进去,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轻轻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是刘二么?”李倓的声音从书房里面传来。


        

李钰犹豫半晌,“爹爹,是我。”


        

房间里面沉默了很久。


        

“爹爹,我能进来吗?”


        

小李钰如此问道。


        

又是沉默了很久,然后传来了脚步声,李倓从书房里面开了门。


        

小李钰抬头,就只见李倓满脸倦容,神情枯槁。


        

李倓勉强一笑,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犹豫很久,只说了一句,“这么晚,怎么了?”


        

小李钰依稀感觉到了父女俩儿之间已经出现了一道隔阂了,她不愿如此。


        

“爹爹,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开心?”


        

李倓道:“就是今天比较忙,有些累了。”


        

“爹爹要好好休息才是。”


        

“是哩,小钰说的对哩。爹爹是要好好休息了,如今天色不早,小钰也快去睡觉吧。”


        

小李钰仰着头道:“小钰想跟爹爹一起睡。”


        

“刘二不是给你们安排了房间么?再说了,爹爹这里乱的很,被子都臭烘烘的。”


        

“没关系,小钰就是想和爹爹一起睡。”


        

“乖,听话,小钰年纪也不小了,该学会一个人睡觉了。”


        

小李钰没再说话了。


        

李倓喊了一声,“刘二!”


        

刘二很快跑了过来,“老爷有何吩咐。”


        

李倓无力倚着门框,扫了扫手,“带小姐去歇息吧。”


        

刘二看了看李倓,又看了看李钰,没多问,只道:“小姐,先去房间休息吧。”


        

小李钰嗯了一声。


        

顺着楼梯往上走了几步,小李钰停下脚,转过了头。


        

“小姐?”


        

小李钰没吭声。


        

刘二没再说话,只在前方稍稍等着。


        

李倓的书房仍旧是亮着昏暗的烛火,晕黄的光芒轻轻跃动着,窗影闪烁。


        

半晌之后,灯灭了。


        

小李钰转头,“走吧。”


        

“诶,好嘞,小姐您看着点儿地上,莫要绊着了。若是绊着小姐了,小的可吃罪不起,要被打板子哩……”


        

这夜李倓一夜无眠,他所幸起身,打开窗户,任由晚风怂恿着雪花拍打在自己脸上。


        

他不知道这件事自己究竟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


        

他希望小李钰能冲进书房质问他,说爹爹你干嘛让我去永和镇呢?爹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可是小李钰太懂事了。


        

为什么一个小女孩非要这么懂事,娇蛮有什么不好?


        

只是他晓得,女儿越是懂事,就代表着自己这父亲越是不称职。


        

自己果然还是自私的那一个。


        

他被风迷了眼,只道今晚的风雪来的也太怪异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