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六十章 三圣山……有仙道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小李钰离开了这个包房之后,饭桌上的那伙江湖术士才终于放松下来。


        

这小姑娘虽是一个凡人,可其分量不比一千年修为的修士要低。这伙子江湖术士唯恐自己一句话没说好,一个动作没做好,惹了那小姑娘不高兴,被那神灵一句话活生生给压死了。


        

他们可没高远的修为,高远还能撑一会儿,想必他们连撑的机会都不会有。


        

再加之,高远背后还有一宗门,或多或少,那神灵总会卖几分薄面,不会将事儿做绝。


        

他们可不同,也就只是在那些凡人眼里还称得上是“大师”,稍微修行了一段时日的修士就晓得他们连屁都不是。


        

看着这些江湖术士狼吞虎咽,气氛终于好上了不少。陈寿开口道:“王汉,红夫人,你们也吃一点吧?”


        

那些江湖术士才后知后觉想起这四位修士还未曾动筷子,忙讪笑道:“对对对,你们也吃啊。这都忙活一整天了,得多吃一点,陈仙师您老也吃。”


        

王汉率先动了筷子,红夫人紧随其后,只不过红夫人的吃相要比王汉好看不少。


        

陈寿转头看向了高远,“高小友,你没事吧?”


        

高远闻言抬头看了一眼陈寿,然后重新低下了脑袋。


        

陈寿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道:“这事儿谁也想不到不是?不说是你,陈某也吓得不轻,就差跪在地上磕头了,哈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高远的面色仍旧是不好看。


        

陈寿叹了一口气,没再劝,环视一周,道:“如今既然小姑娘答应跟我们一道回永和县做局,于情于理,咱们也得做一个周密的计划不是?不仅要成功,还要保住这小姑娘的性命无忧。不知道,诸位有何想法?”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开口。


        

其实早来三圣镇之前就已经有计划了,而且计划很简单,就是带李钰回永和县引出永和县背后的鬼修,然后一举歼灭,就这么简单。


        

不过这时候,倒是没人敢再这么说。


        

此时一江湖术士犹犹豫豫开口道:“要不,咱们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还是将那小姑娘送回三圣山吧。”


        

陈寿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那江湖术士胆子略大了起来,“早之前咱们就说过,人无十全之美,事无万全之策。无论咱们怎么计划,可这小姑娘总归会有危险。”


        

陈寿道:“我可斩杀一五百年修为的鬼修,高远有一法宝可拖住一五百年鬼修一刻钟,其余人可联手斩杀一五百年鬼修。如此,已经有十之八九的把握了。”


        

“可也不是十成十的不是么?”


        

陈寿沉默。


        

那江湖术士起身拱手行礼道:“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这小姑娘出了岔子,就算是没死,就算只是断了条胳膊,缺了条腿,也不是我能消受得起的。你们乃是修行中人,孑然一身,可在下上有老母,下有妻儿,实在是怕死。再者,在下也不过只会一些拳脚功夫,只会几手画符的本事,还不精通。在此事上在下也帮不得什么忙,还请陈仙师允许在下先行离开。”


        

陈寿静静看着他,虽他说的没错,在此事上他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可在这节骨眼儿上,脱离队伍,未免杀了士气。


        

听闻此人开口,又有两人站起起来,也是同样的话语。


        

陈寿刚准备点头,就只听嘭地一声响,高远抬起头来恶狠狠道:“我看今日谁敢走?此乃战场,临阵脱逃便是逃兵,便是死罪!”


        

刚准备往门外迈步的这几江湖术士吓住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做!咱们好容易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为何不做?”高远道:“永和县不过是小鬼成群,无甚么大气候,只是诸鬼逸散于四方,难以寻觅罢了。只要能将其聚集起来,必定能一举歼灭,不费半点功夫!将那小姑娘带下山,又送回去,这是什么意思?让他人看我们的笑话吗?!”


        

众人无人吭声。


        

“我倒要让他看看,我们究竟能不能保住那小姑娘的命,让他看看,此举究竟是私大于公,还是公大于私!”


        

沉默了半晌。


        

包房外忽然闹腾了起来。


        

依稀似听见有人在吟诗作赋,还夹杂着不少人在大声叫好。


        

红夫人心中一动,起身往外走去。


        

就倚靠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楼下大堂一伙子文人书生正饮酒作乐。


        

一小二见此,忙上前来道:“方才有一伙书生来此,若是客官觉得他们吵闹,小的且下楼去叮嘱他们几句。”


        

红夫人摆摆手,“无妨,就由着他们吵吧。反正今日也够闷的。”


        

楼下这些书生倒是显得有些豪迈,一桌人轮流作诗,限时为一炷香。


        

若是作得不好,罚一杯酒,若是作得好,令其他人叹服,则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得饮一杯酒。


        

如此一轮下来,众人倒也有几分醉醺醺了。


        

楼下一人喝了一口酒,忽瞥见了楼上红夫人,顿时眼睛一亮,大声道:“文兄且来作上一首诗词来下酒!”


        

“作一首!”


        

“作一首!”


        

旁道人开始起哄。


        

哄闹中,一相貌堂堂的年轻男笑着摆摆手,“在下才疏学浅,作不了了。”


        

“怎么作不了,你是咱们这儿文采最高的,连相辅大人都夸你有大才!”


        

那男子告饶,“折煞折煞,在下腹中三点墨水,哪里经得起如此夸赞?”


        

那人眼睛一转,嘿嘿笑道:“文兄,如今楼上有一美娘子正瞧着你呢,若是你不作,让旁人得了先机,岂不懊恼?”


        

众人一听,忙左顾右盼,“哪儿呢?哪儿呢?”


        

“哪里有美娘子?”


        

那人一指,“那儿呢。”


        

那文姓男子呵呵一笑,未曾放在心上,只下意识顺其手指方向瞥了一眼,顿时惊为天人。


        

他愣了半晌,忽端起一杯酒吞下肚,起身大声道:“既然大家有兴致,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好!”


        

稍稍沉吟片刻,他道:“日上三更闺房懒,红翎做袂玉成妆。何物最解相思苦?笔下信笺两纸长。”


        

“好!”


        

“女儿诗啊,女儿诗!哈哈,文兄怎作女儿诗,不似你寻常啊!”


        

那文姓男子笑了笑,挠挠头。


        

那人忽端起酒杯起身冲着红夫人大声调笑道:“这位美娘子!我这兄台做的女儿诗,可曾让你满意啊?”


        

众人哄笑,那文姓男子微微抬头望向红夫人,面色略有期待。


        

红夫人大方笑道:“小女子不懂诗词,品鉴不出高低。只是小女子今日得了几句词,不知诸位可否品鉴一番?”


        

“你只管说来!”那人信心满满道:“我有文兄在此,何诗不可品?”


        

红夫人便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话音落下,楼下安静了下来。


        

个个都品鉴着这两句诗,竟出不得一言来。


        

一人醉醺醺没听大清,问道:“怎么不说话了?这诗很不错么?”


        

文姓男子叫了一声好,饮了一杯酒。


        

其余人也跟着饮了一杯酒。


        

红夫人笑意盈盈,转身离去。


        

文姓男子忽大声道:“敢问这位姑娘,此诗似不完整,可有全诗?”


        

“不知。”


        

“不知此诗乃是何人所作?”


        

红夫人只答道:“三圣山……有仙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