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 第六十三章 万鬼夜行之夜(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伟那厮怎么还没来?”


        

百无聊赖无事可做张启与老黑就只能坐在茶馆里喝茶,可这都过去快一天的时间了,老黑实在是有些等不及。


        

张启笑道:“这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一天的时间,哪里能有这么快?”


        

老黑抬头看着隐隐就要沉下去的夕阳,“可我感觉挺快的啊!”


        

“你是用飞的,哪能跟你比?”


        

末了张启也跟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如今黑幕已经逐渐降临,冬日的夜晚总归要来的快一些。


        

“别着急,大致明日午时的时候他就该来了。”


        

“行吧,我且先睡一觉吧。”


        

老黑闭上眼睛开始微微打盹,张启很好奇地盯着老黑,他一直想搞清楚老黑是怎么单着一条腿也能安安稳稳站起来睡觉的。


        

正此时,忽然就只听见一声尖叫声,张启一愣,转头看向窗外。


        

老黑猛地睁开眼睛,“怎么了?”


        

张启摇摇头,拿起搁在身边的手杖道:“不知道,走,咱们且先过去看看。”


        

两人很快下了楼,循着声音,就到了一临街的小院子门口。


        

推门走进去一看,就见一个女人已经昏死在了院子的雪地里,张启快步走上前,探了探那女子的鼻息,还活着。


        

张启想了想,使劲掐了掐那女人的人中。


        

很快,那女人紧闭的眼皮下方眼珠子在打着转转,然后猛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


        

睁开眼看见张启之后,女子稍稍心安,随即又是面色一变,双手一把搂住了张启的胳膊,“鬼!鬼!有鬼!”


        

张启先安抚了这女子几句,等其心绪稳定了之后问道:“这位姑娘,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女子此时也觉得稍显害羞,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搂住一个陌生男子的胳膊算是怎么回事?


        

更不用说如今院子外面已经有不少邻舍围过来了,被他们看到了那成什么样子?


        

她松开了张启的手,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将事情的始末解释给张启听。


        

这女子的父母最近有事出了院门,独留女子一人在家。而今日她给自己洗完衣物走到院子里正欲将其晾好之际,就只感觉身后一直不知名的动静。回头看了两眼,她有些害怕,以为是家中来了贼或是冒出了老鼠。


        

赶紧晾好了衣物正欲回房之际,忽然看见平整的雪地里有两行脚印。


        

她当即就吓了一跳,心说自己一人走出来,怎么会有两行脚印呢?


        

而更让她紧张的是,那一行脚印一直延伸到了自己的身后。


        

缓缓往后看去,可背后空无一人。吁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就见自己面前立着一个狰狞的鬼影,当即就吓晕了。


        

张启还没来得及细问,就又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


        

张启与老黑对视了一眼,又快步往那尖叫声的方向跑去。


        

如一模一样的场景,在一户人家里,有一个小孩子被吓得哇哇直哭,而其身边父母一直在其身边安抚着。


        

一问,原来是这小孩儿在外面玩雪的时候忽然撞上了一鬼魅,当即就被吓得失了魂魄,而起父母跑出来之后,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老黑瞧瞧施展了一“清静”术法让这孩童稍稍镇静了下来,还准备问这小孩看到是鬼魅生得是什么模样,是否与先前吓昏那女子的鬼魅是同一人。


        

可张启还没问出口,就又听见外面传来了数声尖叫与慌乱叫喊声。


        

不用问了,想必不是同一个鬼魅。


        

若是同一个的话,也必定是千年修为,否则哪里能同一时间在那么多的地方吓到人?


        

正出门之际,就看到远远王永德带着一伙人往这边跑了过来。


        

王永德看见张启之后喜形于色,忙快步跑了过来,“见到你我就安心了啊,小仙师!”


        

张启问道:“王大人,今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永德回道:“我也不晓得,就只听我手下说今晚永和县突然出现了极多鬼魅,几乎是整座县城里面都有。我心急得很,在衙门里坐不住,就带着一伙人出来看看情况。”


        

张启问道:“可有人伤亡?”


        

“伤倒是没有,就是有一人死了。”


        

“死了?谁?”张启忙问道。


        

王永德道:“倒不是鬼魅伤的,就是撞见了鬼之后惊慌失措,加上如今的地儿滑,那人一不小心没站稳,一头撞在了台阶上,就这么死了。”


        

张启无语之际也不免怀疑,心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今日永和县周围到处出现了鬼怪?而且也不是为了伤人,就是跑出来吓唬人的。


        

王永德此时忙道:“小仙师,您快施展仙法除去这些个厉鬼吧!”


        

这我一个人哪里能除得过来?


        

张启想了想,忽然问道:“那一伙修士呢?还没从三圣镇回来?”


        

王永德叹了一口气道:“回倒是回来了,可是我如今也不清楚他们在搞些什么东西。他们今日上午就回来了,可一直都窝在一个院子里面,也不准人进去。我亲自跑过去问,他们也不说是在做什么,就是说在干一起大事,能彻底解决永和县的鬼魅之灾。”


        

张启纳闷道:“王大人你就没有详问?”


        

王永德回道:“我也想问啊,可他们不说,我有什么办法?再者,陈仙师一直都是一个沉稳的人,从不遮遮掩掩。他若是不想说,定然是有其道理吧,我相信他。”


        

张启不免开始联想今日鬼怪忽然齐齐冒出来是不是因为这伙人做的手脚?


        

这时候,就又听见传来了几声尖叫声,王永德忙道:“小仙师,我且先去看看。”


        

张启点了点头,“王大人自便。”


        

今日只怕算是张启来这永和县三日最热闹的一天了,整个永和县都闹闹腾腾的,百姓齐齐都跑来了街上,聚在一起,不敢单独呆在房间里面。


        

而街上灯火通明,一行一行挎着刀剑身着甲胄的士兵在永和县里转着圈儿。


        

虽是他们没什么办法,但好歹也能给那些吓破胆的百姓一点安慰。


        

此时老黑传音道:“要不问问那曾奎是怎么一回事儿?”


        

张启险险将曾奎给忘了,嗯了一声,寻了一个黑暗的角落,抽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