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从老鼠开始修仙 > 第2章 夺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妖道修炼简单粗暴,没人类修炼那般复杂,却格外凶残狠辣。


        

按行功要求,夏木提起吸入的那口死气入丹田,周身乌光一闪,瞬间变成半人半鼠的妖怪。


        

在臭水沟爬起身,看着自己已有一人高,让他十分满意。


        

殊不知,他现在的嘴脸更是慎人。


        

一句话形容:长耳尖嘴长黑毛,满嘴獠牙如钢针,骨瘦如柴似恶鬼,黑皮短尾如豺狼。


        

不过,对现在的夏木来说,不管变成什么都无所谓,纵身一跃就翻墙进了马府。


        

顺着身上残留那管家李固的气味,夏木轻车熟路的来到一间矮房门前。


        

纸糊的窗户内亮着一盏油灯,夏木就站在门口。


        

他的视力不算好,可嗅觉和听力却极佳。


        

隔着门,他能清晰的嗅到李固身上的汗味,偶尔还能听到胡氏发出那种声音。


        

夏木明白,这对狗男女定是在鬼混,悄然靠近窗前,伸出一只长满灰毛的利爪,锋利的指甲剐蹭着窗户纸,发出轻微的响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马员外虽被他所害,可要是知道自家管家与小妾偷情,估计也能被再气死一次。


        

想到这,夏木心中仅存的那一丁点愧疚也荡然无存。


        

忽然,夏木的左耳颤动了一下,猛然转头看向一侧。


        

阴暗的角落,那只老黑猫迈着猫步优雅的走来。


        

看得出,这老黑猫并没有因为夏木变成妖怪而胆怯,因为它记得夏木身上老鼠的味道。


        

“喵!!”


        

老黑猫发出凶戾的叫声,瞪着一双散发幽光的猫眼,后脊毛发倒竖,凶悍逼人。


        

这正是将夏木当做猎物的反应。


        

纵身一跃,就奔着夏木那张恐怖的脸冲来。


        

但夏木变成妖怪,战斗力足以轻易撕碎一个成人,这只老黑猫已不再是他对手,被他轻松抓住,当场撕成两截,并仍在地上,流了一地的猫血。


        

老黑猫并没有立即死去,反而不断发出哀鸣,声音很大,就像是发情了一样,终于让屋内鬼混的狗男女察觉。


        

夏木立即躲进阴影,他打算一个一个解决,最好是背后偷袭,这样才万无一失。所以他要等一个合适机会再下手。


        

反正长夜漫漫,他时间多的是。


        

果然,几分钟后,屋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在穿衣服。


        

屋内,胡氏只穿了个红色的肚兜,大片肌肤露在空气中,却一脸的不爽。


        

“是大夫人养的那只黑猫乱叫,你有什么怕的?再说糟老头都翘辫子了,根本没人会来,今晚你就留这陪我!”


        

李固已穿好衣裤,立即谄媚的抱住胡氏香软的身子,戏谑道:“俗话说,好饭不怕晚,咱都等了这些年,也不差这最后一哆嗦了!”


        

“别忘了,真正对咱有威胁的不是马老爷,而是大夫人!要是被她发现,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走吧!”


        

胡氏生气的甩开他,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殊不知,此刻的夏木与她仅隔了一扇窗户纸。


        

李固无奈一叹,还真就走了。


        

这让胡氏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只是生气,还想让他哄一下,趁机再温存,没想到就这么走了。


        

这边,李固在门内警惕的观察了一下院内情况,见四下无人,这才打开门钻了出去。


        

当看到已经断成两截惨死的老黑猫,李固顿时头皮发麻,连滚带爬的跑了。


        

虽然不知是什么东西下的狠手,可用如此凶狠的手法杀死这只黑猫,显然不是什么善类。


        

这估计就是做贼心虚,要知道,自家老爷今天被那灰毛大老鼠触碰,老人们都害怕尸变,所以才提前下葬,而头七才过去不久,又发生这种事,没有谁会不害怕。


        

夏木始终躲在阴影中,本来再次看到李固,他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杀个痛快。


        

可关键时刻,他脑中再次传来系统提示。


        

【夺取皮囊,成功炼制尸儡,奖励灵器诛心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木有些措手不及,老实说,他并不喜欢按照系统的要求去做事,可不做任务,他又不知接下来该如何修行,自己又不是正常人,根本就没人愿意接受他。


        

思来想去,夏木心生一计。


        

转头看向窗内,油灯映出胡氏走出卧房的影子,他的眼中闪烁阵阵凶光。


        

这下屋内只有她一人,夏木也不再等待,来到门前,轻轻一推,虚掩的房门就被打开。


        

原来,那李固发现老黑猫的尸体,被吓的慌不择路,连门都忘锁了。


        

一进屋,夏木就嗅到一股汗水和胭脂水粉的味道,隔壁就是刚才他俩鬼混的卧房,残留荷尔蒙的芳香。


        

而胡氏此刻正在屏风后的大木桶内泡澡,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与白天在灵堂上哭得死去活来成鲜明对比。


        

夏木悄然来到屏风前,拿起挂在上面的长裙嗅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走过屏风,终于看到胡氏正坐在木桶中玩水,水面上居然还点缀着红色花瓣。


        

但夏木的突然出现,却让胡氏花容失色。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个屋子,但这里是她和李固幽会之地,本就在马府边陲,平常都少有人来,此刻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救命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胡氏只是个妇道人家,还是小妾,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时见过这般凶残的妖怪。


        

但夏木去不理会,一个饿虎扑食,直接跳进水桶。


        

好在这木桶够大,胡氏和夏木都沉入水底,大量的热水外溢而出,还不断冒出气泡,就像是即将烧沸的水。


        

可眨眼间,就有大量的血水在木桶中涌出。


        

过了足足两个时辰,天边已露出鱼肚白,屋内的油灯早已熄灭,漆黑的屋内,再次传来水声。


        

夏木在木桶中站起,却变成了胡氏的容貌,一旁还趴着一具被剥皮的胡氏尸体,正是夏木占了她的皮囊。


        

看起来,这身皮还没穿好,有些歪斜,脸皮还在他耳朵的位置,而眼眶却是两个黑窟窿,不断有血水在里面溢出。


        

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不吓死也能吓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