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七章 一时大意被钳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巧儿,巧儿,把灶台上的清火白粥和这些菜肴给侧院的大人送过去。”


        

县令府邸,厨娘边将菜盛到盘子里,边扭头对着门外喊。


        

巧儿是厨娘的女儿,正值及笄年华,用红发绳将头发绾着两个小髻,风风火火地从外头跑进来:“来了!”


        

“慢点慢点!刚炖好的清粥,砂锅烫手!哎呦,祖宗啊!”厨娘眼睁睁看着巧儿伸手去掀那滚烫的砂锅盖,拦都没拦住。


        

“呜呜呜。”巧儿手指被烫红,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厨娘连忙拿凉水给巧儿冲洗,冲一会后,寻思着应该没事了,让巧儿拿干净的帕子将手擦干,赶紧把菜肴送过去:“听县令老爷说,那位大人是位大官,不敢耽误,快去吧。”


        

“知道了。”巧儿应了一声,双手拿起放着菜肴的木托盘,往侧院走去。


        

来到那位大人住的厢房门前,巧儿深呼吸了两下,有些紧张。


        

听说从上面来的大官,都像大老虎一样凶,脾气又臭又硬,稍有不慎,就会挨骂。


        

巧儿在门口给自己鼓劲,然后喊道:“大人在里面吗?给您送午膳。”


        

“请进。”语气淡淡,但是声音温润如春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巧儿用肩膀顶开门,捧着木托盘走了进去,不由地怔愣一下。


        

哇,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人!


        

燕殊正坐在案桌旁翻阅书籍,听见动静,抬起头来,见那名模样稚嫩的少女正呆愣愣地看着自己,于是轻声道:“劳烦将午膳放在桌上,谢谢。”


        

“噢,好!”巧儿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将午膳摆好,然后道,“大人慢用,我先告退了。”


        

巧儿行了礼,要离开,谁知身后的人突然喊了一句:“慢着。”


        

巧儿浑身一僵,害怕地思考起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难道是方才盯他太久,冒犯了人?


        

巧儿紧张地无法呼吸,只见那位大人站起身,从怀里拿出一枚铜钱大小的青玉小罐,走过来递给巧儿。


        

“这膏药可以医治你手指的烫伤,一天换三次,上完药后,拿干净的棉布缠紧。”燕殊将青玉小罐放到巧儿手心,继续叮嘱,“伤好期间最好不要沾水,若是不得已沾了水,就马上换药,记清了吗?没记清我再说一次。”


        

“啊……嗯,噢。”巧儿被吓得不轻,好半天才应道,“谢谢大人。”


        

燕殊目光温柔了些,朝她点点头。


        

巧儿收好小药罐,走出厢房,随后撒开脚丫往灶房跑去。


        

她边跑进灶房边大吼:“娘!娘!我瞧见神仙了!”


        

结果踢翻一篮菜,踩碎两颗蛋,撵飞三只鸡,换来数声骂,乐极生悲。


        

-


        

厢房内。


        

燕殊在放好午膳的圆木桌前坐下,细嚼慢咽地吃完,等家仆收拾走残羹碗筷,又合衣小憩了一会,这才不紧不慢地出门,往畜禽棚走去。


        

已是下午,末时,日跌。


        

素秋,凉风习习,燕殊走到畜禽棚前,蓦地停住了脚步。


        

那人以随意的姿势侧躺在地上,额头有撞伤,抓伤的十指指节惨白,发黑的污血粘连着翻起的指甲,他散乱的头发半遮住脸,胸膛没有起伏,似乎已经没了呼吸。


        

燕殊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朱红药丸的功效有足足两个时辰,这期间,被疼痛折磨死或者干脆自尽的人,比比皆是。


        

燕殊面无表情地踩上那人的伤痕累累的手掌,见他无动于衷后,开始扎紧袖口准备收尸。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那名已‘死’之人突然伸手,双手拽住燕殊的脚腕猛地发力。


        

燕殊眼眸骤缩,措不及防跌倒在地。


        

下一秒,李长天没有任何犹豫,趴在燕殊后背上,两腿牢牢钳制住他的大腿,下沉腹部,挤压他的背部,令他下半身再动弹不得,随后李长天将手里的铁链在燕殊脖颈上绕了一道,往后扯去。


        

燕殊的心陡然一凉。


        

糟了,一时大意,命门已在别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