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十一章 惊觉异常心愧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嘶!”李长天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竟然把燕殊吓了一跳,他慌慌张张地松开李长天的手,匆匆站起身,惊慌失措地退了一大步。


        

李长天说的没错,这坟冢就是苏家二姑娘的坟冢,燕殊今日带他来,确实是想在苏二姑娘头七这天,杀了迫害姑娘的犯人。


        

可他认错犯人了。


        

苏二姑娘左前额有被石头砸破的伤痕,犯人的惯用手应该是右手,可眼前这人却是左手行事。


        

燕殊不敢置信地眨眨眼。


        

他差点就对一个无辜之人下了死手。


        

可既然如此,杀害苏二姑娘的凶手,究竟是何人?


        

为什么打更人一口咬定看到李长天在非礼姑娘?


        

难道犯人不止一个,除了他还有别人?是另一名犯人砸晕了苏姑娘,然后由李长天施虐?


        

不对。


        

燕殊立刻否定了这个可能。


        

这些天燕殊拜访过出予镇许多百姓,所有人提到李长天,都用了三个字来形容他。


        

外乡人。


        

李长天并不是出予镇的人,他是不知为何流落此地的,在出予镇的时日还不足一个月。


        

谁会和一个天天蹲街角捡果皮的傻子密谋祸害一名姑娘呢?而且还是并不熟识的傻子。


        

-


        

“喂!”


        

一声呼唤将燕殊游离的思绪猛地扯了回来。


        

李长天手里还拿着方才砸碎坚果里的果肉,不满地说:“你吃不吃啊?你不吃我吃了。”


        

“你……”燕殊看着他,犹犹豫豫地开口。


        

“啊?”李长天将坚果塞进嘴里嚼。


        

“叫什么名字?”燕殊问,他停顿一会,又补充道,“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李长天:“……”


        

这人不会真把自己当傻子了吧?


        

不过问个名字也好,至少不用做无名鬼了。


        

李长天找来一根枯树枝,在泥土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抬头问燕殊:“看得懂吗?”


        

燕殊点点头,他眉尖轻蹙,细辨一会,随后慢慢念了出来。


        

“李长天。”


        

见燕殊看得懂,李长天在心里感慨:看来这个世界和自己原先世界的文字是一样的。


        

“我叫燕殊。”燕殊在李长天身边半跪下,拿过他手里的枯木枝,在李长天写的名字旁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燕殊的字迹很清秀,一笔一划,铁画银钩,游云惊龙,一看就知是练过的。


        

相比之下,李长天的字就显得有点狗爬。


        

李长天的脸不争气地红了红,他伸手扒拉着地上的泥土,涂抹了那些字。


        

燕殊欲言又止,犹豫片刻,还是说:“你手指有伤,最好不要碰肮脏的土,不然伤口难以愈合。”


        

“啊?”对于燕殊莫名其妙的关心,李长天哭笑不得,“我手指有伤是拜谁所赐啊?”


        

燕殊噤声,面露惭愧,他沉默良久,缓缓开口:“走吧。”


        

“又去哪?”李长天纳闷,难道自己猜错了?这人竟然没打算在苏二姑娘的坟冢前要他的脑袋?


        

“回县令府邸。”燕殊说。


        

李长天仰天长叹,随后将长得有些恼人的头发拨弄到脑后,嘟囔着:“又要走啊,法克。”


        

燕殊看着李长天,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正视这个人,印象中这人不是趴着就是蜷缩着,如今细瞧李长天的眉眼,虽仍旧蓬头垢面披头散发,但能看出一丝清隽。


        

李长天踉踉跄跄站起身,他身上有伤,根本站不直,只能可怜兮兮地微微躬着背。


        

燕殊一直看着李长天,见他疼得厉害,说:“我背你。”


        

“啥?”李长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地瞪着燕殊,“你背我?”


        

李长天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裳,又看了看燕殊干净的皓白锦衣,总觉得自己只要随便碰一下燕殊,就能染他一身土和灰。


        

“我背你。”燕殊坚持。


        

李长天警惕地退了退。


        

“怎么?”燕殊困惑地问,“你不是说你走不动?”


        

“你这难道不是什么折磨人的手段?”李长天见识过燕殊的凶狠,他心有余悸。


        

“不是。”燕殊摇头,一本正经地回答。


        

李长天自然是不信的,他伸手,嘴里‘嗬’了两声,像赶什么小动物一样,赶了赶燕殊:“你走,我自己会跟着。”


        

燕殊:“……”


        

燕殊只得朝城镇的方向走了十几步,转身回头看李长天。


        

李长天捂着腹部的伤口,咬着牙,眉头紧紧蹙在一块,拖着脚上的破鞋,一瘸一拐,费劲地跟着。


        

燕殊不禁想起俩人之前来此地,李长天就这么踉踉跄跄跟他走了一路,一句怨言也没说。


        

燕殊内心的愧疚越来越深,他薄唇轻抿,忽然转身走到李长天身边。


        

“嗯?”李长天正低头咬着牙,苦苦支撑着满是伤痕的身体跟紧燕殊的步伐,突然感觉燕殊走了回来。


        

“怎……”李长天疑惑抬头,随后声音戛然而止。


        

他被燕殊打横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