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十二章 这也太他妈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燕殊打横抱起的瞬间,李长天冷汗唰地就下来了:“!!!”


        

瞧瞧!他就知道,燕殊果然没打算放过自己。


        

燕殊这样抱起自己,是打算……


        

是打算拦!腰!背!击!啊!


        

李长天知道这个动作!


        

这是美式摔角的一种,靠着足够的手臂力量,将敌人举起后狠狠摔在膝盖,或者尖锐的地方,对敌人的脊椎和背部肌肉造成伤害。


        

李长天之前在一线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见过雇佣兵用这个动作活活把人脊椎摔断,后半生只能瘫痪在床。


        

艹,燕殊还说不是折磨他?这也太他妈狠了!


        

但是这个动作有很大的缺点,因为对敌人的手脚限制不够,所以很容易挣脱!


        

李长天反应极快,握住燕殊的手腕,狠狠一扭,趁着燕殊吃疼,李长天一个翻身,摔在地上,护着头滚了两圈,逃脱了燕殊的怀抱。


        

“艹!”李长天吃了一嘴的土,他呸了两下,挣扎着爬起来,“你他妈!要砍要剜就大大方方地来,耍什么阴招?”


        

燕殊没想到李长天反应这么大,他揉着微微发疼的手腕:“……如果你不愿意被抱,那就让我背你回去。”


        

“他妈的‘背你回’又是什么招?咦……等等……啊?”李长天一下没刹住,又狠狠地骂了一句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嘶,等等,你刚才是打算抱我回去?”


        

燕殊点点头。


        

嗐!这大兄弟,吓老子一跳。


        

李长天心里嘀咕,上辈子在前线天天刀口舔血,如今谁碰自己都觉得不怀好意。


        

“兄弟,不如我们把话说清楚了吧,你接下来到底有什么打算,好歹让我心里有个数,免得这样一惊一乍的,行不行?”李长天和燕殊好声好气地商量。


        

燕殊看着李长天,瞧见他脏兮兮的脸上,一双眸子明亮清澈,丝毫不见困苦之人的浑浊无神,也不知他那些乞讨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燕殊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没和李长天好好交谈过。


        

虽然眼前的人总是叨念着奇怪的话,确实像个傻子,但是他神志清醒,口齿伶俐,仿佛又不是个傻子。


        

矛盾又古怪。


        

却并不令人讨厌,反而让燕殊感到好奇。


        

见燕殊久久不说话,李长天以为交涉失败,正郁闷着,听见燕殊问他:“苏家二姑娘死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长天先是一顿,沉默半晌,说:“我不知道。”


        

燕殊挑眉,等他继续说。


        

李长天每每回想起那个晚上,都能感受到阴风呜咽,石板冰冷:“我一睁眼,就见那姑娘可怜兮兮地躺在我身边,脖子上有掐痕,我头疼欲裂,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李长天低着头叹气,连说了两个不知道,有些无助地问燕殊:“姑娘真是因‘我’而死的吗?”


        

“此事还有待定夺,先回县令府邸吧。”燕殊轻声,“你走不快,我背你。”


        

“好。”这次李长天没有回绝,刚才从燕殊怀里挣脱,已经用尽了他剩下的力气,他如今是真的走不动了,能少受点罪当然选择少受点罪。


        

燕殊在李长天面前半蹲下来,等他趴自己背上。


        

李长天上前一步,又退后两步,胡乱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把自己稍稍拍的干净些,这才爬上燕殊的背。


        

燕殊稳稳地站了起来。


        

李长天知道自己好歹也是个大男人,背一路很辛苦,正要让燕殊背一段,自己走一段,话还没说出口,燕殊先道:“环紧。”


        

“嗯?”李长天疑惑。


        

话音刚落,燕殊足尖轻点,斜斜飞了出去,竟然在沿路树干上穿梭,时而落地时而跃起,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仿佛矫健的豹子,又如同轻盈的飞燕。


        

不消片刻,两人已回到县令府邸。


        

燕殊没有将李长天带回草棚,而是在自己暂住的厢房门前落地,然后将李长天放了下来。


        

李长天身形晃了两下,站定后眼球都快瞪出眼眶了:“……卧槽!!!这踏马的不科学!!”


        

燕殊:“……?”


        

“啥玩意儿啊?轻功?武侠世界?你刚才那是轻功?”李长天连连发问。


        

燕殊点点头:“你不也会一些武功吗?”


        

“我?武功?神他妈武功,我踏马那是格斗技巧啊,是有科学依据的!!!是靠力量、柔韧性、稳定性训练就能学会的,你这不是啊!!!”李长天喊。


        

燕殊:“……”


        

“卧槽,轻功,绝了,那你会气功吗?”李长天双手在空中扑腾比划着,“就是那种,嘿哈,嘿哈,就能把十米外的树拦腰打掉的那种。”


        

燕殊:“……”


        

燕殊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李长天。


        

李长天:“……这世上有轻功,却没有气功?”


        

燕殊说:“不,也有。”


        

“那你干嘛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我!?”李长天愤愤地问。


        

燕殊疑惑:“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就是傻子吗?”


        

李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