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二十五章 行云有影月含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行云有影月含羞,厢房内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笑声。


        

“小相公,慢些脱衣,长夜漫漫,别急啊。”


        

燕殊回身,抬手,重重地叩门三下。


        

厢房的声音戛然而止,安静良久,门里弱弱地传来一句:“谁呀?”


        

燕殊对着紧闭的厢房门,淡淡地说:“打扰,烦请让李长天出来。”


        

厢房里传来另一个人怒气冲冲的声音:“什么李长天,李短天的,没有这个人,敲错门了,快滚。”


        

燕殊一顿。


        

这确实不是李长天的声音。


        

燕殊忖量半晌,转身下楼去找掌柜。


        

-


        

破旧柴房里,李长天躺在草垛上,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左腿曲起,右腿架在左膝盖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柴房夜寒漏风,冻得李长天睡不着,干脆盯着屋顶的破洞看。


        

忽然,柴门‘吱嘎’一声轻响,一人走到李长天身边,俯视他。


        

李长天看着来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呲牙笑了笑。


        

燕殊淡淡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月亮。”李长天笑道,“你瞧,可圆了。”


        

燕殊顺着李长天的目光,抬头看去,只见柴房的屋顶,有一个水缸大小的破洞,漏进点点薄凉月光。


        

“你那样看不见,得躺下。”李长天说。


        

燕殊想了想,整了整李长天身旁的杂草草垛,竟真的躺了上去。


        

李长天先是一愣,随后连忙给燕殊让位置。


        

两人在草垛上手臂挨着手臂躺下,吹着冷风,看着破洞。


        

可李长天没骗燕殊,如此,当真能瞧见明月。


        

万古长空,广寒清虚。


        

瞧着那一轮飞镜,倒也能明白,这禹铸九鼎的泱泱八万里,为何千百年来,有那么多文人能士,愿为其赋诗吟歌。


        

柴房里静了片刻,燕殊轻轻开口:“你若有需银子的地方,可与我说。”


        

李长天笑了笑:“谢谢,可我如今跟着你走,吃你的,用你的,欠了一路的情分债,已经还不清了,哪还能再张口要。”


        

“前些时日,错将你当成犯人,算是我对不起你。”燕殊坐了起来,轻轻拍去衣袖上的干草。


        

“若不是你,我现在还苦兮兮地被关在牢里呢。”李长天笑道。


        

“走吧。”燕殊站起身,淡淡道。


        

“嗯?去哪?”李长天不解地看着他。


        

“看一时,是皎皎明月无纤尘。”燕殊面无表情地说,“可看一夜,就是风寒着凉喉咙疼了,再去给你要间上房。”


        

“没事,我就住柴房……”


        

“你若病了,无法赶路,会影响行程。”


        

“好……好吧。”


        

李长天正要起身,燕殊默默将手递了过来。


        

李长天愣了愣,朝燕殊感激的笑了笑,伸手握住燕殊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俩人走出柴房,找到掌柜,说明了来意。


        

掌柜面露为难:“两位公子,不好意思,我们这今日已经没客房了。”


        

李长天见燕殊眉尖轻轻蹙起,连忙说:“没关系的,我就睡柴……”


        

掌柜的接话:“对对对,你俩可以住一间!”


        

李长天:“……”


        

掌柜殷勤地说:“两位公子稍等,我这就让小二,拿一床干净的被褥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