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三十章 我很早就想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长天正盯着那张写有‘募兵’二字的告示出神,燕殊的声音突然在他身边响起。


        

“救灾困难,募流民为兵,归节度使派遣管束,可解决灾民温饱动乱等问题。”燕殊淡淡道。


        

“这样啊。”李长天点点头,忽然指着告示,转头问燕殊,“那我可以参加吗?”


        

燕殊一愣,说:“你想当兵?”


        

“嗯。”李长天点了点头,“我也不指望能找到亲眷,往后,总不能一直跟着你混吃等喝吧,我都欠你多少人情了。”


        

燕殊沉默片刻,开口道:“当了兵,一旦有战乱,就是把脑袋放在血刃上,就算没有战乱,若有北狄异族侵犯边疆,也都是得拿命去护的,你想好了吗?”


        

燕殊原以为李长天只是一时兴起,本意是提醒他考虑周全。


        

谁知他话音刚落,李长天却笑了。


        

李长天勾着嘴角,笑容坦荡,目光明亮锐利,眸中好似燃着灼眼火光,他没有任何犹豫,一字一顿地回答。


        

“我想好了,很早之前,就想好了。”


        

燕殊愣了:“你……你……”


        

他转头重新看向那张告示,白纸墨字,残破的左下角卷着边,乍一看,孤零零得可怜。


        

燕殊莫名想起,年幼时,燕府被抄家的前一日。


        

他抓住燕太医的袖子,哭到嗓子嘶哑:“爹,别送我走,我要跟着爹。”


        

燕子卿温柔地摸着燕殊的头,轻声道。


        

“殊儿,人活一世,总得有个去处啊。”


        

可他被燕子卿送走了八年,至今没找到去处。


        

燕殊不由地羡慕起李长天。


        

羡慕起他的那句。


        

我想好了。


        

而自己呢?


        

北望邙山,南叹画舫,终究,都不是归乡。


        

“以你的身手,定能一展宏图。”燕殊开口道,“过几日,待我查完案子,就去帮你同义父说一声。”


        

“啊?”李长天感激地说,“多谢啊,嗐,你瞧,我又欠你一份人情!”


        

说话间,秦决明走了回来,时辰不早,天色渐暗,三人往城镇走去。


        

回到秦府,先路过西院,正是客房所在的地方,同李长天告别后,燕殊和秦决明往厅堂走去。


        

再无旁人,燕殊开口:“义父,其实我此次前来……”


        

秦决明打断燕殊的话:“我知道你是为何而来。”


        

燕殊沉默,等秦决明后话。


        

“去书斋坐下来谈罢。”秦决明说。


        

燕殊点点头,跟着秦决明往书斋走去。


        

两人来到书斋,借着月光,燕殊见此处的摆设与他记忆中并无差异,于是轻车熟路地找到烛台,点燃烛火,一方净室被照亮。


        

书斋里,摆设简洁大方,案桌上公文书信叠放得整整齐齐,燕殊像他年幼时每次进书房那样,抬头望去。


        

案桌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幅画。


        

那是一副人物肖像,在这里挂了八年。


        

画上画着一名面相温润如玉,约莫二十岁的男子,男子身着淡青色长衫,坐在太师椅上,手持医典书卷,笑容温暖。


        

画上的人名叫燕子卿,正是燕殊的爹。


        

说是父亲,其实燕殊和燕子卿并无血缘关系。


        

据说,燕殊是宫女和侍卫私通的瓜果,尚在襁褓时就被抛弃在了角落,本该冻死或饿死,最后就地一埋,尸骨无存。


        

燕子卿却将他捡了回去,悉心照料抚养,视若己出。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燕子卿蒙冤,九族被牵连流放,独独燕殊能逃出来的缘由。


        

“殊儿。”秦决明呼唤出声,“坐。”


        

燕殊的思绪一下被拉了回来,他收回目光,在秦决明对面坐了下来。


        

“殊儿。”秦决明看着燕殊,缓缓开口,“你想问的,可是朝廷兵部侍郎徐大人,运十万银子去淮北镇灾,却在途中和三十三名锦衣卫,一同消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