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三十二章 一时大意被弄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决明紧紧捏着那封信,双眸一闭,似在思考又似在控制情绪,良久,他睁开眼,对赵伯说:“赵伯,麻烦你今晚先看着他,明早我自有打算。”


        

赵伯点点头,表示明了,起身往西院走去。


        

秦决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随后单手将信恶狠狠地揉成一团,仿佛那是什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东西。


        

他朝西院的方向望去,眸光寒如剑刃冰霜。


        

-


        

第二日清晨,李长天早起后,照常将被子叠成豆·腐块,然后洗漱了一番。


        

李长天正将巾帕挂在木架上时,厢房门被敲响了。


        

李长天起身开门,见一名身材娇小,挽着发髻的女子怯生生地站在门口,她低着头,弱弱地说:“李公子,燕少爷嘱咐我,用膳的时候唤你去厅堂。”


        

看来,这位就是燕殊口中的厨娘了。


        

“好,谢谢你,我这就去。”李长天笑着道谢,随后动身往厅堂走去。


        

西风秋凉,不见人影的四合院里安静得能听见风吹拂枯叶的飒飒声。


        

李长天穿过院子,朝厅堂走去,他走了几步,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突兀地原地站定,环顾起四周。


        

偌大的院子平静安详,并无异常,这西院本就没人,如今也不过是如往常那般无人而已。


        

李长天暗想自己多疑,又往厅堂的方向走了两步。


        

他再次定住了脚步。


        

这次他察觉出是什么不对了。


        

他感觉有人在暗处看着他。


        

而且直觉告诉李长天,就算他回头,也只能看到一个空荡荡的院子。


        

这样的直觉令李长天感到毛骨悚然。


        

李长天正不知所措之际,忽然,有人悄无声息地向他走了过来。


        

在那人接近自己的一刻,李长天猛地回身,然后愣住。


        

是秦决明。


        

秦决明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长天小兄弟,怎么站在这处?”


        

“啊……秦大人,我,我……”李长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起来。


        

“走吧,去厅堂用早膳,今日殊儿不在,我俩正好聊聊。”


        

说罢,秦决明也没等李长天回答,双手覆在背后,往厅堂走去。


        

我俩聊聊?


        

难道是燕殊把自己想当兵的事和秦决明说了吗?


        

李长天疑惑不解,跟上秦决明的步伐。


        

俩人来到厅堂,那里已经设好饭桌,秦决明撩袍坐下,自顾自地端起了面前的粥碗。


        

李长天跟着坐下,见今早桌上的小菜香气扑鼻,大火滚的白粥更是软糯可口,也拿起筷子和瓷勺喝了起来。


        

秦决明意味深长地看了正在喝粥的李长天一眼,突然说:“长天小兄弟,你与殊儿同行多久了?”


        

“啊?”李长天正准备夹菜,听见秦决明发问,又把手收了回来,放下筷子说,“一个多月了。”


        

秦决明点点头,也放下了筷子:“殊儿他从小就不爱说话,旁人不知他其实是不懂人情练达,都夸他性子沉稳,遇事镇定,不知长天小兄弟是如何看待殊儿的呢?”


        

“我怎么看待他?”李长天被问得一脸懵逼,虽然不知秦决明是何意,但还是道,“燕殊他啊,我觉得他人很好,很正气,有责任心,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很温柔。”


        

“温柔?”秦决明笑了笑,目光却不知为什么有些冷,“长天小兄弟是想说‘天真’二字吧?不然……”


        

秦决明突然拖长音调,一字一顿地说:“长天小兄弟怎么能如此轻松,就把殊儿欺骗了呢?”


        

“啊?”有那么一瞬,李长天以为自己听岔了。


        

漆片?七篇?畸变?基片?


        

难道是……


        

奇变??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不对不对。


        

“不好意思,秦大人,我没听清,烦请你再说一次。”李长天诚恳道。


        

秦决明冷笑一声,说:“长天小兄弟倒也不必装傻,不过,如今‘寒鸦’的人都如此傲慢自大了吗?当真以为,骗过了殊儿,就能骗得过我吗?狂妄!”


        

李长天:“……”


        

我没装傻啊!!!我是真的没听清啊!!!


        

而且秦决明说的这句话,拆成词,李长天都懂是什么意思,可拼在一起李长天就懵了。


        

不过李长天再怎么困惑,也能听出秦决明语气中的不善和愤怒。


        

“秦大人,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李长天试图弄清现在的状况,“我真的没骗过燕殊,我曾经失忆过,我不知道我之前……”


        

李长天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他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方才喝下去的粥在胃里翻滚搅和,李长天眼眸一沉,撑着桌子想站起身,却立刻腿一软,跌了下去。


        

身体再使不上力气,脑袋也如同搅进了浆糊,视线越来越模糊,李长天费劲眨眼晃头,想要保持清醒,可一切徒劳,最终他还是沉沦进了黑暗中。


        

一旁的秦决明站起身,淡淡地撇了一眼昏迷倒在地上的李长天,唤道:“赵伯。”


        

赵伯应声推门而入。


        

秦决明说:“拖去绑起来,弄醒后,让倩娘去审,好好地问问他,‘寒鸦’的其他人身在何处,若是不说,就打到说为止。”


        

倩娘便是秦府里的那名厨娘。


        

赵伯点点头,表示明了。


        

秦决明又说:“传信给殊儿,唤他回来。”


        

说罢,秦决明走出厅堂。


        

那名经常在西院扫地的跛脚男子正站在外面,见秦决明走出后,行了礼,随后拿出一个药罐递给秦决明:“秦大人,您要的毒蛊。”


        

秦决明回礼致谢:“多谢掌门,如何使用还请掌门指教。”


        

千毒门掌门摆摆手:“秦大人多礼了,不过,那名小兄弟,当真是‘寒鸦’的人?”


        

秦决明点点头:“探子回报消息,说曾在‘杀手贰’的身旁,见过此人一面,当时‘杀手贰’与他交谈颇为亲密,定是有关系。”


        

千毒门的掌门长长叹口气:“真是人不可貌相,想我那不肖师弟,与‘寒鸦’狼狈为奸数年,残害无辜,以至于我还以为‘寒鸦’的人,身上都带有无法隐藏的血气,不曾想这小兄弟待人彬彬有礼,温和善意,竟也是‘寒鸦’的人。”


        

秦决明淡淡道:“掌门,人心叵测,知面不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