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三十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府那边风云骤变,而三十里外的驿站,燕殊一心扑在查案上,对秦府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燕殊清晨从秦府轻装离开,赶到驿站后,先是在附近探查了一番。


        

驿站周围是一片无人的竹林,初冬的日子,树梢的竹叶微微发黄,远远望去,静谧安详。


        

燕殊在竹林逛了一圈,未见异常,于是晌午的时候,去了驿站。


        

驿站不算简陋但也不算奢华,一个偌大小院数十间竹房,院内栓着给过路差役和官员更换用的马匹。


        

驿站里有两名差役,一老一少,是父子。


        

见燕殊牵马而来,老年差役便迎了上来,燕殊拿出腰牌递到老差役眼前,老差役先是一愣,随后诚惶诚恐地鞠躬行礼:“大,大人。”


        

燕殊收好腰牌,问:“请问,两个月前兵部侍郎徐大人,是否在此处落过脚?”


        

“有的有的。”老年差役毕恭毕敬地回答,“同行的,还有三十几位锦衣卫大人,小人记得很清楚,不过这些大人来匆匆,去匆匆,并未过夜。”


        

“徐大人当时在哪间歇息的?”燕殊问,“劳烦带我去看看。”


        

“好的好的,大人随小的来。”老差役领着燕殊来到一间客房前,伸手推开门。


        

燕殊走进屋内,翻找巡查了一番,未见异常,转头询问老年差役:“请问徐大人在此处落脚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烦请老人家和我细说。”


        

老差役皱起眉,边思考边说:“小的记得当时,徐大人一行人是清早到达驿站的,他们还护着好几个大大的木运车,也不知里头装了什么东西,因为运车太大,当时只能放院内,由十几名锦衣卫大人看着,徐大人到达驿站后,就一直在屋中休息,午膳是由小人送的……”


        

燕殊打断了老差役:“送饭的时候,徐大人可有什么异常表现?”


        

老年差役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不过徐大人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疲惫。”


        

“您继续说。”


        

“下午的时候,朔方节度使秦大人听闻徐大人在此落脚的消息,过来和徐大人见了一面,俩人在屋中交谈了大约半个时辰,黄昏时分,徐大人知晓二十里外还有一个驿站后,就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听完老年差役的话,燕殊皱着眉思索起来。


        

片刻,燕殊抬头问老年差役:“为何徐大人听闻二十里外还有个驿站后就离开了?是那个驿站有什么,您这没有吗?”


        

老年差役突然想起什么,说:“啊,经大人你这么一提醒,我记起来了,是的,没错,我这呢,没有官邮没法给朝廷传信!”


        

“传信?”燕殊看向老差役,“徐大人有事上报朝廷吗?”


        

老差役点点头:“是的。”


        

燕殊沉默。


        

徐大人最后在此驿站落脚,都是探查出来的消息,之后一行人再无音信。


        

朝廷根本没收到徐大人的传信。


        

此事,真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请问老人家,另一处驿站在哪?”燕殊问。


        

老差役答:“回大人,沿着官道往东直走,就能看到了。”


        

燕殊道谢拜别,匆匆往下一处驿站赶去。


        

等燕殊寻到另一处驿站时,已是月明星稀时,驿站只有一名年轻的差役,知晓燕殊是来询问两个月前的事情后,差役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大人,小的是一周前刚调任过来的,不知此事呢。”年轻的差役唯唯诺诺的,生怕惹燕殊动怒。


        

燕殊问:“原先在此处做事的驿使现在在何处?”


        

“探亲去了,不过大人您也别急,他明早就回!”


        

事已至此,燕殊只能选择等待,恰逢时辰不早,他便在这个驿站借住了一晚。


        

第二天燕殊见到了之前在这里当差的驿使,这位差役在知晓燕殊的身份后,不敢怠慢,仔细地回忆起徐大人在此处落脚时的情形。


        

“是的,徐大人写了封书信,送往京城。”


        

燕殊连忙问:“书信里是什么内容,你知道吗?”


        

差役笑了笑,道:“大人,这小的哪知道啊。”


        

燕殊轻轻蹙眉,又问:“这书信,确确实实送出去了,对吗?”


        

“肯定送出去了啊!”差役瞪大眼睛,连忙道,生怕被燕殊认为他办事不利。


        

那这封信,怎么也连同徐大人一起,消失了呢?


        

见燕殊一脸苦思,差役忽然想起什么,说:“对了,大人,我记起一件事。”


        

“嗯?”


        

“我之前给徐大人送饭菜的时候,听见几位锦衣卫大人找他谈话,说是他们中有不少人都生了怪病。”


        

“怪病?”燕殊追问,“何种怪病?”


        

差役摇摇头:“不清楚,不过我见那些大人当中确实有人脸色惨白,还总是掩唇咳嗽,想来徐大人会不会是打算将此事上报给朝廷。”


        

燕殊一顿,想起之前秦决明说的,同行的锦衣卫里有人精神颓废,如行尸走肉一般。


        

也不知三十三名锦衣卫中,有几个生了病,若真有不少人生病,确实没法再运送银两,应当上报朝廷。


        

事情似乎陷入了毫无头绪的地步,燕殊正思索着是否要追查那封信的下落,忽然驿站外传来马蹄声。


        

随后一人走进了驿站,他环顾四周,似在寻人。


        

燕殊见到来人,愣了愣:“赵伯?”


        

赵伯‘啊吧啊吧’地唤了几声,递给燕殊一封信。


        

燕殊打开,见是秦决明亲笔写的。


        

在看完书信后,燕殊蓦地脸色一变,急匆匆地往外走:“赵伯,我们回去。”


        

-


        

而此时,秦府四合院,深深庭院,苔藓侵阶,看似如常平静,可厅堂内阁深处,却有一处三面墙壁,不见光的暗室。


        

暗室中,充满着令人作呕的血腥臭味,诉说着此处多年的经历。


        

李长天正跪在暗室中间,双手束缚着铁链,铁链另一端嵌进两边石壁,将他的手吊起。


        

暗室里烛火微微一晃,李长天猛地咳嗽起来,他嘴角淌着血,眼角淤青,破烂的衣衫下全是触目惊心的鞭痕。


        

而暗室另一边,那名看起来怯弱的厨娘,正面无表情地站在一面挂满可怖刑具的墙前,思索着接下来,该换哪种刑具,才能撬开李长天这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