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四十二章 他似乎误会他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古君王之所以会被他人控制,就是因为性子软弱,害怕死亡和见血,所以让出政权,只求苟活。


        

而三皇子,竟是铁腕无情、英明果断之人,他与秦决明一起,多次发动政变,打压韩涯的党羽,拔出毒根。


        

可韩涯也并非善类,他将脏水泼向秦家,污蔑手握军权的秦决明有造反的心思,让他在京城再也站不住脚。


        

三皇子和秦决明将计就计,一纸诏书,将秦决明发配朔方。


        

看似是贬官流放,其实是为了让秦决明手握更重的兵权。


        

九年了,整整九年了。


        

如今韩涯已不像当年,能在朝廷中一手遮天、肆意妄为了,他似乎想退出那纷纷扰扰的争权之战,却又让人觉得他是在韬光养晦。


        

而秦决明深知大仇未报,一步比一步走得谨慎。


        

这么多年,秦决明学会了狠心,学会了无情,学会了明哲保身,也学会了挟势弄权。


        

若说他有什么软肋,那只能是燕殊。


        

当初皇上想念燕殊,一纸诏书下到朔方,想召燕殊回皇宫,秦决明将此事拖了整整三个月,都没将燕殊放行。


        

最后还是皇上说了一句长公主年芳二八,到了挑选驸马的年纪,秦决明这才勉勉强强同意让燕殊去京城。


        

可惜驸马一事后来不了了之,听闻是长公主觉得燕殊太闷,太冰冷,并不喜欢他。


        

虽说没当成驸马,可燕殊却以德服人,年纪轻轻,成了万户侯,隶属大理寺,开始威名远扬。


        

但对于秦决明来说,燕殊永远是那名咿咿呀呀想吃糖的孩子。


        

燕子卿死后,秦决明再承受不住失去了。


        

所以秦决明理所当然地觉得,如果韩涯或者‘寒鸦’想对他下手,一定会缠上燕殊。


        

可如今李长天却说不愿跟燕殊走。


        

难道他真的不是‘寒鸦’的人?还是说他有别的什么计谋?


        

不过无论李长天安的什么心思,只要他不跟着燕殊离开,秦决明确实就能放下心来。


        

“你可想好了?不跟殊儿离开,而是留下来当兵?”秦决明问李长天。


        

李长天点点头:“我想好了。”


        

“你要知道,我并不信你,会派人监视你的一举一动。”


        

“我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秦决明目光深处多了一丝赞许,“殊儿,你可听见他说的话了?”


        

秦决明转头看向燕殊,随后一愣。


        

他在燕殊的眼底,看见了迷茫和无措。


        

燕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点点头,声音极轻:“听见了。”


        

“殊儿,你怎么……”秦决明顿了顿,终是没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罢了,你起身罢,我先同你去找曲掌门谢罪,再告诉你一些江南的事,此番前去江南寻徐大人,务必要小心谨慎。”


        

燕殊站起身,大概因为跪太久,他双腿发麻,踉跄了一下。


        

李长天下意识地想去扶,上前半步,见燕殊撑了桌子一下,又默默地退了回来。


        

秦决明起身走出厢房,燕殊跟在他身后,在掩门的时候,燕殊抬头看了李长天一眼。


        

李长天也望着他。


        

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就这样彼此愣愣地对视了一会。


        

随后燕殊低下头,关好厢房门,与秦决明一起离开。


        

李长天挠挠头,走到桌前坐下,挽起衣袖,查看伤口。


        

虽说李长天的身体里被下了蛊毒,但那些原本发黑可怖的伤口已恢复了正常,正在慢慢愈合结痂。


        

李长天轻轻吹了吹伤口,突然想起燕殊刚才的所作所为。


        

他直挺挺跪在地上,语气坚定地说:“我信他。”


        

“啊……”李长天蓦地发觉,他似乎误会燕殊了。


        

李长天原以为燕殊带自己去江南,是为了从他身上找出与‘寒鸦’有关的线索。


        

可如今看来,燕殊根本没有这样的心思。


        

既然如此,为什么燕殊还打算带自己这个拖油瓶去江南呢?


        

李长天转头望向床榻。


        

燕殊收拾了一半的行囊放在床上,而床榻里侧,还有一个包裹。


        

里面是燕殊替他整好的衣裳。


        

不知为什么,李长天莫名觉得有些不安。


        

好似小时候,他和玩伴在院子里嬉闹,隔壁孤寡老人拿了糖来,小心翼翼递给他们:“孩子们,吃糖吗?”


        

他的玩伴大声说:“不吃,我妈妈说了,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你快走开。”


        

李长天看见,老人浑浊的眼睛,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他的玩伴并非有坏心,可终究是做了坏事。


        

“算了,不想了,等燕殊回来问问他。”李长天挪开目光,自言自语地喃喃一声。


        

结果这一等,竟等到明月高悬的光景。


        

李长天正坐在桌边,对着烛火撑着头打瞌睡,忽而厢房门被推开,燕殊走了进来。


        

李长天抬起头,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正要说话,燕殊先开了口:“你的厢房已收拾妥当,你今晚便可住过去。”


        

“啊……”李长天愣了愣,“谢谢。”


        

“应当如此。”燕殊说,“义父允许你留下了,等你身上的伤无大碍后,会领你去朔方军营的。”


        

“噢好的。”李长天应着。


        

“虽说如今没有战乱,但朔方位于边陲之地,常有北狄异族侵扰,所以你……”燕殊抬眸,看向李长天,清辉月光透过窗柩落进他眸中,点点薄凉。


        

“务必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李长天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再次点点头。


        

“时辰不早了,你且回去休息吧。”燕殊垂眸,走到床榻边,继续收拾起行李。


        

他看了眼床榻里那鼓囊囊的包裹,拿起递给李长天:“这给你,去了军营,可少添置两件衣物。”


        

“谢谢啊。”李长天措不及防被塞了个满怀,“这些衣服,要多少钱啊?”


        

燕殊说:“无妨,你拿去便是。”


        

“噢,好……”李长天抱着那些衣物,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还是明早走吗?”


        

“嗯。”


        

“这样啊。”李长天挠挠头,“那我先走了。”


        

“嗯。”


        

李长天抱着被衣服撑得鼓囊囊的包裹,慢慢走出厢房。


        

庭院深深,半魄落银钩,卿月悬空。


        

李长天抬头望了繁星点点的天穹一眼,忽然转身走回厢房里,对燕殊说。


        

“你想不想,出去看会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