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四十六章 夜色沉沉有月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官道,偶有行客过路,见一名骑着马的俊美清冷公子正在路旁低头思索着什么,引得过客频频侧目。


        

“好帅的人儿啊。”


        

“不过看起来冷冰冰的呢……”


        

旁人议论的声音随风传到燕殊耳边。


        

冷冰冰吗?


        

燕殊曾听过很多类似的评语。


        

独来独往、宠辱不惊、不苟言笑等等。


        

其实燕殊年幼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性格,那时候他虽话少,但不喜独来独往。


        

他喜欢跟在燕子卿身后,和他学习各种各样的草药名称和药性。


        

他喜欢和秦决明一起,习武练拳,拿着木棍当剑,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


        

他喜欢与那时候还是傻皇子的当今圣上一起,吃各种各样美味的糖糕和点心。


        

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变得越加沉默寡言,并喜欢独来独往了呢?


        

燕殊想起来了。


        

是燕子卿被关入死牢后。


        

他被秦决明带回秦府,却遭到了秦家人反对。


        

秦家人害怕燕殊会连累到他们,不允许燕殊住在秦府,为了这事,秦决明差点被秦父打断腿。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秦决明要蹚浑水。


        

在秦决明坚持不懈地请求下,秦母终于妥协了,前提是秦决明得娶礼部尚书的女儿为妻。


        

秦决明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回答。


        

“不可能。”


        

百般无奈之下,秦决明只得将燕殊藏在房间的暗室里。


        

自那以后,年幼的燕殊只能独身一人,坐在点着几只蜡烛的暗室里看书。


        

无朝暮,无日月,无春夏秋冬。


        

只有一方净室和豆大烛火。


        

以及无边无际的孤独。


        

秦决明经常会来暗室看望他,带着一脸疲惫和困意,以及很多点心还有有趣的小玩意儿。


        

小燕殊一直很乖,不吵不闹,只是在秦决明离开的时候,会紧紧攥着他的手。


        

但最终,他还是会放开秦决明。


        

也是那时候,燕殊学会了如何咽下困苦,与孤独作伴。


        

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秦决明都没再来看望他,每天来暗室的,只有放下菜肴就走的哑巴赵伯。


        

就在小燕殊以为秦决明不要自己的时候。


        

秦决明再次出现了。


        

他抱着小燕殊,和小燕殊说:“别担心,很快就能出去了,很快。”


        

小燕殊忍不住问秦决明:“爹爹要来接我了吗?”


        

秦决明先是一愣,然后蓦地哭了。


        

他双手捂着脸,当着燕殊的面,跪在地上放肆哭嚎,好似要把一辈子的血泪都呕出来,着实将小燕殊吓了一大跳。


        

那是燕殊第一次看秦决明哭,也是最后一次。


        

秦决明没有食言,很快就带小燕殊走出了暗室。


        

因为太久没见太阳,小燕殊的眼睛被黑布蒙着,过了好一会才摘下。


        

正是夏初,院子阳光明媚,莺啼燕舞,欣欣向荣。


        

可小燕殊却觉得刺眼无比。


        

他开始喜欢夜行,喜欢独来独往。


        

不过,虽然他经常在夜晚中行事,可他从未想过抬头去欣赏头顶的那一轮明月。


        

直到那天……


        

那天,破旧的柴房里,李长天躺在草垛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笑着对他说。


        

“看月亮,你瞧,可圆了。”


        

燕殊抬头看去。


        

凉月横舟,银河浸练,万里秋容如拭。


        

原来夜色沉沉之时,也是有光的。


        

燕殊突然明白了。


        

为什么他一定要带李长天去江南。


        

因为他看见小时候的自己,坐在暗室的角落,抱着膝盖,低声喃喃:“有没有人啊?我有些害怕,我会不会就这样孤零零地死掉啊?”


        

官道上,燕殊忽然调转马头,驭马往朔方奔去。


        

来到朔方城门,燕殊翻身下马,忽然身形一顿。


        

就算他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带李长天去江南,又能怎么样呢?


        

李长天并不愿和他离开啊!


        

他如何又开始自以为是了?


        

燕殊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随后垂眸,重新爬上马背。


        

不过是茕茕孑立而已。


        

他已不是孩子了,也该学会忍耐孤独了。


        

-


        

秦府,西偏院,清晨,李长天从梦中惊醒。


        

自从重生穿越过来以后,李长天就很少做梦,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劲儿梦见他在亲戚家辗转的日子。


        

李长天将肺里的浊气缓缓吐出,伸了个懒腰,起床,照旧将被子叠成豆·腐块。


        

就在此时,他的厢房门被敲响了。


        

李长天一愣,上前打开门。


        

赵伯端着早膳站在门口。


        

“谢谢老人家。”李长天连连道谢,他将早膳拿进屋子里,放在桌上,忽然间,想起了燕殊。


        

想起那天燕殊满脸无奈地对他说:“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李长天叹了口气。


        

日!他想燕殊了!!!


        

可他妈想了!!!


        

其实李长天对燕殊,一直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毕竟他重生穿越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还一无所有,落魄潦倒,在这种时候,燕殊给予了他帮助和温暖。


        

没有燕殊,他估计心理都得出问题!直接活生生自闭!


        

哎,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李长天愈加不愿意拖累燕殊。


        

李长天长吁短叹地喝完粥,就在此时,他的厢房门又被敲响了。


        

李长天估计是赵伯来收拾碗筷,起身去开门。


        

可看到门外来人的一瞬间,李长天直接傻在原地。


        

燕殊看着李长天,说。


        

“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江南。”


        

李长天蓦地瞪大眼睛。


        

因为燕殊的话。


        

他说的不是‘我要带你去江南’。


        

他说的是。


        

“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