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四十八章 想以身相许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长天飞快地游向那贼人,两人在河里几番纠缠打斗,数次沉没,看得岸上的人连连惊呼。


        

那贼人心思极坏,见李长天纠缠不清,竟一把将荷包丢远。


        

李长天‘欸’了一声,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捡回荷包。


        

等他浮出水面,贼人已趁机游远了,李长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骂道:“TNND。”


        

骂完李长天就要继续追。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一把抓住李长天的胳膊:“好了,别追了。”


        

李长天一愣,转过头,见是燕殊。


        

他竟然也跳河里来了。


        

“可……”李长天正欲争辩,燕殊突然连咳了好几下,明显是刚才游过来的时候呛水了。


        

李长天惊诧地说:“你水性不行啊?那你跳下来干什么?算了算了,上岸吧,反正荷包我抢回来了。”


        

两人湿漉漉地回到岸上,将荷包还给了姑娘。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姑娘感激得连连道谢。


        

“不谢不谢,那我们俩先告辞了。”李长天摆摆手,和燕殊转身要走。


        

忽然姑娘追了上来,声音带怯,表情含羞地问李长天:“请问……公子,公子您叫什么名字呀?”


        

燕殊:“……”


        

“我?”李长天笑道,“咳咳,姑娘你听好了……”


        

他清了清嗓子,忽然正色:“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为人民服务之中去!所以!我的名字是!”


        

“雷!锋!”


        

燕殊:“……”


        

李长天说得一本正经,姑娘虽然没听太懂,可却着实觉得怦然心动,她掏出随身带着的丝绸手绢,小心翼翼地递给李长天:“雷公子,小女子家住东街巷,您……您若是不介意,收下这个可好?”


        

李长天愣了愣,然后问:“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送我姑娘家用的手绢?”


        

姑娘:“……”


        

“谢谢姑娘啊,好意心领了,手绢就不收了,有缘再见。”李长天抱拳道谢,随后笑着一手揽住燕殊的肩膀,带着他离去。


        

俩人都浑身湿透,走在路上难免引起人侧目,燕殊决定就近找家客栈住下,以免得风寒。


        

正走着,李长天突然开口问:“我怎么感觉你闷闷不乐的。”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燕殊:“……”


        

李长天笑道:“难不成是因为那姑娘想以身相许的是我,不是你吧?”


        

燕殊一怔,问:“你知道?”


        

“哈哈哈,我又不是傻子。”李长天笑着说,“那姑娘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为何……”


        

“瞧你这话说的,总不能明明白白地拒绝那姑娘吧,姑娘得多难过啊!”


        

燕殊沉默。


        

李长天见他不爱说这个,连忙转移话题:“欸,你看前面有个客栈,看着还不错,我们就在那落脚吧。”


        

-


        

俩人进了客栈,燕殊找掌柜的要了两间上房后,就各自回房间换衣裳去了。


        

燕殊脱下湿透的衣裳,从行囊里翻出干净的中衣。


        

他刚穿好中衣,忽然听见有什么在轻轻叩窗。


        

燕殊系紧衣带,起身开窗,一只雪白的鸽子飞了进来,落在桌上。


        

燕殊刚解下鸽子腿上的密信,鸽子便飞出了房间,燕殊打开密信,看了两眼,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他思索半晌,换好外衣,拿上佩剑,走出客栈。


        

燕殊按照密信上的指示,在繁华的城镇里七拐八绕,走进一条小巷子里。


        

那巷子左右都是他人的家宅,左边的宅子里种了树,枝繁叶茂,从院子里伸出,遮得小巷子阴暗无光。


        

燕殊环顾小巷,见这里并没有人,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


        

他刚要转身离开,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燕公子,请留步。”


        

燕殊浑身一僵,正要转头,身后那人却道:“燕公子,请不要回头,我身份特殊,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你就是‘影子’?”燕殊屏住呼吸,捏紧手中的剑,问道。


        

“对,我与秦大人在一条船上,燕公子可以放心。”那人说,“我知道燕公子在找运送赈灾银两的徐大人,我得到消息,徐大人来了白帝城后,最后出现的地方,是锦瑟坊。”


        

“锦瑟坊?”燕殊重复了一遍。


        

“对,去锦瑟坊找一位名叫诗华年的女子。”身后的人回答,“不过燕公子还请小心,寒鸦的人也一直在找徐大人。”


        

燕殊心里一紧,急急地问:“白帝城里,可有寒鸦的人?”


        

那人回答:“有,而且……”


        

忽然,巷子外传来吆喝声:“卖糖葫芦了!卖糖葫芦了!”


        

身后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燕殊听见衣衫掠空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


        

巷子空荡荡的,根本无人。


        

燕殊走出巷子,悄无声息地跟在那买糖葫芦的老伯身后,可那卖糖葫芦的不过是位普通的百姓,方才只是偶然路过巷子。


        

看来那名‘影子’当真是惊弓之鸟,一点风吹草动便草木皆兵。


        

燕殊回到客栈,却发现李长天正站在他房间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