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五十一章 求求你别摸我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殊在黑暗中屏息,岿然不动。


        

忽然脚步声响起,燕殊的前方出现了光亮。


        

一位姿态端庄的姑娘提着一盏镂空雕雀花灯,低头走到燕殊身边,柔声道:“公子,我们阁主,请您去二楼一叙,小女子给您带路。”


        

说完,那名姑娘也没等燕殊的回答,转身往戏台后走去。


        

燕殊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绕过戏台再往里走,有一段楼梯,那姑娘引着燕殊来到了清露阁第二层。


        

随着他们上楼,清露阁各处点起了烛火亮起了灯笼,将角角落落照亮。


        

燕殊这才发现,原来清露阁的二楼中间是空的,能倚着栏杆,看到一楼的光景。


        

清露阁的二楼,左边是栏杆,右边是房门紧闭的厢房,厢房挨着厢房,能隐隐约约听见房间里传来唱戏的声音,人影幢幢。


        

提灯的女子带着燕殊来到一间厢房门口,朝燕殊行了礼后,便转身走了。


        

燕殊没有犹豫,上前,轻轻叩门三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门被轻轻打开,站在门口的是一位低着头,穿着灰色衣衫的奴仆,他打开门后,侧过身站在一旁,让燕殊进屋。


        

屋内,珍宝琳琅满目,香雾缭绕,居中一处放置着落地茶几,茶几碧玉所制,通身盈透,上面放着稀奇古怪的茶具,有很多燕殊根本叫不出名字。


        

一名女子,席地而坐,垂眸用炉火煮着茶。


        

她是一名样貌柔美、眉眼有着异域风情的女子,可她一举一动都透着端庄、礼节、和规矩。


        

“公子请坐。”女子轻声道。


        

燕殊行了礼,在女子对面盘腿坐下。


        

女子煮茶的动作依旧未停,她问道:“公子如何称呼?”


        

“燕,似曾相识,燕,归来。”燕殊回答道。


        

女子轻轻笑了笑:“燕公子,公子若是不介意,便唤我一声阁主吧。”


        

说着,女子斟了杯茶,用金制小镊子夹住玉杯,轻轻放燕殊面前。


        

燕殊道了谢。


        

清露阁阁主问:“我瞧刚才那出戏,公子看得极认真,想必公子也是位精通曲艺的人?”


        

燕殊:“对戏曲只是略知一二,谈不上精通,不敢班门弄斧。”


        

清露阁阁主笑着:“方才那出戏曲,唱的是两名将军一同征战沙场,谁知其中的李姓将军竟是敌国奸细,不但叛逃,还砍下了大将军的脑袋,献给敌军的故事。”


        

燕殊点点头:“此为经典传唱,有耳闻。”


        

清露阁阁主端起茶,用宽大的素锦衣袖掩面,轻轻抿了一口,随后才道:“可惜小女子俗气,不爱听这样的悲戏,只爱风花雪月、良辰美景,比如倾城歌女,偶遇高官,两人情投意合的故事,只是不知燕公子,更喜欢唱哪一出呢?”


        

燕殊无言半晌后,轻声回答:“朗朗乾坤,冤屈洗尽。”


        

清露阁阁主笑了,笑容十分戏谑:“燕公子,话易说,事难做,敢问公子,当真能一直秉公而断吗?当真的没有冤枉过人吗?”


        

燕殊脸色变了变。


        

他想到了李长天。


        

清露阁阁主冷笑一声:“燕公子,朗朗乾坤,真的是太难太难了,这只看权势利益的人世,到处都是用心险恶,你虽想清清白白地做人,可难防别人泼脏水啊。”


        

燕殊收敛心绪,淡淡地反问:“阁主说的不错,可是,他们往我身上泼脏水,我的心,就要跟着一并脏了吗?”


        

清露阁阁主一怔,许久垂眸,她拿起茶杯盖,轻轻掩在茶杯上:“燕公子,请回罢,清露阁里,怕是没有你想到的东西。”


        

被下了逐客令,燕殊只得站起身,他对着阁主行了礼,说:“若阁主见了坊主,请帮我和她说一声,我并无恶意,只是这澄清玉宇的戏,总得有人去唱。”


        

说罢燕殊起身走出了厢房。


        

那名奴仆在他离去后,轻轻掩上门,随后抬起头,走到清露阁阁主身边坐了下来。


        

“你可看清了?”清露阁阁主转头问他。


        

“大理寺少卿,燕殊。”那人道,“听闻他是秦决明的人,不知是不是真,我曾在朝堂上和他碰过一两面,并不熟识,不过倘若他真是秦决明的人……”


        

那人话未说完,沉思了起来。


        

清露阁阁主轻轻抚着他的发,柔声道:“别多想了,我给你煮茶。”


        

而此时,燕殊走下清露阁二楼,见一楼的戏台上,又唱起了戏。


        

“为何投奔敌军,为何背叛于我,为何伤我至亲,为何啊!”


        

“将军呐。”


        

锣鼓声点点,台上的戏子在哭。


        

“苦不堪言,不堪言呐。”


        

-


        

燕殊在清露阁那碰了壁,而李长天在花阁,正被一群热情的姑娘团团围着。


        

李长天本是想打算悄悄探查一番,所以进了花阁,便悄无声息地往角落走去。


        

他环顾起四周,不免惊讶。


        

此处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李长天原以为这阁楼里,装饰会是翠玉屏风、金制香炉、精致瓷器这样的琳琅。


        

谁知这花阁四角,竟然放着兵器架,架上放着长刀、尖枪、弓弩等等武器。


        

花阁一层的房梁上挂着红绸,红灯笼,红穗子,厅堂中央,是形状如花瓣的朱漆木台,木台上也并不是在表演歌舞,而是有人在比武。


        

若不是到处都是怀搂着美人喝酒作乐的男子,此处根本不像个风月场所。


        

李长天定睛往比武台上看去,见两名男子正在比武,一人持刀,一人挥拳,打得难分难舍。


        

底下不少身着劲装的姑娘在鼓掌,不嫌事大地连连叫好。


        

“哎,我也想一睹花阁阁主的绝色容貌啊。”有正在饮酒的男子感慨,声音传入李长天的耳朵里。


        

“算了吧,就凭你那身三脚猫功夫,还想见到花阁阁主?”男子的同伴嘲笑道。


        

“看来两位公子,对这锦瑟坊,颇有了解啊?”李长天大大方方地走到他俩身边坐下,笑着说。


        

俩人先是吓了一跳,看着李长天询问:“你是谁?”


        

“我?不过是一名过客罢了。”李长天笑着抱拳,“看两位公子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丰神俊朗,想和二位交个朋友。”


        

两人被夸得飘飘然,抱拳:“过奖了过奖了。”


        

“不知二位,对锦瑟坊坊主可有了解?”李长天问得漫不经心,好似只是为了寻个话题同两人聊天。


        

“啊……坊主啊……”其中一人摸着下巴,说,“你说的是诗年华,诗姑娘吧?她是十年前接手锦瑟坊的,锦瑟坊也是她接手以后,才开始闻名天下的,她是位很不得了的女子啊。”


        

“欸,听说她和一名朝廷高官有私情,真的假的?”另一个人问。


        

“朝廷高官?”李长天正欲追问,忽然一人从他背后,紧紧地环住了他。


        

“公子呀~你们怎么在讨论我们的坊主啊?”姑娘柔媚的笑声传来。


        

李长天浑身一悚,花了好大的力气,才阻止了自己做过肩摔的冲动。


        

“哈哈哈,美人儿,我们随口聊聊天而已。”一名男子笑道。


        

“哎呀,我们也想聊,和我们聊聊?”


        

数名艳如桃李的姑娘围了过来,端起桌上的酒,就要哄三人喝。


        

李长天被姑娘身上的香气熏得头晕脑胀的,蓦地站起身:“抱歉,我失陪一下。”


        

他转身要走,却被一名紫衣姑娘紧紧揽住了胳膊:“公子你去哪?陪我们喝酒呀~”


        

“不不不,我……我忘带银子了……”李长天慌慌张张地想将胳膊抽出来。


        

旁边一名青衣姑娘听见,笑声如银铃,姿态娇媚地环住李长天的腰:“公子长得这般帅气,我们怎么会和公子谈钱呢~公子给我们唱只曲儿,这酒,便不收公子的银两。”


        

“来,公子,西域佳酿,不喝岂不可惜了?”又一名红衣女子端着玉制酒杯,笑着围了上来,作势要灌李长天的酒。


        

李长天慌得都快昏厥了,他躲着姑娘们的扑搂,一个劲地往角落缩:“别……不是……等等……您能不能别,别摸我的腰了,求您了……”


        

“公子喝嘛~来嘛,良辰美景奈何天~”最开始缠着李长天的紫衣姑娘攀住他的肩膀,俯在他耳边,气息温热暧昧,“公子,我的闺房就在花阁的三楼,你想不想上去玩一下~”


        

李长天:“……”


        

我不想啊啊啊啊啊!!!


        

姑娘,我好害怕啊!!!


        

燕殊你在哪啊!!!


        

救命啊!!!


        

“我……还有人在等我,我得走了,得走了。”李长天将背紧紧贴在墙上,看着团团围着他的姑娘们,声音里全是哀求。


        

青衣姑娘委屈巴巴地说:“公子竟然不愿和我们玩,好伤心啊,那公子唱支曲儿给我们听,我们就放公子走~”


        

“对对对~”紫衣姑娘和红衣姑娘附和道。


        

“曲,曲儿?”李长天磕磕巴巴地说。


        

“嗯嘛~曲儿!”青衣姑娘嘻嘻笑着,整个人往李长天胸膛上靠去。


        

“我唱!!我唱!!”李长天猛地扶住青衣姑娘的肩膀,将她推离半米,“你们先,退,退一退……不然我唱不了……”


        

三名姑娘退了半步,掩唇笑着,脸上全是期待。


        

李长天紧紧贴着墙,清清嗓子,深吸了一口气,唱了出来。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姑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