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五十二章 你怎么这副模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李长天唱得声音洪亮、颇有气势,花阁里不少正在喝酒作乐的人都一脸震惊地看了过来。


        

三名姑娘的神情更是从震惊慢慢变成了呆滞。


        

李长天唱完后,趁着姑娘们还在懵的时候,立刻冲出了花阁,头都没敢回一下。


        

花阁忽然有一人蓦地站起身,跟着李长天小跑了出去。


        

姑娘们见李长天跑远,脸上的笑意收敛,眼底渐渐带上了寒意。


        

“怎么样?有在他身上摸到什么吗?”红衣姑娘压低声,问紫衣和青衣姑娘。


        

两人都摇了摇头:“没,他身上空空的,没有物件。”


        

“哼,也不知什么来头,竟敢打探我们坊主的事。”紫衣姑娘撇撇嘴。


        

“我去禀报阁主。”红衣姑娘道,“让姐妹们最近都注意点。”


        

“好,知晓了。”紫衣、青衣姑娘应道。


        

-


        

李长天冲出花阁的时候,恰好燕殊也正从清露阁走了出来,俩人就这样在街上迎面碰见。


        

李长天见到燕殊,喉咙一哽,差点没感动地哭出来。


        

他跑得急,一下子还没缓过来,一手搭住燕殊的肩膀,弯着腰急急喘了好几下。


        

太热情了真的受不住啊,果然他还是喜欢安静斯文的!


        

燕殊:“……你怎么……怎么……这副模样?”


        

“啊?”李长天疑惑。


        

他的模样怎么了?


        

李长天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姑娘们对他拉拉扯扯,又是搂又是抱的,弄得他衣裳凌乱,着实一副……


        

嗯,不太得体的模样。


        

“我……我……”李长天正想着怎么解释,燕殊忽然伸出手,抬起他的下巴。


        

李长天:“嗯?怎么了?”


        

燕殊一手抬着李长天的下巴,一手抓着自己的袖子,给他擦脸:“有胭脂。”


        

李长天:“嗐……”


        

燕殊面无表情,语调平淡,每帮李长天擦一下,就说一个词。


        

擦李长天的脸颊。


        

“乌龟。”


        

擦李长天的耳垂。


        

“王八。”


        

擦李长天的脖颈。


        

“蛋。”


        

李长天:“……”


        

“不是,你听我说啊!”李长天一把抓住燕殊的手腕,连忙解释道,“刚才我在花阁里打听坊主的消息,忽然就好多姑娘围了上来……”


        

李长天说着,忽然愣了一下,他低头思索了一会,抬头对燕殊说:“我好像因为打听锦瑟坊坊主的消息,被阁内的人盯上了。”


        

燕殊略略一怔,但是并不意外。


        

锦瑟坊闻名天下,也意味着树大招风,来来往往多少心思不轨的人,所以锦瑟坊定有外人不知的自保手段。


        

见燕殊不说话,李长天有些慌,他满脸懊恼,语气里全是内疚:“哎!我是不是……办坏事了……”


        

燕殊看了李长天一眼,正要开口,忽然俩人身后走来一人,一手搭在李长天的肩膀上,喊:“这位公子!”


        

李长天一怔,转过头去。


        

他的面前,站着一名身着金紫蟒袍锦衣的青年,他眉眼清秀,肤白唇红,一看便知是位家境显赫,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公子,公子。”那青年一把攥住李长天的手,两眼放光地盯着李长天看,“方才公子唱的歌,着实合我心意,想请公子去府上一叙,不知公子现在有没有空?”


        

燕殊:“……”


        

李长天:“哈?”


        

“不白让公子唱的!!”青年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灿灿的金子,塞李长天的手。


        

李长天:“……”


        

卧槽,这么重的金子你揣在怀里到处走。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枯燥无味。


        

“公子!!和我回府邸吧!!”青年喊道。


        

“不不不,你……”李长天将金子还给青年,连连摆手。


        

“别!”青年肝胆俱裂地喊,“别拒绝我!!!”


        

说着他将手里的画扇,腰上的玉佩,一股脑全塞李长天的怀里:“这个给你!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给你!!!公子!来我府邸,唱歌给我听吧!!”


        

燕殊:“……”


        

“你误会了。”李长天连忙将东西还给那青年,“我不是锦瑟坊的人,我不是卖唱的,你误会了,这些东西我不要,还你。”


        

等李长天还完东西后,燕殊伸手拽了李长天一把,冷冷地说:“走了,回去了。”


        

“好。”李长天被拽的一个踉跄,连忙跟上燕殊的脚步。


        

“公子,等等,公子!”那青年抱着一堆金银首饰,慌慌张张地追赶李长天。


        

他见追不上,一把丢了手上的东西,边小跑边撕心裂肺地大喊。


        

“公子!!!”


        

“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