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五十五章 你凭什么甩脸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这位是……是……”李长天见燕殊突然不说话,慌慌张张地想介绍。


        

“我是天阙山庄二公子,沈玉树!”沈玉树站起身,接过李长天的话。


        

“天阙山庄?”燕殊眼眸沉了沉。


        

“对!没错!”沈玉树笑道。


        

看来又是一个听说过他家世的人,肯定马上就会眼巴巴地凑过来了!


        

燕殊却不再看沈玉树,而是将目光落回李长天身上,他冷冰冰地说:“流落小镇的失忆傻子,竟认识这等富贵之人,真是……不得了啊……”


        

李长天听出燕殊话里的戏谑,顿时慌了神,连忙道:“燕殊,你听我说……”


        

“说什么?”燕殊打断他,冷冷道,“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李公子认识如此人物,想来也是我高攀不起的人。”


        

说罢,燕殊转身要走。


        

“喂!你这人什么意思啊?!”


        

忽然有人怒气冲冲地喊道。


        

燕殊和李长天皆一愣,转头看去。


        

沈玉树气得将手里的扇子摔在门框上,扇子可怜兮兮地落地,散了一半,露出扇面上的山水画和云纹样式的金箔。


        

“你这人怎么阴阳怪气的?”沈玉树指着燕殊骂,“你是不是仇富啊?认识我怎么了?我清清白白的身家,认识我犯哪条王法了?你凭什么给他甩脸色看?”


        

李长天:“……”


        

卧槽这小公子,是真的性情直,脾气大。


        

燕殊也被骂愣了,他沉默半晌,垂眸道歉:“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先行告辞。”


        

说完,燕殊便转身走了。


        

“燕殊,燕殊!”李长天喊了两声,没喊住人,连忙要去追。


        

“你别追啊,追他干什么!”沈玉树一把拽住李长天,“这人脾气好坏的!”


        

“不是的。”李长天转过身,一本正经地对沈玉树说,“他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


        

沈玉树一脸‘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的神情看着李长天:“行吧行吧,对了,你不是还要见锦瑟坊坊主吗?我们晚上直接锦瑟坊碰面,如何?”


        

“好,谢谢,太感谢你了!”李长天连连道谢。


        

“不客气,你去追人吧,我先打道回府咯,这破客栈呆的我浑身难受。”沈玉树松开李长天。


        

李长天对沈玉树抱了抱拳,匆匆去追赶燕殊。


        

-


        

李长天追到楼梯拐角口,往上瞧往下看都不见人影,想着燕殊应该是准备去办事所以才来喊自己,于是起身要往楼下去。


        

就在此时,楼上传来一声咒骂:“往哪撞呢?没长眼睛吗?”


        

“抱歉……”


        

熟悉的声音传来,李长天蓦地刹住脚步,往楼上赶去。


        

李长天跑到客栈三楼时,正好看见燕殊的客房门被关上,他疾步走过去,抬手正要敲,又蓦地停住。


        

李长天想了想,收回手,匆匆往楼下跑去。


        

而此时,客房里,燕殊进屋后,呆愣愣地站在那,忽然不知该做何事。


        

他缓步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喂进嘴里,却觉得太凉,以至于难以下咽。


        

他只能这么轻轻含着,含到微温,不会冰牙齿的程度。


        

谁知那水,依旧难以下咽。


        

燕殊这才发现,原来不是水凉,而是他心堵。


        

他急急吞下水,竟还被呛了一下。


        

燕殊掩唇轻咳几声,忽然听见敲门声,他缓了缓,起身去开门,见到来人,不由地愣住。


        

李长天站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递给他一样东西:“这个给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会喜欢吃。”


        

燕殊低头一看。


        

一串糖葫芦。


        

燕殊:“……你哪来的钱?沈公子给你的?”


        

“不是啊。”李长天摆摆手,连忙道,“前些日子在路上,有住客栈的话,我晚上都会去问问客栈老板有没有活干,劈柴挑水换些钱,可惜攒了这么久,也就攒了十几文,买完这串糖葫芦就没了。”


        

燕殊:“……”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猜错了吗?我看你总给别人买,还以为你喜欢吃呢……”李长天挠挠头。


        

燕殊连忙伸手接过糖葫芦:“喜欢。”


        

李长天顿时喜形于色,他吁了口气,“那就好。”


        

“进来罢。”燕殊侧过身,让李长天进屋。


        

李长天边走进屋子边说:“对了,我打听到一个能见着锦瑟坊坊主的法子了。”


        

“嗯?”燕殊关上门,“要如何才能见到她?”


        

“只要拿到风、花、雪、月四位阁主的信物,就能见到坊主。”李长天说,“沈公子告诉我的,他让我们今晚和他在锦瑟坊碰面,助我们拿信物。”


        

“……”燕殊眼眸沉了沉,他轻声道,“嗯,知晓了。”


        

“你……你是不是……”李长天见燕殊语气冷淡,忍不住破罐破摔地问,“开始怀疑我是‘寒鸦’的人了?”


        

燕殊微微一怔,他看向李长天,说:“李长天,我从未这么怀疑过,我说了信你,便是信你。”


        

他说得极为坚定,没有半点虚情假意,着实让李长天感到惊讶。


        

惊讶过后是感慨。


        

这就是燕殊啊,爱憎分明啊。


        

在他看来,浊便是浊,清便是清,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


        

也难怪秦决明不放心自己跟着燕殊走了……


        

但凡他有一点坏心思,都能把燕殊拐走了。


        

“那你……”李长天忽然有些困惑,“之前在气啥?”